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61章拉近的距离
    八神刹那笑了。

    没有嘲讽的意味,也不是安心,反而透着莫名其妙的灿烂。

    关俊彦怎么看怎么奇怪:“你笑什么?”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八神刹那眯起长长的眼角,又有了些狐狸的样子。

    关俊彦:“……”

    好在八神刹那的“搭档”没有笑,也没跟着来一句:“我也想起高兴的事情。”

    可能是经过萤草的治疗,状况有所好转,神乐澪用手支撑身体,勉强坐了起来,道:

    “不会受到牵连。相反,我们出了事,奈落的问题才更容易解决。”

    关俊彦捏了捏下巴,开始思考。

    后一句好理解。

    家族势力最大的优势是牵一发动全身,打了小的,来老的。

    神乐家大小姐,八神家唯一传人没了,神乐家的长辈,一人一忍宗的八神疾风肯定会动起来,奈落的结果只会比二十年前更惨。

    但这毕竟是关家的地盘,两人的行动又和关家家主有所关联。虽然关俊彦没有义务一定要救她们,但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讲理。

    有一种行为叫迁怒。

    而神乐澪见面动刀和八神刹那不由分说设计试探的做法,让关俊彦很难把她们的亲人长辈往好的地方想。

    毕竟孩子怎么样,很大程度要看家长和老师怎么教——前者并没有执业执照。

    但神乐澪和八神刹那这副样子……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神乐、八神两家都是明事理,有情义的好人,只有这俩不小心长歪了?

    考虑到有关浩二在侧,两人的态度又着实古怪,关俊彦没敢细问,转移话题道:“都伤成这样了,就别说话。浩二,还有其他治疗方法吗?”

    “这里没有。”关浩二摇头,“家里有神乐姐姐送来的‘四灵药’。”

    “那就回去吧。”关俊彦点点头,“还能支持吗?把她们带回去。”

    “没问题。”关浩二一拍胸口,“我本身的消耗不是特别大,不过纸鸢最多只能载两个人。”

    “这个好办,我骑机车,你坐后座。”

    “呃……兄长你有驾驶经验?”

    “没有。”

    穿越前后都没有,最多就是骑过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种花家的摩托牌照可比起汽车难搞多了。

    “不过没吃过狗肉,还没见过狗跑吗?”

    魔改版的种花家俗语,原话其实是猪肉,猪跑。

    但这年头,见过猪跑的真没吃过猪肉的多,只能魔改。

    虽然是直白地翻译,但日本人理解起来没有问题。

    八神刹那立刻抗议:“你说谁是狗?”

    “比喻,比喻懂吗?”关俊彦笑眯眯地答道,凸出一个轻描淡写,“如果有冒犯到八神小姐,还请见谅。”

    八神刹那哼了一声,表现出明显的不满。

    关俊彦又道:“别忙着生气,你也听到浩二说的,纸鸢只能载两个人,神乐小姐状态不好,你多照顾她一点。”

    “我状态也不好啊,你还这样对我。”八神刹那表示宝宝很委屈。

    “刹那。”

    神乐澪开口,虽然只是叫名字,却让八神刹那老实下来。

    “知道了,澪姐,我不是说你啊。你为了救我伤成这样,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我也知道不该对关俊彦这样,我只是……心里不太舒服。”

    神乐澪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背,又对关俊彦说道:“刹那只有她师父一个亲人,她师父的脾气比较古怪,在这方面有所欠缺,希望你不要介意——实在介意的话,我也只能努力拜托你不要介意。”

    听上去有点无奈,也有点强求,实际上很符合神乐澪的性格。

    率真,直来直去。

    认为该做的事,毫不犹豫地去做,并敢于为此承担风险和责任。

    初次见面时便试探,试探后又道歉赔偿。

    今晚也是如此,认可八神刹那的做法,所以帮她安排调虎离山事宜。

    觉得错了,立刻分道扬镳,去保护关浩二。

    因为和八神刹那有盟约,后者有难,毫不犹豫地去救援,不惜死战。

    这样的人或许不是特别讨人喜欢,但也很难让人讨厌。

    因为她很真实,只要她答应的事就会拼尽全力去完成。

    她今天可以为了八神刹那拼命,明天也可以为了关俊彦拼命。

    这就是神乐澪,和她的雷刀一样耿直的少女。

    这份耿直不由自主地影响到了身边的人,八神刹那是,关俊彦也是,对于彼此也多了几分宽容与理解。

    八神刹那理解了关俊彦的难处。

    关俊彦也觉得应该多给八神刹那一点宽容。

    只有师父一个亲人,说明八神刹那是孤儿,没有父母。

    虽然这不是开脱的借口,但不可否认的是,家庭上的缺失确实会让人同情,怜悯。

    想到这里,关俊彦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我也会努力不去介意。”

    “我不需要同情。”

    八神刹那原本放送的后背瞬间绷紧,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

    “八神小姐,兄长不是在同情你,我们和你一样。”关浩二面无表情地解释。

    关俊彦先是一愣,随即自嘲一笑。

    他现在同样是孤儿啊——无论是这具肉身,还是穿越者的灵魂。

    再也见不到,也是一种失去。

    八神刹那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如梦初醒。

    “对,对不起……”

    “不必道歉。”关俊彦摆手道,“同情是人之常情,虽然有时候确实很伤人。避免的话也很简单,努力去做好,做得比其他人更好,让他们羡慕你,仰视你,这样一来,就是你同情他们,不是他们同情你。”

    这大概是关俊彦和身边三人最大的差异,成年人的阅历和社会的打磨让他的心智更加成熟,看问题也更加透彻。

    虽然每到看透世俗的程度,有时候也免不了得意忘形,意气用事,但和这些未成年的少年少女比起来,还是要稳重靠谱很多。

    关浩二表情如常,显然是习惯了兄长的教导。

    神乐澪闭目微笑,似乎是彻底放下心来。

    八神刹那不由自主地握紧小拳头,眼中异彩连连。

    没有人说话,距离却在不知不觉中近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