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五十五章 我关俊彦愿称你为最强!(2200加更)
    “智慧之神?”

    黄毛犬神一甩头,顺带甩了甩舌头。

    “玉章,我们有智慧之神吗?”

    “没有,不,等等。”玉章一手抱胸,一手托住下巴,“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单眼单足……获得睿智……智慧的象征……”

    “但这个怎么看都是个弱小的人类吧,也不是——”

    犬神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名为岩永琴子的女孩伸手敲了敲自己的一只眼珠,接着又拆下自己的一条腿,只用另一条腿站立。

    显然,那是现代科技造出的义眼和义肢。

    “哦哦,居然是真的啊。”犬神一边夸张惊叹着,一边想要凑过去。

    八神刹那身形一闪,拦住犬神去路。

    “死远点,恶心。又是伸舌头,又是滴口水,你是狗吗?”

    “没错哦,他就是犬妖。”

    岩永琴子落落大方,一点都没有被犬神吓到。

    “听说是一种古老的咒术。利用即将被饿死的狗的恨意与怨念,转化为杀人的诅咒力量,具体做法太过残忍,我就不说了——虽然你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啊。”

    “呼呼呼,你知道的很多啊,我开始相信你是智慧之神了。”犬神四肢着地,越发像狗。

    “因为我有不少犬妖朋友,住在月之宫殿的那位夫人可是很喜欢我呢。”岩永琴子一边说,一边扶着八神刹那的肩膀把义肢装回去。

    “月之宫殿。”

    玉章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犬神一挥手,将他召回身边,又道。

    “那么这位巫女小姐,你的来意是——?”

    “调停纷争。”重新站稳后的女孩手杖顿地,“从昨晚开始,就不停有妖怪来找我抱怨,有可怕的家伙在闹事,在到处搞破坏之类的,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一点呢?我应该有资格问这样的问题吧。”

    “你这个得到委员会和多位妖怪领主认可的特别专员要是没资格,也就没什么人有资格了。”

    八神刹那侧身,笑望岩永琴子,看得出来两女关系很不错。

    “我只是遵循传统,在收集‘畏’而已。”

    “畏”和“妖力”是妖怪的两大力量体系,分别对应二次元流行的“唯物”和“唯心”的概念。

    妖力属于唯物,这很好理解。和法力,灵力,魔力之类的一样,妖力质量越高,妖怪的力量就越强大。

    属于唯心的“畏”也不难理解。

    畏即畏惧,惧怕。

    按照日本的传统,妖怪诞生于人类的畏惧,所以才会是黑白分明且对立。

    妖怪之间的战斗也可以说是“畏”的比拼,只要能在“畏”上凌驾于对方,让对方感到害怕,就是自己的胜利。

    不过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心理战,意志战,因为妖怪能够让自己的畏具象化,形成最适合自己的招数,也就是必杀技。

    鞭之妖怪最后爆发的“怪异·八阵风壁”就是这样的招数,可惜没能让关某人感到害怕。

    而“畏”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时可以掠夺的,相比只能辛苦积攒的妖力,增强“畏”明显要有效率的多。

    这也是玉章一到东京就搞事情,大肆制造骚乱和破坏的原因。

    “连这都不能接受,看来关东的妖怪真是太堕落了,还是说你们已经沦为被人类豢养的家畜。”

    玉章的嘴角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讥笑。

    “你这家伙又知道什么?”

    雪女冰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头发飘飞,伴随着刺骨寒风。

    却又在下一个瞬间收敛,因为陆生握住了她的手。

    而这在玉章和犬神看来,更加坐实了先前的评价,表情越显轻蔑。

    关俊彦看不下去,正要开口,岩永琴子却比他更快一步:

    “好像是有这样的传统,虽然是很久之前的老古董,但就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xp,当s还当m,当攻还是当受,都是存在的,哪怕不为大众认可。”

    “……”一片静默。

    关某人的心中疯狂卧槽。

    这妞在干什么?当众开车?

    虽然比喻得也算形象,但你这个体型满嘴刘备是不是不太合适?

    亏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大小姐。

    两秒,只用了两秒钟的时间,就让现场的戏份瞬间往奇怪的方向发展。

    在这方面,我关俊彦愿称你为最强。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平时言行同样大胆的八神刹那,她不客气地揉了揉琴子脸颊:

    “师父不在,收敛一点。”

    “已经很收敛啦,不然就不会说,只会做。”

    琴子后退一步,摆脱八神刹那的魔掌,丝毫不介意周围越发诡异的目光。

    关俊彦都不敢想八神疾风和她一块的场景——生怕一个把持不住自己也加进去一起开车,让浮世绘町秒变秋名山。

    而两女的嘴上飙车还在继续。

    “做也没用,反正你长不大。”

    “呿,不就是两团脂肪堆积么。”

    “可我就是有堆积,你没有啊。”

    八神刹那使出绝招,波动冲脸攻击,岩永琴子被击沉。

    “够了。”一道雷光伴随着清冷的声音闪过,神乐澪出手。

    遭到暴力制裁,两位女司机顿时老实了,毕竟不能和正统媛巫女说这个,不然会有一大群老人跑来说教。

    八神刹那目不斜视,岩永琴子也恢复大小姐的状态。

    “我不会干涉他人的想法,但是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规则,希望玉章先生不要过多的破坏,否则你的敌人就不只是奴良组。

    给我听好,四国来的,别太小看人类,也别把关东的妖怪看扁了。

    不相信的话,现在就可以开战,我已经安排好了结界,可以尽情战斗。以智慧之神的名誉保证,同时与我等为敌,你没有任何胜算。”

    话音刚落,神乐澪和八神刹那已经配合地上前一步,各自进入战斗状态。

    关俊彦见状也拔出退魔刀,眼睛在犬神的身上来回打转,似乎是在考虑从哪里下刀比较合适。

    t4的三名成员动了真格的,犬神也终于感觉到了危险,他扭头看向玉章。

    后者也是满脸阴沉,拳头几度握紧,又几度放下,最终不甘地垂了下来:

    “忠告我记住了,调停者小姐,但我的方针不会改变,奴良组,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