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一百零四章 出剑!(4000字)
    必须要承认,麻仓叶王是真的装逼。

    当然,他有实力,所以也是真的牛逼。

    不过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少铁头娃,人说不撞南墙不回头,这位是撞破南墙也不回头。

    太古大妖土蜘蛛,一生都在挑战强者,以此为乐,以此为毕生追求。

    哪怕没能胜过御门院水蛭子,哪怕在战斗中又丢掉了两条手臂,他的心气始终不曾降低,战斗意志越来越狂暴。

    “这不是存在嘛!能够压倒我的强者!吃我一招!”

    他舍弃了同样打到尽兴,蓄积大招的水蛭子,手足并用,朝着二条城中心一路狂奔。

    与大地一般颜色的身体被盈满的“畏”彻底染成黑色,一举一动之间都与大地的呼吸暗暗相合,让人感觉到力与美的交融。

    眨眼间,他在乱军之中开出一条路,来到麻仓叶王身前,仅存的双臂齐齐轰出,同样轰出了媲美音爆的强力冲击波。

    巨大的动静终于让叶王侧目,但也只是侧目而已,悬浮的身体依旧是一动不动。

    头顶的“黑雏”俯冲而下,将土蜘蛛的攻击悉数化解,不仅没有波及到自身,连黑暗之卵都一并护住。

    “这个姿态,你是土蜘蛛吧,和晴明战斗过的那个。你的确很强,但你只顾着战斗,忽略了太多的东西,这一千年几乎是毫无长进,曾经的太古大妖,现在也变得有些渺小了啊,所以我才会讨厌这样的世界。”

    说话之间,机甲黑雏释放出了更加强猛的攻击,速度之快连土蜘蛛都没跟上,被一击轰入更深的地下,轰得头破血流,鲜血狂飙。

    好在土蜘蛛天生地养,大地就是他的母亲,外加皮糙肉厚没被一击打死。

    他费力地从坑洞中伸出一个脑袋,死死瞪着天空中麻仓叶王:

    “好强!但正因为强大,才有挑战的价值,还没完呢——”

    “——等等!”一道人影出现在坑洞边缘。

    “滚开!”

    土蜘蛛想也不想一巴掌拍去,却没能向之前那般将人拍飞,而是被男人用双手挡住。

    来人银铠银盔,造型极致拉风吸引人,且与日本京都的氛围格格不入,正是穿着品如,呸,二小姐铠甲的关俊彦。

    “不是要碍你的事,但和强者打架,你自己也得做好准备。就这五痨七伤的样子,打起来也不尽兴。先把伤治好,手臂恢复了,到时候我绝对不拦你,也拦不住你。”

    大手上传来的力道停下了,土蜘蛛收回手臂,在边缘一撑,离开坑洞,在关俊彦身边一屁股坐下。

    包裹全身的黑色之“畏”缓缓退去,眼中的血色也逐渐淡去,巨大的妖怪呼出一口气。

    “你说得对,这样子确实打不尽兴,看来是需要回阿苏一趟,找个温泉泡一泡或者到地下睡一觉。打不过这个小子,估计也打不过晴明吧,大概。”

    土蜘蛛的话证明了关俊彦的某个猜想——安倍晴明肯定也成了超越者。

    他曾做过推演,安倍御门院闹这么大该如何收场?哪怕十一代家主全都健在,哪怕安倍家在日本千年根深蒂固,也不可能挡得住委员会,挡得住整个神秘界的愤怒。

    唯一的破局之法,便是超规格的武力。

    一个超越者安倍晴明,再加一个麻仓叶王,就算打不过委员会,也有了谈条件的资本。

    国家之间,势力与势力之间不是单纯地纸面实力的比拼,要考量方方面面。

    正史编纂委员会在日本国内是第一不假,但在国际上其实就那么回事,如果铲除安倍家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那就只能暂时妥协。

    不然赢是赢了,其他国家就该瞅准时机搞事了,南棒子这么无耻肯定首当其冲,种花家和米国顾虑多一些,但也不会放过收割的机会。

    话说回来,真是巧合啊,两个使用泰山府君祭转世的人。

    难道泰山府君祭中蕴含着超越之法,又或者超越了才能成功转世?

    思忖之间,土蜘蛛用手指点了下关俊彦的脑袋:“走了,等我恢复过来回去找你的,别让我失望。”

    “到时候请你吃好的。”

    “哈哈,就这么说定了,两种进食方式都要。”

    “知道了。”

    得到这个回答,土蜘蛛身体一弹,沿着来时开出的路大步离去。

    沿途没有遭到拦截,绝大多数是没有实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有实力的也有想法的,比如开了大没地方丢的御门院水蛭子,在丢出大招之前,被麻仓叶王淡淡地瞥了一眼,不由心神震颤,吓得他没把大招丢在自己身上。

    更过分的是,一眼之下,他的大招竟是自动分解,还原为最基本的五行之力,归拢回自己的身体。

    “岂可修,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太夸张了吧。”

    麻仓叶王没有理会水蛭子的抱怨,扭头看向另一边,覆盖二条城的螺旋结界的中心。

    至今未被找到真身所在的妖僧和下一代的御门院泰忠一起现身,躬身行礼,并主动解除结界,表示没有敌意。

    麻仓叶王这才满意地收回目光,道:

    “不管是在陈腐的旧世界,还是终将会到来的新世界,无意义的争斗都是不必要的,如果还有谁想要战斗,就都冲着我来吧。

    不管是谁都可以,是人类还是妖怪,我都奉陪到底,不过要做好承担后果的觉悟!做出错误选择的人,无法到达新世界,想来就来吧!”

    “那我这个老家伙先来?”

    有人应声,扛起打刀,脸色并不好看,但双眼和嘴角却透着看淡一切的豁达。

    “滑头鬼,奴良滑瓢,我知道你。”

    麻仓叶王眼皮下垂,与滑瓢目光相接。

    “你所坚持的妖怪和人类共存的理念我很欣赏,老实说,我不想杀了你,太可惜了。”

    “那还真是多谢了啊。不过你所说的新世界,多半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必须要站出来——啊啊,陆生和关小子解决了羽衣狐,我还以为好不容易恢复的力量没了用武之地。”

    妖力喧天,本就雄壮的气势更加雄壮。

    奴良组的畏以他为中心开始汇聚,集于一身,在老人的操控下也形成了灵压。

    不同于记忆出问题,精神被动了手脚的羽衣狐,滑头鬼的灵压极为浑厚凝实,毫无破绽。

    奴良组初代首领,关东百鬼夜行之主,魑魅魍魉的统帅者刀指麻仓叶王!

    “如果你以为超越了那道界限就可以小看我,那就大错特错了——妖怪和人类的极限本就不能一概而论。”

    “我知道,而且妖怪的超越比人类更难。如果多给你几百年时间,或许真的可以达到那一步,不过现在——太渺小了。”

    麻仓叶王的眼中并无波动,只是单纯地叙述事实。

    一指点出,火焰再现,在奴良滑瓢的刀尖。

    经过上千次锻打的钢铁刀身竟是被直接点燃,如同薪柴般让火焰越烧越旺,迅速将整把刀吞噬。

    滑瓢无奈,明知道对手在示威,也只能将武器丢开,刀上火触碰到地面,连同土地一并点燃,吞噬了一大片泥土才归于沉寂。

    “小心,是至高之火。”

    花开院秀元目光一凝,他是识货的,破掉柚罗的水包枪是便有所怀疑,二次见到后已然确定。五行之属有等级高下之分。

    比如金生水之于普通水,而麻仓叶王使用的是立于火系顶端的火焰,超越了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人间火一众超凡火焰的存在。

    修习五行之道的人梦寐以求,却又无法驾驭的至高之火。各地称呼不一,世界上最广为人知的是精灵王之火,比炎术士所能掌控的最高境界“神炎”更高一级。

    不愧是超越者,果然不同凡响。

    “还要打吗?”麻仓叶王居高临下地问。

    “当然!”

    奴良滑瓢双手虚握,竟是以妖气和畏形成了一把无形之刃。

    “我这一生,一直都在挑战强敌!对吧,老伙计们!”

    恢复年轻态的滑头鬼,姿态狂放至极,一时间竟是让人联想到了刚刚离去的土蜘蛛。

    人头攒动,奴良组的妖怪们汇聚而来,站在最前方的是最早跟随滑瓢打天下的元老。

    牛鬼。

    一只眼。

    鬼神青田坊。

    “没错,这才是我等首领。”

    “我们本就来自黑暗,回到地狱只是早晚的事。”

    “只要抱着必死的决心,就没什么可怕的,跟着总统领一起上!”

    “爷爷。”不同于这帮一路莽过来的老家伙,陆生有些担心。

    “没有这份气魄,怎么当魑魅魍魉之主!!!”

    滑瓢扭头,在孙子的眼中烙下一个伟岸的身影,与耀眼的笑容。

    “记住了,陆生,想要继承奴良组,必须要有这份觉悟与担当,这才是‘畏’的本质!”

    没错,这样就好。

    力量是暂时的,使用得越多,对身体的负担就越大。

    继续战斗下去,不需要麻仓叶王下杀手,这条老命也随时可能交待。

    但这并不是不战斗的理由!

    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奴良组,为了陆生,为了展现真正百鬼夜行之主的风姿。

    奴良滑瓢,何惜一死。

    更何况,山吹乙女回来了,鲤伴醒来也是早晚的事。

    到时候有巅峰期的二代目,有成长期的第三代,他这个苟延残喘的第一代也该闭眼了。

    樱姬,再等我一会儿,马上就来找你。

    老人既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麻仓叶王的“灵视”早已到了“他心通”的程度,可以看穿人心,清楚地知道老人已然舍生忘死,他也不准备手下留情。

    又不是真的只有十五岁,先前不下杀手是因为他要做的事需要诸多帮手,能多一份助力都是好的,不是不懂杀人!

    事实上千年之前的第一世身,五百年前的第二世身,双手不知道染了多少鲜血。

    既然如此,就让你求仁得仁,也为无法逃避的某些战斗做一次预演。

    已然转世两次的少年再次落回地面,背后有红色的虚影若隐若现。

    依旧是如同超现代奇幻风的机甲造型,双臂双爪极大,手臂却很纤细,头部生有巨大双角。

    虽然看不清全貌,散发出的热力却让周围的大地、城墙、建筑都开始融化。

    “火之精灵王。”

    不止一人倒抽凉——不,是热气,有一尊热源在,哪来的什么凉气。

    传说日本乃至世界都首屈一指的炎术士家族神凪家祖上便是与火之精灵王签订契约从而发迹,难道这位是——

    “契约者!!!”

    听到心声的麻仓叶王眼神轻蔑。

    一群无志之人,契约者不过是借用精灵王的力量,而他是完全支配了火灵,真正立于炎之顶点的存在。

    没有达到这一步,都不入眼,任你是剑圣妖王大阴阳师又或者其他人,都没有区别,比之剑豪俯瞰剑士更加居高临下。

    道理很简单,强中自有强中手。

    虽然都是两道龙门,但第一道龙门拦住的都是庸才,但能到第二道龙门之前的可都是真正的大才,而越过龙门的已经不算是人,而是超人了,所以才是超越者。

    “尽管出手,何时让你战败生死,我自有分寸。”

    奴良滑瓢一笑置之,敌人确实强大,但不是他不战的理由。

    与他同来的老家伙们怎么想,他不在乎,但他不能退。

    代表奴良组,也代表正史编纂委员会,谁让自己是委员会的委员之一,这一点,其他老家伙都比不上。

    奥义——

    滑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最强!

    然而,就在滑瓢打算拼死一搏之际,一人拦住他的去路:

    “老爷子,好不容易取回的三世同堂,怎么也得多享受一段时间再死,这一阵还是让我先。”

    “好意心领了,关小子。”老人不为所动,“你还年轻,别和老家伙抢着去死。”

    “放心吧,老爷子,我还没活够,没想过要死,没把握,我是不会出手的。”

    关俊彦微微一笑,而后,一声敕令:

    “归位!”

    蛇尾丸收归体内,三位式神纷纷变回原形,以正统式神融合之法,融入主人的体内。

    关俊彦又将借来的妖刀·佛及罗收归鞘内,丢给后方的奴良滑瓢。

    自己双手微抬,各自显化出一道剑气。

    聚气成刃·起剑!

    出剑!

    ps:今天更了8000多,相当于四更,请把牛逼搭在公屏上——上午开会,偷着码了四小时,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不过下午就恶心了,全是事儿,晚上估计还要加班,淦!

    ps2:叶王有不少魔改的成分,请以本书为准,大家也可以猜猜看到底是哪里有改动,知道滑头鬼剧情的人应该可以猜到不少东西,晴明和叶王有很多共同,也有根本性的不同,这会让剧情的进展变得很有趣,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