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三十六章 卸甲
    金生水之花。

    这里的金生水不单是五行生克概念,同时也是一种独特的状态。

    所谓金生水,是指凝结在金表面的水滴,其纯度为99.9999%,是最纯净、最柔和的水,堪称水中之水。

    同时也是世间腐蚀性最强的液体,凌驾于所有的强酸乃至王水之上。

    就算是妖怪,碰到这种液体,也会被腐蚀溶解。

    这是关俊彦在阴阳道五行篇中看到的内容,当时就一个想法——虽然我读书不多,但我好歹是个选修物理化学的工科狗,我塔喵怎么不知道纯水这么猛的?

    你们这样整,不仅是牛顿的棺材板按不住,门捷列夫的棺材板也岌岌可危啊。

    可真当他遇到金生水的时候……曾经,我相信科学,现在我还是相信。

    一定是灵力的影响,一定是的。

    当然,是不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玩意腐蚀性这么强,肯定碰不得。

    关俊彦第一时间向后退去,拉开距离求稳一波。

    花开院龙二则开始向前迈进,一边掐着指诀,一边笑道:

    “游击战拖延时间么,贤明的判断,毕竟有着上次的经验。但你也应该知道,那是没用的,你已经陷入我的阴阳术包围中。”

    空中的金生水之花不断盛开,从左,从右,从上方,从下方——刚才的那一次落地生根不仅是为了显示威力,更是为了让金生水潜入地下,从敌人看不到的地方发起袭击。

    关俊彦只有一双眼睛,也只有一把刀,面对来自四面的攻击,难免有所疏漏,被金生水沾到。

    才拿到手几天的校服瞬间被溶出一个大洞,液体触碰到皮肤,让关俊彦露出异样的神情。

    “很痛吧,很难受吧。我懂啊,因为我也承受着相同的痛苦。”

    花开院龙二面色苍白,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忍耐着什么。

    “迄今为止,没有人能撑过三分钟,包括我在内。我不像柚罗那样有着出色的才能,对我而言要持续召唤出如此强大的式神的极限就是三分钟。

    换言之,如果你能承受住仰言的攻击三分钟就是你赢,不能的话就是我赢,很简单对吧。”

    “真有这么简单?”关俊彦不信。

    “就这么简单。”花开院龙二一本正经地点头,“不信的话,你也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择,拼个你死我活……你这是在干什么?”

    原来,在龙二放出豪言的时候,关俊彦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动作,他把校服上衣脱了,赤裸上身。

    “做个实验,没事,你继续——不是只有三分钟么,现在已经过去超过半分钟了,抓紧时间。”

    花开院龙二:“……”

    咱俩到底谁在开大?谁在挨打?

    虽然觉得关俊彦的反应有点不太对,但事到如今,也容不得龙二退缩。

    双手交叠,结出花开院家的独特手印。

    “接招吧,我此生最强的阴阳术·金生水之花!”

    所有水莲都被牵动,分批次,一波波朝着关俊彦涌去。

    关俊彦一动不动,不躲闪,甚至不挥刀格挡,就这么站在原地,任由具有强大腐蚀性的金生水之花击打在身上。

    在一旁观战的花开院柚罗和奴良陆生都看傻了。

    “店员先生!!!”

    龙二也有点愣,式神·仰言的破坏力他最清楚,关俊彦的做法无疑是找死。

    他是自暴自弃,彻底放弃了吗?

    表情不像啊。

    等等,金生水碰到的地方……

    关俊彦此时已经挨过一轮水莲攻击,大半个身体都湿透。

    正常来说,他应该浑身冒烟,皮穿肉烂,可现实是,他的皮肤完好无损,连个红点都没有,毫无被腐蚀溶解的迹象。

    无伤!

    完全木大!

    要不是现在地面还在被不断侵蚀,花开院龙二差点以为自己搞错了金生水的配比。

    配比没问题。

    与式神的联系也没问题。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百思不得其解的花开院龙二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到底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真的。”关俊彦一摊手,表情非常无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的金生水对我无用,也许是因为我的身体比较强,正好免疫你的攻击?”

    最早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是在龙二的第一轮金生水攻击,关俊彦没能完全防住,沾到一点。

    衣服被腐蚀的时候,关俊彦有点慌,已经打算必要时剜掉一块肉避免二次伤害,结果腐蚀到皮肤就停下来了。

    除了水珠沾身,没有任何感觉。

    瞄了眼血条,纹丝不动。

    再看状态栏,也是一切正常。

    手下留情?不像。

    幻术更不像,地形伤害可是真的。

    难道是被衣服给稀释缓冲了?

    为了验证,关俊彦特地用手背去蹭了点金生水,结果一模一样。

    不放心又用身体其他部位试了试,还是一样。

    基本可以确定是无效伤害。

    e…这下可以随便浪了。

    反正是无效伤害,随你打。

    脱衣服是因为校服没法免疫金生水,打坏了就穿不了了,一共就两套替换,买新的也不知道找谁——校服是开学前,神乐澪送来的。

    要不是有性别为女的花开院柚罗在,关某人能把裤子都脱了,就穿条内裤迎接龙二的攻击。

    “你是在愚弄我吗?”

    龙二真的有些愤怒了,对他来说,关俊彦的装无辜比恶言恶语开嘲讽更恶劣。

    “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关俊彦耸耸肩,“而且,用你的话说,是或者不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金生水之花对我无效,而战斗……还没有结束。”

    剑技开启,强袭,正面冲脸!

    花开院龙二猛一咬牙,脚步本能迈开!

    禹步!

    只是见过几次后,关俊彦对禹步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剑技一变。

    切落!

    关俊彦最熟练的剑技,出必建功!

    一刀毫无悬念地砍中花开院龙二的肩膀,直接将他砍翻在地。

    不过没有见血。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退魔刀弥弥切丸只斩妖魔不斩人,对人来说就是钝器,关俊彦用起来毫无顾忌,用力砍(干)就完事了。

    让你嘲讽我!

    让你说我是丧家之犬!

    让你拿原主的父母说事!

    让你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