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去一趟东瀛
    中原,中华文明龙兴之地。

    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国多点开花的现在,这个古老的地方或许没有那么出彩,但往上推个几千年,这里就是绝对的核心。

    无论是朝代的更迭,还是文化的交替,中原都是绝对绕不过去的坎。

    夏商周,魏晋隋唐,历朝历代。

    诗书礼乐,诸子百家,无数学派。

    有一大半,根都在中原。

    现代中华综合大量史料,选出“八大古都”,中原有其四。

    所以才会有“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说法。

    开封,“八大古都”之一,亦是八朝古都,古称汴州、汴梁、汴京。

    迄今已有4100余年的建城史和建都史,始于中华文明第一朝代夏,于距今千年的宋达到巅峰,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顺带一提,那会儿这里才是天下闻名的“东京”,日本的东京是后来的。

    虽然近现代的发展没有其他地方那么快,甚至有人戏称是“最没存在感的古都”,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里的文化底蕴依旧十分丰厚。

    台面上有多种多样的名胜古迹,人文景观,各类遗址。

    台面下也有着诸多古老的门派的祖庭。

    其中一支以“阴阳”为名,起初为道家的一支,后来独立出来,自成一家,曾在先秦时期的百家争鸣,绽放极为璀璨的光芒。

    巅峰时期,取代法家,成为中华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的国学。

    也曾组建规模浩荡的船队出海访仙,被无数航海者视为鼻祖。

    奈何秦朝短命,阴阳家的辉煌只持续了短短几十年便逐渐归于沉寂,待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阴阳家的消息越来越少。

    很多人认为他们没落消亡了,又或者重新被道家吸收。

    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老家伙知道,阴阳家从未消失,他们一直都在,只是藏得极深,极少过问世事而已。

    他们就像是那个短命却光耀千古的大秦,即使朝代更迭,只要文明不灭,影响力就不会消失。

    开封市西北有一处古老的遗址,距今有3000的历史,这里是“八朝古都”开封第二朝的都城所在,战国时期的魏国的国都——大梁。

    而在距离古都大梁遗址不足十公里的山区,有一处同样历史悠久的所在。

    历史与大梁相仿,却从未毁弃,也不为外人所知。

    这里从建立起,便被各种强大的阵法,障眼法保护,并随着光阴的流淌不断被后来人增添上新的防护。

    时至今日,这里已经是整个中华防护最严密的所在之一,超越秘境,几乎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小世界内,有山有水,山水相依。

    有亭台楼阁,珍禽异兽。

    更有能让物理学家怀疑人生的悬空浮石,倒悬瀑布。

    值得一提的是,小世界最核心的区域既不是豪华的宫殿,也不是守备森严的禁地,而是一处规模不大的学塾。

    左侧是兼具复古风韵与现代科技的教室,半开的窗棂中,有读书声琅琅。

    “人莫鉴于流潦而鉴于止水,以其清且静也……”

    “善游者溺,善骑者坠,各以所好,反自为祸……”

    “凡人之道,心欲小,志欲大;智欲圆,行欲方;能欲多,事欲少……”

    右侧是传统的演武场,半大的少年少女或是马步稳扎,或是走桩练拳,又或是习练武技法术,练到兴奋处还能听到带着些中二气息的自报招式名。

    “万叶飞花流!”

    “皇天后土!”

    “白露欺霜!”

    “上善若水!”

    居中有一间间静室,其中有身着单衣的年轻人打坐修行,也有相貌清癯的老者闭目沉思。

    一名身穿白衣,头戴面纱,看不清容貌女子沿着联结各个区域的廊道独自前行,她走得不快,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如同一个幽灵游荡在古老的小世界中。

    她走过保留着自然风光的山林之间,与飞鸟走兽为伴。

    她走过悬浮石阵,倒悬瀑布,却未有丝毫惊异。

    她走过重重阵法、结界、防护、迷踪,不起丝毫涟漪。

    她走过书香气与金戈铁马之气并重的学塾,在最后一间静室前停下脚步,伸出被白色袍袖遮住的手,扣动木门。

    “进。”

    门内,背靠在藤椅上的老者随意地回了一声,闭着眼睛,脑袋有节奏的摇晃,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扶手,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

    听到门扉开闭的声音也没在多意,继续闭着眼,哼声道。

    “有事?”

    “有事。”

    女子开口,声音有些凝涩,似乎很久不曾与人说话。

    老人摇头晃脑的动作顿住,猛地睁开双眼,愣愣地盯着眼前的白衣女子。

    接着以远超凡俗高手动态视力的速度起身立正,行现代早就不用的古礼。

    “见过太上长老。”

    “不必多礼,是我叨扰你的清修。”

    女人微微摇头,本就清雅的气态,越发清雅。

    仿佛从画中走出,仿佛是诗中人。

    北方有佳人,幽居在深谷。

    “哪有什么清修,偷懒听点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老人讪讪地把手伸向口袋和耳朵,取出放在其中的手机和耳机,恭敬地递了过去。

    “这也是一种修行。”

    女人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示意他放在一旁。

    “时代在变化,我们也要顺应时代做出改变。一心追求杀力,不惜残损自身的时代早已过去,修心修力治学习武,你做的很好,一直都很好。”

    “您太过奖了,我只是尽我所能,将阴阳之学传承下去。”略一犹豫,老人大着胆子问道,“请问,您这次来找我是……”

    “我要出去一趟,知会你一声。”

    听到这个回答,老人刚刚消去的惊愕再度浮现,在他的记忆中这位大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去过,更加清楚这位大人代表的分量。

    她离开秘境本身,就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可既然被她知会了,老人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大人要去哪里吗?京城那边……”

    “去东瀛。除了坐镇京城的那位,不要告诉任何人,嗯,如果在庐山之巅结庐的小姑娘上门闹事,可以告诉她实情。”

    “是。”

    老人不敢怠慢,那都是中华神秘界的泰山北斗。

    一位是单靠年龄就能压服几乎整个神秘界的大前辈,另一位是近现代最惊才绝艳的存在,只用了两百年就让一大堆老怪物惊叹自己活到狗身上去了,也只有他们才有资格让太上长老另眼相待。

    “对了,大人,说起日本……最近那边在举办年轻一代代表的选拔,韩国那边提议举办三国青少年交流会……”

    “是有这么回事,与我此次外出也有关联……我们的人有参加吗?”

    “没有,上代的‘五灵玄同’都超龄了,新一代的‘五灵玄同’还没有培养起来。”

    “未必。”

    “咦?您是说——”

    “不要多想,不用多问,到时候你会知道的……道家这次有人去吗?”

    “有,而且是领队。”

    “和那边说一下,对东瀛态度好一点,这次不是去找麻烦的。”

    “是。我还听说,这次韩国人不太安分,想要故技重施,争夺阴阳一道的源流。”

    “那样正好,转告大前辈,此事由我全权处理——还有没有问题?”

    “没有。”

    老人迅速摇头。开玩笑,太上长老出手,去青瓦台都行,何况是一个青少年交流会?

    不过,如果南棒子拿青少年做文章怎么办?太上长老不会是想自己伪装……记忆中她不是这样的人……虽然这样的确很解气,对付无耻的人就要用无耻的方法。

    思忖之间,小世界中地位与辈分都最高的太上长老已然离开静室,去往小世界北方的禁止闲人踏足的禁地。

    那里只有几间不起眼的木屋,女人在唯一一间上了锁的门前停下,似是在与门内诉说,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这就是你想让我看的吗?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