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二十章 提起法国你会想到什么?
    关俊彦的思路很简单,拆招牌,堵门。

    但能玩的花样还是很多的。

    伊贺自创立起绵延至今,自然有一套合理的人才训练计划与培养体系。

    每一位有潜力的忍者从小都要经过严格的训练,早晨五点半起床开始晨间修行,七点吃早餐,之后没到下忍的统统去东京里自带的忍者学校上课,下忍及以上可以到专门的任务受领点接受任务。

    领完任务,当然要外出。

    忍者里内部又没有多少事可做,不会有人真的认为忍者的任务是找猫钻下水道修路灯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差不多七点三十分,陆续有忍者走出忍者里,沿着山道下山。

    然后,他们傻眼了。

    山门呢?那么大一个山门呢?

    怎么只剩下一个贺字,一个忍字?

    单看这两字,谁知道这里是伊贺还是甲贺。

    简直不能忍,到底是谁干的?

    忍者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极其注重保密。

    传统的忍者里,一直都奉行“该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不该知道就别问”的原则。昨晚发生的事只有一部分人知道,下层忍者一无所知,哪怕觉察到最近忍者里有大事发生,也不会去深究。

    立刻就有人去回村通知干部,剩下的忍者四散开来,寻找蛛丝马迹。

    很快,他们有了新的发现。

    距离山门差不多二十公尺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排用泥土和木头搭成的简易关隘,一位黑发黑眸,剑眉星目的少年坐在关隘中央。

    看到伊贺的忍者们出来,自来熟地挥手打招呼。

    “早上好,各位。”

    忍者们不傻,第一时间结成阵型戒备。

    “什么人?”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竟敢在伊贺的门口放肆。”

    “当然是敌人啦。”少年端坐不动,“不过嘛,是你们伊贺的人现在我面前放肆,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回礼了。从现在开始,这里叫做俊彦关,你们的首领一日不道歉,我就一天不让伊贺的人出门,各位请回吧——如果你们不想受伤。”

    “找死!!!”

    有忍者耐不住性子,甩出手中的镰刃。

    然而,镰刃才飞到一半,一道剑气便洞穿了此人的肩膀。

    “这一剑只是警告,再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不知道没了手或者腿,还能不能当忍者,不知道连脸都不要的伊贺愿不愿意养闲人。”

    说完,关俊彦闭上双眼,不再言语。

    下忍们面面相觑,最终没有继续头铁闯关。

    除了刚才那个性急的,伊贺的下忍大多都有一定年纪,知道冲动是魔鬼的道理,敌情不明且差距巨大。

    刚才那一道剑气,连从哪里放出来的都没看清,这绝对不是下忍能对付的对手。

    普通的高手也不可能到伊贺门前耀武扬威。

    撤退是最明智的做法。

    一干忍者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关俊彦同样没有阻拦,始终端坐不动,在心中盘算利害得失。

    伊贺被堵门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出去了,一同传出去的还有我昨夜和前夜的视频资料,理和舆论已经占住,就算伊贺在委员会执行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没法拿委员会的规矩压人。

    只要我不主动踏入伊贺,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可惜,伊贺这样的老牌忍者组织,不可能只有一个出口,只有一个正门,似乎对伊贺的影响不大啊,要不要分身去其他出入口骚扰呢?

    “这只会浪费你的力量。力分则散,就算是能完全复制本体的影分身,在分身完成的一刻也是一种对本体力量的分薄,你现在没有只靠一人封锁一个老牌势力的资本。”

    与关俊彦共享知觉的狐狸精说话了。

    “但不能全境封锁,想要逼伊贺的首领就范……”关俊彦心有迟疑。

    “谁说不能全境封锁?物理上的全境封锁不行,不代表精神上不可以。”

    “何解?”

    “那个叫八神疾风的女人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却始终没有触及到最关键的一点——不,应该是做到了,但没有意识到。脸上的印记不重要,别人的看法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在意别人看法的自己的一颗心,这里留下的影响才是最深远,最难以消除的。”

    说到这里,狐狸精突然舔了舔嘴唇,声音从冷静转为妖娆。

    “呐,小男人,妾身那一吻的滋味不错吧。”

    关俊彦内心不可遏制地为之一动,本想回答“提这个干什么?”,转念一想觉得会被狐狸精调戏,遂改口道:“是挺不错的,虽然对你的做法有点不满,但也算是为我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那要再试试其他的吗?妾身会的多着呢。”

    心之树下的狐狸精故意抖了下肩膀,露出半截肩头,就差明说——来啊,快活啊,何必辜负大好时光。

    “免了,也不看看地方。”

    关俊彦断然拒绝,和狐狸精待久了,定力也有所提高,从这方面说狐狸精说的“定力修行”确实有效。

    “那你说什么地方合适?咱妈面前?还是你的小女朋友面前。”

    “喂——”关俊彦有一种骂狐狸的冲动,但很快有抓住了一丝线头,“你是指……之前打击刹那的事?”

    “也有一半认真啦,你敢答应,我就敢在咱妈面前秀恩爱。反正她现在没战斗力,不抓紧时间,以后说不定没机会……”

    见关俊彦眼神不善,狐狸精连忙打住,改换道。

    “不过另一半你说中了,虽然只是一次亲吻,而且只是精神上的,但你觉得那个小忍者会怎么想?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每次和你做点什么,都会怀疑是不是被我抢先一步?”

    “过分了喂。”关俊彦皱眉道。

    “其实做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可谁让妾身是个恶质的女人,不知不觉就……之后会去道歉,以后也会注意。”

    狐狸精态度诚恳,关俊彦心头的火气消了不少,她真的太懂人心人性了。

    “继续说正事。”

    “嗯。人心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是因为念头太多,如同乱麻,说简单是因为诸般念头,很多时候都是依附于一条脉络之上。用你最喜欢的一个例子,说起法国,你会联想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