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八十四章 奴良家最大的请求
    理顺了这条线,很多谜团随之揭开,接下来要做的事也已明了。

    关俊彦起头:“山本之眼的审讯——”

    “——已经在做了,对面很‘配合’,交待了不少羽衣狐的情报,仅此而已。”

    在此之前,大家都以为这家伙身份被识破,没了退路,只能老老实实。

    现在看来,根本是装的,弃车保帅。

    滑头鬼表情一冷,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首无,是我。尘地藏的审讯工作由你接手,带上黑田坊。那家伙的真名是山本之眼,山本五郎左卫门的山本,鲤伴的死和他脱不了干系。不管动用什么手段,给我把他脑子里的东西挖出来!越快越好!”

    滑头鬼也是一世豪雄,自有果断狠辣的一面,更何况牵扯到杀子之仇。

    “首无和黑田坊是鲤伴最信赖的左膀右臂,黑田坊曾经在‘百物语’组待过,交给他们,没问题。”

    “您不用跟我解释这些。”关俊彦叹了口气。

    “人是你抓的。”滑头鬼摇头道,“而且,这些事藏了这么多年,我也想找个人说说,你知道得多,最合适,正好帮我参详一件事,这是我,不,整个奴良家一生最大的请求。”

    “是……唤醒山吹乙女小姐,进而唤醒鲤伴先生?”

    不是什么难猜的答案。

    为子报仇一事,滑瓢一直在筹谋,积蓄力量,关俊彦新入剑豪,勉强有了进入主战场,打主力的资格,但不是不可或缺,决定性的战力。

    他真正的价值在于懂王·狐狸精限定,在于对羽衣狐深刻的了解,在于克制羽衣狐的心象能力,在于暴打羽衣狐,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

    如果山吹乙女的灵魂真的在羽衣狐体内,那么关俊彦一定是最有可能找到她的人。

    “是。”老人点头,就要对关俊彦行土下座大礼。

    关俊彦眼明手快,一把扶住:“您别急,这事我不一定做得来。根据我对羽衣狐的了解,她现在已经将山吹小姐的灵魂彻底压制,想要在羽衣狐的压制下找到山吹小姐,本就困难重重,找到之后,也不确定能不能唤醒,贸然行动还有可能引起羽衣狐的全面反扑,偷鸡不成蚀把米。”

    到羽衣狐那唤醒山吹乙女的难度,不亚于到关俊彦的心象世界中带走玉藻前的难度——当然,是现在已经掌握心象之力,能自由出入自身心象世界的关俊彦。

    只要关俊彦想,随时都可以构建出各种战场与敌人对入侵者进行阻击,而且不用担心心力损耗,哪怕是境界比他更高的高手也抵不住这种攻势,这是与世界为敌。

    “这确实是个问题。”

    滑头鬼动作一顿,眉头紧皱,显然是知道其中的厉害。

    “想要唤醒沉睡,不,被封闭的灵魂,最好的方式是用与她联系最深,羁绊最深的人。”

    “对于山吹乙女来说,最重要的是鲤伴先生,可他已经——”

    这对夫妻简直绝了,两个一块自闭,这可怎么整?

    “不,还有希望。”滑头鬼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弥弥切丸。山本的心脏被破坏后,鲤伴的畏选择了弥弥切丸,如果能激起这股畏……”

    “好主意。不过,我已经暴打过一次羽衣狐,敌人未必肯给我单对单的机会。”

    关俊彦已经用实力证明,他能单杀羽衣狐,京都“百鬼夜行”和御门院傻了,才会让两人单挑,更何况羽衣狐还背负了生育安倍晴明的重要职责。

    而二条城正是她选择的产房,京都千年积淀的“黑”,全都集中在二条城,成为安倍晴明诞生的养料。

    “就算肯,多半是陷阱。我的话,会安排刺客潜伏在旁,等你们展开精神之战的时候,毁掉你的身体。”

    说到这里,老滑头鬼紧紧攥住手中那根历史悠久的烟杆。

    “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他们错过那么多次,不能再错过这最后的机会……”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关俊彦沉声道,“您刚才提到弥弥切丸,给了我启发。经过这么多年,弥弥切丸已经诞生灵性,虽然没有成为式神,但会对我的灵力起反应。我看到天守阁之战,就是在弥弥切丸吸收了我的灵力之后。”

    “你想让弥弥切丸自己激发鲤伴的畏?”

    “不止。它能让我看到过去的记忆,说不定也能让羽衣狐看到。”

    “有道理。它见证了我和樱姬的爱情,见证了鲤伴和乙女的爱情,以后大概也会见证陆生和……的爱情吧。”

    喂喂,您老别谜之沉默行不行?是不是孙媳妇候选太多,挑不过来了?要不学我,全都要?

    晃了晃脑袋,将不符合场合的胡思乱想驱除出去,关俊彦道:

    “那就好办了,播放两人最深刻的记忆,求婚的时候,结婚的时候,共同生活的幸福——又或者别离,以及——”

    “——死亡。”老滑头鬼接话。

    最深刻不一定是幸福,还有伤痛,后者往往比前者更让人印象深刻,刺激疗法之首选。

    “具体如何做,找个机会我和弥弥切丸交流下,我家小樱和弥弥切丸处得不错。”

    乖女儿的“刀语”技能存在感不高,但真的很有用。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让弥弥切丸的记忆传达给山吹小姐,精神之间的碰撞肯定少不了,说不定还要直接砍进去,老爷子您来——?”

    “我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和你面临的问题一样,羽衣狐的百鬼未必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羽衣狐就是死在滑瓢的手上,哪怕滑瓢已是垂垂老矣,羽衣狐的老部下们哪个敢赌?不怕老爷子再爆发一回?

    “我推荐我家小统领。”

    “陆生?他行不行?”

    不是关俊彦看不起陆生,没跨过那道拦住大多数人与非人的关卡,对上羽衣狐等同送菜。

    而且与双手双脚鬼童丸不一样,拥有九条狐尾的羽衣狐最不惧的就是群战。

    “现在不行,不过三天,不,两天后就有可能,只要他能掌握——‘鬼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