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三十三章 伊贺服软
    “我——”

    没有报上姓名的青年男忍者刚一张嘴,一道紫金剑气已是近在咫尺。

    男忍者悚然躲避,如何快得过剑气,被剑气贯穿腹部,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关俊彦淡淡地瞥了伊贺胧一眼,冷声道:

    “说话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否则下次就不是这么轻松了,就算胧小姐有一双好眼睛,也护不住你。”

    伊贺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既有关俊彦所说的斤两掂量,也因为对方洞悉了“破幻之眼”的弱点。

    “破幻之眼”的能力确实霸道非常,但这个世界上没有无敌的能力,任何能力都有缺陷。

    “破幻之眼”的原理是将汇聚的灵力分解还原为最原本的姿态,从而使依附于灵力的各种能力失去动力进而无效化。

    但分解还原需要时间,不是一蹴而就,规模越大,动用灵力越多的术式,需要的时间越长。

    除此之外,还需要直接目视,隔堵墙或者在体内酝酿,伊贺胧看不见,也就无法破解。

    以第六层“聚气成刃”释放的眼剑因为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可以从容打消。

    现在双方面对面交谈,关俊彦又是说动手就动手,时间空间都不够,只来得及分解掉部分剑气。

    只要我e的够快,技能就追不上我。

    突然挨了一剑,青年人满脸愤恨:“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哦?”

    关俊彦挑了挑眉。

    他其实能理解此人的想法。

    人嘛,谁不希望自己受到重视,谁都希望别人能高看自己一眼。

    被人居高临下轻视,谁都会不爽。

    这种不满不分年龄,只是年轻人更加冲动,更容易意气用事,往往忽略了彼此的差距,可能激怒强者可能带来的后果。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听上去很爽,很解气,但很多人都忽略了,萧炎在此前此后用言语拿捏住了纳兰嫣然和云岚宗,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

    如果没有这份保障,对谁都梗着脖子,硬气到底,后果嘛,自己掂量吧。

    关俊彦已经给过一次提醒,对面却没会过意,那就——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被威胁,也不喜欢留隐患,你想杀我,我就只能勉为其难先杀了你。”

    说话之间,关俊彦身形闪动,双臂如同毒蛇,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扼住男人的咽喉。

    正是来自山崎龙二的“蛇使拳”,初见杀效果极好。

    “不要!”胧不曾修行,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对着跟班大声道,“快道歉!”

    “……”男忍者死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伊贺胧心中焦急,关俊彦反倒不急,不仅没下杀手,还随意地把男人丢了出去。

    “多谢关先生。”少女当即道谢。

    关俊彦却摇头道:“不用谢,也不是为了你。他要是一直死硬到底,我还会觉得他有骨气。没想到连一句要杀就杀都说不出口。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之前的两次豪言,是想在胧小姐面前逞英雄,刷好感,而不是真的视死如归——这样的‘天才’,留着比杀了对‘伊贺’更好。”

    伊贺胧如何听不出那是反话。

    男忍者更是面如死灰。

    关俊彦仍不罢休:“在想该怎么反驳我?该怎么挽回在胧小姐心中的印象?又担心我真的会杀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刚才既没有伤到你的气管,也没有伤到你的声带。”

    男忍者身形不稳,心境更加不稳,状态一落千丈。

    关俊彦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以及两分自省。

    狐狸精没说错,杀人是爽快,却没有诛心来得影响深远。

    如果自己面临此等处境,又该如何自处?

    自己在伊贺所做的一切,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一次次问心。

    说死就死,自己做不到。

    不过肯定不会这么嘴欠,大概率是不趟这趟浑水。

    如果是真的很重要的人,那就把一切都暗暗记在心中,以后找机会报复。

    嘴强王者,毫无意义。

    当然,所有的这些,都比不过从根源上杜绝这类问题,那才是应当努力的方向。

    念头通达,关俊彦的姿态更加洒脱。

    “不知道有这样一位随从,胧小姐作何感想?”

    “人人都有私心,他没有对不起我,对不起伊贺的地方。”伊贺胧的表情归于平淡。

    “胧小姐活得通透。”关俊彦称赞道。

    “比关先生差得远,不杀一人,却让伊贺人心离散,陷入百年未有的危机。来的路上我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现在有些懂了——奶奶说过,伊贺太骄傲自满了。”

    “骄傲不一定是坏事,不过摊上一个居心叵测的首领,不,副首领,就很难说了。”

    关俊彦一开始以为是伊贺首领幻婆婆在搞事,但和伊贺胧接触下来,觉得又不太像,再结合天膳种种行径,一条脉络悄然成型。

    “伊贺东京里一直是有天膳大人负责,他也是伊贺下一任继承人。”伊贺胧点点头。

    “你的话我相信,不过今天过后就不一定了,胧小姐,我再问一遍,你以什么身份来见我。”

    “奶奶年事已高,不能前来,我作为她的代表,前来与关先生道歉,希望关先生能够接受我们的歉意。”

    这就是怂了,只是不知道是一开始就打算怂,还是见机行事一波。

    虽然对关俊彦并不重要,他只关心一件事。

    “不是伊贺未来的首领吗?”

    首领是引导组织前进之人,武力远不如脑子更重要,伊贺胧虽然年轻,却比药师寺天膳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更适合引领伊贺。

    “这……”伊贺胧有些犹豫,“这个答案很重要?”

    “很重要,会决定我接下来对伊贺的态度。我要的是首领,代表整个伊贺与我道歉,明白吗?如果继任者还是那个天膳,那么很遗憾,让他滚出来受死。”

    天膳作为伊贺的一份子,死活随意,但如果是伊贺未来首领,几次三番下杀手,关俊彦不能让他继续活着。

    “我……”伊贺胧心中天人交战。

    “给我个面子,听我说几句如何?”

    又有人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