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各自的战场(二合一4000字)
    t4选拔战最终战会场。

    战斗逐渐朝着白热化的状态发展,越发如火如荼。

    四个赛区,四大结界,没有人可以独善起身。

    不管是开始就莽的,还是打着其他主意的。

    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都被卷了进来。

    唯一能置身事外的方式只有两种,被人打到失去战斗能力或者主动退赛。

    当然,后者至今没人选择,都走到最后一步了,谁甘心就此止步?

    在场的可都是天才人物,实力和心气一般高。

    四个赛区中,形式最为严峻地当属法系组。

    法系职业启动慢,需要时间准备,可一旦准备好,破坏力将会直线上升,甚至有人说过做好准备法师是无敌的。

    现在,所有的法师都完成了准备与布置,终于可以放手输出。

    处于输出链最中心的,注意是中心,不是顶端,是关浩二。

    他承受着最多的火力输出,从开战至今,他一直没有停过。

    这既有开场王炸,雪女开大,拉仇恨的因素在,也与关浩二的刚猛打法有关。

    今天的关浩二气势格外强盛,一点都没有先前浊世佳公子的风度,也没有一个家主的稳重。

    他像是个卸下了一切负担,恢复少年心性的孩子,朝着一个目标猛打猛冲。

    这不能说错,但在混战的战场上,显然是不受欢迎的存在。

    虽然阴阳师是法系职业排行前列的存在,虽然关浩二有着一众出众的式神,虽然他在基盘完善,五行平衡后灵力增长极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力量一点一点被消耗,渐渐地落入下风。

    五大高等级式神,结罗、铁鼠、青鹭火陆续退场,只余最强悍的长姐雪女,和打辅助位的老幺萤草。

    等级较低的管狐、前鬼、后鬼更是被打得七零八落。

    当萤草用仅存的灵力给雪女加上一个回复术,让她勉强保持站立之时。

    关浩二合拢已然耗尽灵力的折扇,另一只手缓缓上移,嘴里不断念叨:

    “到此为止了么……现阶段的我只能做到这样的程度……这样就足够了吧……这个时候选择退出应该恰到好处……”

    没错,退出。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做出的选择,关浩二却有这样的打算。

    而且是从参战前就计划好的。

    开赛前,神凪重悟说得明明白白,胜负不是唯一的评判标准,综合表现才是。

    所以,今晚的第一要务充分表现出自己的实力,展现自己的潜力。

    一味的保全自身和放手一战比起来,显然是后者更有表现了。

    所以关浩二才会一改过去的战法,开场拉仇恨,经常性一对多,让自己陷入劣势,再逼着自己发挥出来。

    等到能打的牌都打完了,再选择退场——以这种方式表现自己不是单纯地莽,而是有计划有预谋有理智。

    莽是为了表现实力,退场是为了表现头脑。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佳表现,如果这都进不了t4,那就真的技不如人,他认,来年再努力便是。

    现在,计划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

    该退场了。

    关浩二这么告诉自己。

    可是在他将手完全举起的前一刻,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兄长的教导。

    自己的事,自己做决定。

    能否承担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是一个人成熟的重要标志。

    先不要管他人怎么想,先问问你自己满不满意,会不会后悔。

    能不能承担结果,答案显而易见。

    自己会后悔吗?

    当然不会,毕竟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只是这个满意……总觉得有哪里还做的不够到位。

    下意识地抬起头,想要寻找那道至今没有找到的身影,却又在调整眼球焦距的瞬间止住。

    笨蛋。

    在自己的战场上寻求他人的帮助,才是最大的不成熟。

    哪怕那是自己的兄长。

    我知道了,问题就在这里。

    虽然决定了要独立,要自己的路自己走,但我的内心依旧有着对兄长的依赖。

    我的潜意识里依旧认为,在我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的时候,兄长会站出来帮我,我的背后始终有一个靠山。

    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仅仅是知道他在,我就会感到安心。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兄长才会把自己藏起来,一直不让我看到吧。

    因此,我的内心始终存有一份怠惰,始终没有把自己逼到真正的极限。

    原本的计划真的就是最好的计划?

    表现理智真的只有这一种方式?

    未必!

    那只是耽于安逸的我认为的最好。

    不是真正的最好。

    哪怕式神失去战斗力,我还能动,我还没有到真正的极限。

    所以,还可以坚持下去。

    不过不是用之前的方式——

    “小雪、小萤,我要任性一回,之后会向大家道歉的。”

    雪女一言不发,以强弩之末的身形迎向新一轮袭来的法术。

    萤草则提起自己的大蒲公英,似是在为主人遮风挡雨。

    “谢谢。”关浩二展颜一笑,“小雪,全灵力解放,再来一次暴风雪,之后就回去休息吧。”

    “遵命,主人。”

    原本减弱的冰雪突然转急,雪女随风而舞,身形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淡。

    这一舞过后,她将彻底失去战斗力。

    与发誓侍奉的主人对视一眼后,冰肌雪骨的女人随风飘散。

    关浩二则放下手,捏了捏萤草的脸蛋。

    “小萤,接下来我们要一起逃跑了,好好抓紧了。”

    “哦!”萤草大声答应。

    “神速的兵法!”

    关浩二口诵祝词,双脚如风,一溜烟朝着离得最近的法师冲去。

    他要祸水东引。

    上半段展示了战斗力,下半段该展示生存能力。

    不管有多么难看,我都要坚持下去。

    为了未来可能到来的真正绝境!

    ◇◇◇

    不同于关浩二的突然转变,神乐澪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一个风格。

    你不动我,我不动你,你要是对我表现出敌意,我就劈了你。

    雷劈,刀劈怎么方便怎么来。

    这就是神乐澪,被高町恭也誉为“剑神无我”的少女。

    迄今为止,她已经劈倒了两个不长眼的,正在等待第三个,又或者第四第五第六一起来。

    能够唤来雷霆的她,最不惧的便是群战。

    可能是被她这种一言不发,只管劈人的作风吓到了,明明已经负伤且损耗不轻,依旧没人敢轻易上前。

    神乐澪也得以分出部分心神,朝着看台的方向展颜一笑。

    那里有与她关系密切的“女儿”,小樱。

    和孩子的爸爸关俊彦一样,她也把小樱视作治愈的宝物。

    每次她投以目光,女儿都会回以一个甜甜的微笑。

    但这一次没有,一直都是开朗活泼无忧无虑的女孩罕见地流露出病恹恹的样子,无精打采。

    神乐澪的心不由自主地为之一拎。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女儿刚才的嘴型……好像是爸爸?

    和他有关?

    神乐澪想做些什么,但身在战场,不得脱身。

    既然如此——

    为人与刀一般果断的女性一步踏出,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凌厉的战意。

    不再是据守一隅,她要主动出击。

    这一动作,让结界内剩下的人心惊肉跳。

    这可是上一任t4成员,拥有建御雷神神力的奉刀巫女,她是本组最强的敌人,如同一尊大山压在其他人的心中。

    现在,这尊大山动了。

    “由我来打倒你们,或者由你们来打倒我,总之尽快结束吧。”

    这话听起来异常嚣张,但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知道,那是实话,她就是这么想的。

    于是,身处同一战场的太刀少女,谏山黄泉同样上前一步:

    “那就让我先来吧,原本想把和你的对决留到最后,现在看来不太可能实现了。”

    一年前的t4选拔,黄泉败于神乐澪刀下,她一直想要雪耻,没有什么这个舞台更加合适。

    太刀狮子王归鞘后又出鞘。

    “谏山家,谏山黄泉。”

    “神乐家,神乐澪。”

    对于这样的“君子之争”,神乐澪给予足够的敬意,同样拔刀出鞘。

    不是神刀布都御魂,而是将樱送给关俊彦后重新找到的副武器,刀的名字是“枫”,据说是“樱”同出一源。

    关俊彦对“樱”的使用,她最近一直在开发新的招式,现在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就拿谏山黄泉来试刀。

    “狮子王·乱红莲!”

    “枫·叶飘零!”

    双刀并举,瞬间迸发出的能量比法师组分毫不逊。

    ◇◇◇

    “不是吧,澪姐也这么拼?”

    武斗组里,八神刹那已经傻了。

    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一众熟人中,就属她冲得最快,最莽,最漂。

    怎么今天一个个都转性了?

    你们这样,我很面子的好不好。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存在感啊(其实不是),难得我打算听师父的,好好改改性子,稍微温柔一点,让关俊彦多喜欢我一点。

    啊啊啊啊,不管了,决不能当最后一名!

    让你们看看本小姐的真本事!

    此前,一直都在按照正统忍者战法作战,即能潜就潜,能阴就阴,能坑就坑,能不打正面就不打正面的战法——主要是节省体力,混战嘛,一上来太猛,后面就不行了,关浩二就是最好的例子。

    现在,八神刹那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瞬间解除潜行,顺便解除自身的障眼法,显露出曲线夸张的紧身衣——上附带的各种凶器。

    一手指向会场穹顶,放声道:

    “八神刹那在此,这场胜负我拿下了——不服,那就打过再说!”

    气焰喧天!

    颇有八神疾风挑衅委员会,挑衅幽界时的风采。

    然而,才帅了一秒钟,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伴随着不满地嘟囔。

    “你在干什么啊,刹那,不是说好了不冲动,稳到最后嘛。”

    说话的人是一位同样身穿紧身衣,作忍者打扮的少女,咖啡色的头发,褐色的皮肤,很有涩谷辣妹的风范,只可惜身材比较残念,不说一板两钉,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这种身材,可能更适合打架。

    好在少女容貌甜美可爱,倒是没什么违和。

    八神刹那抽出镰刃,对着少女皱了下鼻子:“抱歉啊,雪风,情况有变,我可不想拖得太久,稍微陪我疯一下吧。”

    “知道啦,真麻烦,那就先把其他人清掉,我们再一决高下。”

    名为雪风的女忍者抽出忍刀,横刀当胸。

    “要上了!”

    “哦!”

    两名女忍者身形闪动,双刃连环!

    表八神,里井河那是上一代。

    现在是表八神,里水城。

    水城雪风正是怼魔忍当代最杰出的传人!

    ◇◇◇

    三处战场如火如荼,唯有辅助组不温不火。

    组中最为瞩目的书箱少年不仅没有任何干劲,反而愈加百无聊赖。

    看着周围越发绚烂的光效,和其他战场比起来犹如菜鸡互啄的战斗,少年打了个哈欠,竟是双肩一沓,将书箱放在地上,整个人躺了下来。

    看得一众评审眼皮子乱跳,这个家伙,还能不能有点样子。

    平时这样就算了,现在可是有其他两国的代表看着,其中还有你最强的竞争对手之一。

    你就不能表现得好点么,之前的交流武斗会,我们的成绩可不算好看啊。

    奈何,少年对评审们的目光不屑一顾,两眼一眯,不像是在战场,反而像是在度假。

    最强的竞争对手反而没有表现出什么,事实上他很少表露情绪。

    因为他是张灵玉,未来的大天师,从小修心养性。

    他静静地注视着少年的一举一动,没有因为他的懒散而有所放松。

    就在这时,坐在前面的王也突然凑了过来,对着张灵玉小声道:

    “梦祖师让我们过去一趟,说是有事发生。”

    “只有我们两个?”张灵玉小声问。

    王也点头:“只有我们。”

    “我知道了,走!”

    张灵玉心领神会,两人一左一右拍了下金山寺和尚的肩膀,悄无声息地走向安全通道。

    半睡半醒似乎没有察觉到观众席的异常,又打了个哈欠,随意地翻了个身。

    继续睡。

    ◇◇◇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

    像个数千公尺外的二层结界内,衣不蔽体的少年手提太刀,刀指赵志焕。

    “问过了阴阳道,再问剑道!我有一刀,你可敢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