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确定?
    安倍雄吕血。

    她是吉平的亲生女儿,晴明的亲孙女,当年也曾是平安京有名的一枝花。

    如今这只花只剩下一半的花瓣——半张脸,另外半张脸为了释放出最终的底牌被直接撑烂。

    雄吕血自称安倍家最强式神使,自然不是浪得虚名。

    以酒吞童子的部分尸骨为根基,练成的“埋葬虫”是她的王牌,却不是她的底牌。

    除了“埋葬虫”,她还养了一条更强的太古大鱼——恶楼。

    这是记载于《日本书纪》《古事记》中的巨大生物,体型巨大,性情凶暴,看到过往船只,会将其一口吞下。

    相传,日本武尊就曾杀过一条恶楼,与须佐之男退治八岐大蛇并称日本神话的“双璧”。

    雄吕血也是根据这“双璧”豢养的两大式神。

    不过与埋葬虫不同,雄吕血是直接找到恶楼式神,用秘法将其饲养在体内。

    在需要拼命的时候,才会以己身血肉为引,勾起恶楼的怨念与诅咒,使其短暂复活,吞噬一切。

    是名副其实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如果不是为了父亲和爷爷,雄吕血也不会使用。

    然而,即便用出了这等强大的式神,也只是成功阻挡了两位鬼王的脚步。

    自从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出现在雄吕血面前,就注定了她的结局。

    茨木童子分隔鬼神与仙身,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看上去比纯鬼时期弱了,实际上却比千年前更强,已经摸到了超越的门槛。

    酒吞童子原本就是大江山鬼王中最强的存在,只是因为死了一次,失落了部分力量才有所削弱,现在力量伴随着一部分的尸身又回来不说,还白搭了雄吕血几百年的培养。

    这一日,酒吞童子重回鬼王巅峰,靠着同样巨大的体积,正面硬刚恶楼。

    茨木童子则站在完全变化为蛇神的同伴的脑袋上,以鬼手和仙术辅助。

    已经死过一次,不复巅峰的恶楼如何是她们的对手,被生生打到再死一次。

    等到尘埃落定,酒吞童子踩在埋葬虫的头上,拧开酒葫芦,往嘴里灌了足足一分钟的酒,这才心满意足地呼出一口甜香气息:

    “满足了,好多年没有打得这么痛快了。”

    茨木童子熟练地接过酒葫芦,也猛灌了一通,道:“还能报当年的一箭之仇,这种好事多多益善——那个叫雄吕血的女人呢?”

    “没注意,估计是跑了吧,我看看……”

    酒吞童子闭上眼睛,循着埋葬虫与主人之间的联系感知。

    “往那个方向去了。”

    “那边是……奥多摩,追不追?”

    “不用了,店主交给我们的任务是牵制,不是杀人。而且一连失去埋葬虫和恶楼,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比起那个女人,我更关心这条鱼,你不觉得它很好吃吗?。”

    听酒吞童子这么一说,茨木童子的眼睛也凉了,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好像真的很好吃。店主说过,绝大多数稀有的东西都很好吃,我们不如把这大家伙搬回去,请店主帮忙烹饪。”

    “好主意,这么大条鱼,三吃太少了,要三十吃!你联系勇仪,让她帮忙搬东西,我来联系店主,开宴会啦!”

    “哦”

    两大鬼王一人掏出一个手机。

    “……”

    “……”

    “没人接。”

    “我这边也是。”

    “试试其他方式。”

    “……不行,还是联系不上。”

    “一样,她们是约好了???”

    ◇◇◇

    二条城中。

    一干人与非人面面相觑。

    安倍晴明在求救?

    向谁求救?

    谁能救他?

    还有其他的超越者在?

    这个国家到底有多少超越者?

    依旧是麻仓叶王反应最快,他猛然抬头,先看天空,再看晴明:

    “安倍晴明,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不过百年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此时的安倍晴明只有脑袋上没有溃烂,但他的表情却透着前所未有的轻松。

    “你能这样想,最好不过。”

    陌生的声音。

    声音悠远。

    似乎是远在天边,又似是近在眼前。

    “你先回地狱,一切有我。”

    “是。”

    安倍晴明如领法旨,再度躬身后,飘向地狱之门,视门前的至高火灵与周围的一众强者如无物。

    麻仓叶王的眉毛拧成一团,纠结该不该出手阻拦。

    折神紫却没管那么多,倾力出剑!

    六道五轮·倶利伽罗天象!

    返回现世的第一时间,她便联系上了东京大御所,将从芦屋道满那里得来的情报与证据悉数上报。

    最终得到“帝”的令谕,废除御门一职,这意味着彻底与安倍一系撕破脸皮。

    所以折神紫比任何人都希望安倍晴明死。

    “帝”的敌人中,不能有这么牛逼的人存在。

    然而,剑压刚起,便自行崩溃。

    更夸张的是,折神紫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剑崩溃的原因。

    又试了几次,依旧是同一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也有其他不信邪的人试图发动攻击,结局与折神紫一般无二。

    显然,这是超越者的手笔,而且是比安倍晴明更强的超越者,所以晴明才会摆出如此低的姿态。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只要不是天下无敌,便逃不脱看人下菜碟的模式。

    对于这样的结果,安倍晴明十分满意,他来到地狱之门前,距离至高火灵只有一步之遥。

    “想好了吗?是要与我,与那一位为敌,还是退一步?”

    “我想好了!”

    叶王点头,火灵手甲重击而下,与晴明的五芒星发生碰撞。

    “你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悠远的男声,再度响起。

    没有远在天边,只有近在咫尺,就在叶王耳边。

    一只比普通人更大,更粗糙的手掌自上而下,一掌按向叶王的后心。

    攻击之突兀,速度之快,叶王竟是来不及反应。

    不过这一掌最终没能落到实处,因为在手掌落下的前一刻,又有一只手从旁伸出,扣住了手掌上方的手腕。

    这只手与扣住的手属于两个阶段,小巧,白皙,细腻,柔美,这是一只女人的手。

    同时响起的还有空灵的女性声音。

    “你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