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间章·何去何从(上)
    和奴良家熟悉的都知道。

    奴良滑瓢是个骚包的家伙。

    奴良陆生也是个骚包的家伙——人型闷骚,妖型明骚。

    可想而知,第二代奴良鲤伴是个什么作风?

    一句话,怎么拉风怎么来。

    跳出去还不算完,跃上半空,抱着爱人在空中打转,然后对着天地,对着森林,对着半妖之里宣告。

    我胡汉三……咳咳,奴良鲤伴又回来啦。

    还带着山吹乙女。

    因为态度过于嚣张,连当老子的奴良滑瓢都看不下去,举起拳头拧了拧。

    你小子再在老子面前装逼试试?

    鲤伴这才结束左脚踩右脚,气死牛顿的滞空,不急不忙地落回地面。

    一手搂着山吹乙女的腰,一手对着滑瓢挥了挥:“哟,老爸,我回来了。”

    滑瓢下意识地抡起拳头准备来一发“爱的铁拳”,最终却没有挥出去,双手拢进袖子,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儿子在鬼门关走一遭,躺十年,当老子的难辞其咎。

    鲤伴也是鼻子一酸。

    他的做法对山吹乙女来说,确实痴情到了极致,但对于奴良组,奴良家来说,却是极度的不负责任。

    当时任由感情驱使没有多想,现在智商上限,自然心中有愧。

    “老爸,你又老了不少。”

    “废话,孙子都这么大了,老了很正常啊。”

    老人往后一努嘴,陆生连忙叫了声:“父亲。”

    “长这么高了啊,很好,很好。”鲤伴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既有欣慰,也免不了自责,“抱歉,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丢下你……”

    “不,我其实还好。”

    已然长大的陆生摇了摇头,低着头就结了一会儿,还是道。

    “主要是母亲……我知道在您和乙女阿姨的感情,也知道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不太合适,可……母亲是您的妻子,这件事终究需要面对。”

    “是啊……”

    鲤伴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丧偶续弦当然没问题,可现在死掉的那个活了啊,这该怎么算?

    两个都是明媒正娶,和劈腿、花心、变心、找小三、渣男等等都不挨着。

    苦恼之间,乙女轻轻按住爱人的手臂,柔声道:“没关系,我不需要名分,只要能和你继续生活在一起就可以了。”

    她已经看过弥弥切丸的记忆,知道奴良若菜是个怎样的人,对她只有感激,并无嫉妒。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若菜的话,大概也不会在乎吧。”

    情路不易,鲤伴叹气。

    山吹乙女是封建时期的存在,性子温婉,对于鲤伴有没有其他女人真就不在乎。

    奴良若菜是在知道一切的前提下,仍旧决心嫁给奴良鲤伴,知道乙女复活,哪怕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也会笑着接纳与祝福。

    正是这份明媚,照亮了鲤伴灰暗的世界,被他视为无可取代的珍宝。

    这两人本就不能用普通女人的方式对待。

    可越是这样,鲤伴就越愧疚。

    “还能怎么办?”滑瓢敲了敲手里的烟杆,“都是好女人,都不能辜负,只能拿出不要脸的精神,全要了啊,蠢儿子——我这个老爸说的,乙女,还有若菜,要怪就怪我这个老头子。”

    山吹乙女继续摇头。

    “老爸。”鲤伴又叫了声。

    “干嘛?你有意见?乙女和若菜有意见可以,你给我憋着。”

    “不是,我是在想这事要是给雪丽知道,老爸你……”

    “你说一个试试?”滑瓢皮笑肉不笑。

    “我不说,冰丽也会说啊。”

    雪女雪丽,陆生青梅竹马的雪女冰丽之母,奴良组元老,初代干部,滑瓢最信赖的亲信之一,从四百年前开始就一直喜欢奴良滑瓢,直到滑瓢和樱姬结婚都没变。

    鲤伴出生后还帮着带孩子,算是鲤伴的半个妈,和乙女的关系也很好。

    乙女生命的最后,是她一直陪在乙女的身边。

    在老妈樱姬寿终正寝的现在,鲤伴觉得雪丽当自己的后妈其实也不错来着。(雪女疑似能无性繁殖,所以不存在祖传老婆的说法。)

    “呃,这个……”

    滑瓢说不出话了,偷瞄陆生。

    陆生目光游移,压根就不接茬。

    您二位的风流史我才懒得掺和,要不是牵扯到亲妈,我都不会说话。

    于是滑瓢、鲤伴父子对视,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

    “真好。”

    陪同到半妖之里,却没有走近灵木的关俊彦,远远地望着。

    他没有任何恰柠檬的想法,只觉得温暖。

    这才是家,这才是家人。

    能看到这样的一幕,不枉费自己一番辛苦。

    “看到可以学习的榜样,有了动力?”永远是萝莉身的岩永琴子站在他的身边,侧头问道。

    “学习?”关俊彦没反应过来。

    琴子的笑容中多了一丝促狭:“如何处理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简称花心相谈。”

    关俊彦了然:“你说这个啊,之前没想到,不过以后说不定真要去请教下,如果有必要的话。”

    “肯定有必要,你面犯桃花,我看得出来。”琴子理所当然地道。

    “桃花虽好,未必留得住啊。”

    “放心,本小姐你肯定留得住。”

    “冷静地想明白了?”

    “早就想明白了,冷静过想得更明白了,神乐家和八神家怎么想我不管,我岩永琴子认准的事,就不会后悔——啊呀,说不定我能趁着这波成为你的正妻,必须尽快把生米煮成熟饭,我这就去准备决胜内衣,今晚就办事!”

    合法萝莉越说越high,一边说一边要付诸行动,关俊彦连忙将她拉住。

    “虽然你不是会拿正事开玩笑的人,但我还是再确认一边,一旦选择我这条小船,再想换船可就难了。”

    “我和你这个花心的男人不一样,我很专一的。”

    琴子先卖了个萌,随即正色道。

    “而且,你和我一样都得到了上一任智慧之神的馈赠。这可是前辈的祝福,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们是天生一对。”

    “委员会那边的压力该怎么办?我是孤家寡人,你可不是,想想你的家人。”

    这才是关俊彦最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