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九十五章 小家伙,妾身让你……!(4500)
    御门院心结心结是大阴阳师,机关、傀儡双系大师,距离傀儡道巅峰只差一步的超卓存在。

    如果是在现世,哪怕一分为七,也不是关俊彦这个新晋剑豪可以匹敌的。

    所以在女傀儡师要求见面的时候,老滑头鬼才会悄悄尾随,以免关俊彦不小心给人干掉。

    当然,这是指现世,在梦与现实的夹缝,唯心和物理交汇的n之领域则又有不同。

    对于心结来说,n之领域与现实区别不大,都是提前准备好她最巅峰的造物——机关傀儡城,敢来就敢围殴你。

    天海都能以一敌多,心结只会更强,收拾个关俊彦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她不知道的是,关俊彦是个挂壁。

    他有系统,系统开冥想战,就是依托于n之领域。

    虽然都是以意识行动,今次是第一次以本体进入,但他早就对这个神秘的所在有着足够的了解,尤其是在03戳破“连续剧”的真相后,他做了系统性的补习——不管是夔女还是狐狸精都是这方面的大佬,关俊彦补课很方便。

    由此也引申出不少构想。

    有像04和小苍那样,带其他人进入冥想战并肩作战,刷经验,刷精神力。

    相对的,也有把敌人带进这片战场,借着相似度极高的场景再现,予以对手沉重的打击。

    不只是单一对象的具现,而是整个战场的再现。

    在现世,这当然不容易,无论是心象显化,还是拘押对方心神都需要巨大的精神力作为根基。

    但在这个由无数意识交汇,共同构建出的n之领域中,这一切都成为可能。

    翠星石可以铺开她的花园,心结可以铺开她的机关傀儡城,关俊彦当然可以铺开他,不,准确的说是他和狐狸精共有的“那须野战场”。

    并且由于系统不讲道理的规则,战场会瞬间张开,将一切吞没。

    这才是关俊彦敢于独身前往n之领域的最大依仗。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的n之领域相遇并不会相互碰撞倾轧,而是会互相重叠。

    具体表现为——战场上多了一座精雕细琢,如同童话中走出来的城堡。

    只可惜,下一个瞬间,就被人类和妖怪阵营前后夹攻。

    心结之前把关俊彦丢在城堡中间,关俊彦反手把她丢在战场中间,两军交战最激烈的地方。

    双方都杀红了眼,哪还管其他,不是己方就是敌方,打!

    这可是大佬云集的史诗级决战,哪怕比不上真的,破坏力也不容小觑。

    一眨眼的功夫,城堡的外墙已经给各种远距离技能,火力输出轰得千疮百孔。

    关俊彦看得神清气爽。

    乱战之中,最怕的就是各种火力覆盖,每次穿越火线都要提心吊胆,要不是学了忍者系技能,关俊彦连开地图都做不到,现在轮到敌人来享受这种待遇了。

    相对的,心结03和翠星石就很不爽了。

    “危险,危险的说。master,该怎么办?”

    城堡内部,翠星石看着监控传回来的画面,慌张地走来走去。

    “我正在想。”

    女傀儡师眯着眼,静立不动。

    越是危急关头,越不能慌,这是策士必须的修养。

    城堡的损伤是真实的,说明外面的战场不是幻术,可那个小男人是怎么做到的?

    这种规模的n之领域,就算是自己全盛时期也撑不起来,是玉藻前吗?

    念头冒出的瞬间,监控画面中出现了白面金毛的身影,九尾摇曳,地动山摇。

    “我明白了,是玉藻前的记忆,他把玉藻前的记忆当成了试炼场。”

    “可,可,就算是记忆,也有可能会死或者变成白痴的说。”翠星石疑惑道。

    “其他人或许会,苍星石不会,可以给心之树剪枝自然也可以剪除记忆。”

    说到这里,女傀儡师苦笑着叹了口气。

    “本以为选择的是最适合我们的战场,没想到他比我们更加如鱼得水,早知道,不如直接在现世开战。”

    “这样的话,master就不能重新变成一个的说。”翠星石也有些苦恼。

    “谁说不是呢。算了,麻烦事让04去处理吧,她帮了小男人不少忙,实在不行让她出卖色相!”

    “不要的说,我才不要平白矮他一头。”

    “可你本来就矮啊。”

    “master——!”翠星石简直无语了,人家是在为你担心啊。

    都是毒舌属性,平时肯定少不了斗嘴,然而现在是战场,斗嘴一时爽,一直斗嘴一直呸——火葬场。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城堡外墙已经塌了,内部的机关兽和傀儡人开始迎敌,但也撑不了多久。

    感受到脚下越来越剧烈的晃动,心结03下了决心:

    “城堡没了可以再造,人没了就真的没了,启动最终计划!”

    “了解!”

    翠星石合上眼皮,浑身萦绕着苍翠的辉耀。

    光华流转之间,一道翠色的罅隙张开,如同一道门扉,与关俊彦来时如出一辙。

    心结03最后瞥了眼站立在白面金毛脑袋上的少年,迈步走进门扉之中。

    随后,翠星石也跟了进去。

    紧接着,梦幻般的城堡扭曲变形,仿佛是被风吹散的雾气般消散一空。

    以前所未有姿态冲锋在前的一人一狐愣住了。

    人:“这是……跑了?”

    狐:“是啊,再不跑真会死。”

    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也太bug了。”

    狐:“你才是bug,妾身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你是怎么拘押的妾身,有时候真怀疑你不是三清化身。”

    人:“可能因为我是外星人吧。”

    狐:“妾身都让你骑了,能不能有点诚意。”

    人狐目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自然是共御外敌。

    人:“我一直都很有诚意,算了,不说这个,接下来怎么办?”

    狐:“还能怎么办,追,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待着。”

    人:“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怎么出去呢?”

    狐狸精更愣了:“你换的战场,你不知道怎么出去?”

    关俊彦从白面金毛的白面上跃下:“纠正一下,这是依靠你的记忆具现出的战场。”

    狐狸精问:“你平时都是怎么出去?”

    关俊彦答:“死出去……但那是心神沉入,这次是肉体直接进来,我怕死了就真的死了。”

    看女傀儡师跑那么快,基本可以确定这里作死,真的会死。就算不死,也会元气大伤。

    想到这里,关俊彦突然有点紧张。

    以前是无限命无所谓,只有一条的话,目前的自己真打不通那须野战场啊。

    如果狐狸精趁机搞自己……

    关俊彦开始观察人类侧的动向,实在不行就只能走坐山观狐斗的路子了。

    “死出去吗?”狐狸精眯起狐媚的眼睛,摇身一变,化作人形,“妾身死上一次行不行?”

    “你说什么?”内容太过匪夷所思,关俊彦怀疑自己听错了。

    “妾身说,妾身替你死一次,能解除吗?”

    “可以是可以,可你——”

    “放心,妾身不会真的死,印度、商周、东瀛,不也没真正杀死妾身?”

    狐狸精说着,凑到关俊彦耳边,小声道。

    “告诉你个秘密,妾身除了当坏女人、玩弄人心之外,最擅长就是逃命——神魂分化,一尾即是一身,这虚假的狐尾不要也罢。”

    “我……”关俊彦嘴唇动了动,正要说话。

    狐狸精突然搂住他的脖子,亲昵地说道:“刚才,你心动了吧。”

    关俊彦没说话,但骗不了自己的内心,刚才是感动,这回……正朝着帝王引擎发展。

    “猜猜看,妾身这回在第几层?讨好卖乖?魅惑引诱?放长线钓大鱼?还是某种障眼法?又或者拿你当挡箭牌?”

    挡箭牌?

    疑惑之间,狐狸精拿鼻子拱了拱少年的下巴,少年不自觉地抬起头,正好看见了那日本人人皆知的菊花御纹。

    巨大的依仗之下,一个形容枯槁,一看就是那种“沉迷女色我愿意”的男人穿着华服,双眼死死瞪着两人。

    目光中有愤怒,有仇恨,有不甘,有留恋,以及——肉眼可见的嫉妒。

    “那是——鸟羽天皇?”

    他是人类阵营中,关俊彦唯一没见过的大佬。

    主要是因为这位手无缚鸡之力,一直在皇驾中待着,关俊彦也没有突破重重封锁,进入皇驾的能力。

    也没那个兴趣,我是来刷经验的,一个比杂兵还不如的家伙有什么好看的——关俊彦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直到现在。

    狐狸精贴着关俊彦的脸说道:

    “按照现代的观点,他是妾身的前夫,一个喜欢妾身喜欢到不可救药,却又有着极强占有欲的男人——猜猜看,他为什么要御驾亲征,亲自讨伐妾身?”

    没前面那番话,关俊彦肯定会猜鼓舞士气,振奋人心,嗯,再加个以此罪己——我知道错了,为纠正错误而来,我都不惜身陷险境,你们还有什么不拼命的理由。

    在那个年代,人命真有贵贱之分,而天皇的命无疑是最金贵的。

    但有了狐狸精的提示,喜欢加占有欲……

    “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他要亲眼见证你的死亡,可以的话,想亲手杀了你!爱与恨本是表里一体,爱之深,恨之切。”

    “正确。你很懂嘛,小男人。”

    “过奖,过奖,只是学习资料比较多,各类作品都有涉猎。”

    “现代的娱乐项目比古代确实强出太多,下次带妾身一起观摩吧。”

    关俊彦:“……”

    这话你让我怎么接?

    带你玩gal,看理番?我要是把持不住怎么办?

    一个人还能自发电,带你的话……呃,好像也不能怎么样?丫的没实体啊。

    淦!

    不愧是狐狸精,勾人一套一套的。

    想了想,他有了主意:“可以,我正好有几部经典推荐,有人兽,有相爱相杀,有各种反转。”

    没错,我说的就是驰名世界,享誉全球的《猫和老鼠》还有《葫芦娃》。

    “说定了。”狐狸精没怀疑,展颜一笑,“小男人,你有没有这个胆子火上浇油。”

    原来说话之间,天皇御驾已经来到相当近的位置,身边全是各路高手,起步大剑豪——鸟羽天皇时期正值千年大年份的末端,还保有相当多的强者。

    这是天皇御驾亲征的底气,也是玉藻前的败因所在。

    至于火上浇油,关俊彦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在乎我吗?

    我偏不在乎你!

    不仅不在乎你,还投入别人的怀抱。

    于是,关俊彦大着胆子将手搭在狐狸精纤细的腰肢上:

    “这样可以吗?”

    “大胆一点。”狐狸精媚眼如丝。

    “这样?”关俊彦又用力几分,让狐狸精的胸口紧紧贴住自己的胸膛。

    “再大胆一点!”狐狸精催促。

    “……”耳鬓厮磨,顺便捏了捏狐狸精尾巴,这毛茸茸的,早就想撸了,手感贼好。

    “……”狐狸精气笑了,“关注点错了啊,算了,知道你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小混蛋,便宜你了。”

    说完,双手捧起关俊彦的脸,娇艳欲滴的嘴唇贴住了少年的嘴唇。

    少年瞪大双眼,虽然有所预感,但没想到狐狸精会这么果断。

    不仅果断,而且十分老练地带着关俊彦一起化太极图——一阴一阳可不就是太极吗?

    莫非这也是阴阳道?

    心猿意马,胡思乱想之间,一声清越的颤鸣振聋发聩。

    是九字兼定。

    狐狸精像是在回味般舔了舔嘴唇,笑意醉人:

    “啊啦,你家管家婆吃醋了,好好安抚人家哦。记得,你好像还是初吻吧——啊呀呀,真是赚到了,你的初吻不是其他人,是我玉藻前哒,千万别忘了哦。”

    说着,身形轻盈地飘出关俊彦的怀抱,就这么飘摇着身体朝着天皇御驾迎了上去。

    人类方的强者比她的动作更快,各显神通,不停地往玉藻前身上招呼——兼定的示警从来都是有的放矢,不会无缘无故。

    而玉藻前,并没有做任何防御,任由攻击消磨生命。

    很快,她的生命犹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之际,女人转过头,用带血的艳烈对着少年你说道:“与其死在别人手上,不如让你得逞一回——出剑!”

    关俊彦心旌摇曳,身体却没有迟疑地动了起来,九字兼定在手,挥出。

    刀如一线,无意之间暗合了钟卷自斋的一线之刀。

    正是这凝练至极的一刀,才能在众多攻击中破开一线缝隙,在生命消弭的最后抢先触碰到狐狸精的身体。

    在最后的关头,关俊彦恢复心神,变斩为刺,只穿心,不斩身。

    这么一只爱美的狐狸精,哪怕“死”,也应该死得尽可能体面一些,至少留下全尸。

    这是关俊彦的温柔,也是他的诚意,对玉藻前敢死的回敬。

    “你总是在奇怪的地方执着。”

    血条归零,伴随着狐狸精最后的呢喃。

    身形消散,带着周围的攻击,带着双眼可以喷出火来的鸟羽天皇,带着史无前例的庞大联军,带着整个那须野战场一起。

    那须野战场通关了,以一种关俊彦和玉藻前都没有想过的方式。

    但在关俊彦眼中,这就是最好的通关方式。

    战场破灭之后,一颗大树撑开天地,关俊彦知道那是自己的心之树。

    树根之中,盘旋的阴力有所减弱,却没有散去。

    爱骗人的狐狸精,这次没有骗人,她真的没有死。

    这样的话,我也可以毫无顾忌地返回现世。

    树冠之上,金光洒落,门扉洞开!

    少年抬头,剑走龙蛇一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