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59章本德寺天秀
    矛尖与刀锋交互之处荡起一道平滑的波纹,如同一面圆形的镜子横在刀矛之间。

    又在下一个瞬间,被激荡的气劲绞成稀巴烂。

    随后,刀与矛交互错开,导引向各自的结果。

    切落也好,投矛也罢,都和雷霆一样,是瞬间爆发型攻击,胜负只在瞬间分出。

    如果单纯比较投矛和切落的胜负,是关俊彦败了。

    切落没能完美地将投矛击落,只是让它偏移轨道,从少年的侧腹划过,不仅刺破了衣服,还带走了一片血肉。

    但从逃命的角度上说,关俊彦无疑是成功的。

    肚子上的伤只伤到脂肪,不是致命伤,对于战斗力的影响不大。

    更重要的是,关俊彦成功将投矛上的力量转化为上升的推力,让青鹭火飞行的速度更快。

    这才是切落的核心要义。

    把敌人的攻击挡开只是第一步,最大程度削弱攻击的影响,甚至反过来利用敌人的攻击打击敌人才是关键。

    做不到这点,便不是真正的切落,只是单纯地格挡。

    这样的一刀,也让奈落后续的攻击落了空,它本来是想以这秘藏的绝招破坏关俊彦在飞行中的平衡,没想到不仅没能成功,还让他跑得更快。

    这个时候,就算再出一次投矛,意义也不大。

    距离越远,投掷类攻击的破坏力就越弱,关俊彦切落起来也会更加容易,只会为他增添助力。

    而在两人隔空交锋的这段时间里,没有受到干扰的纸鸢也成功带着八神刹那和神乐澪远离,比关俊彦跑得还要远一点。

    来不及了。

    奈落将手中的将出而未出的黑暗投矛用力刺入地面,恨恨地骂了一句。

    “该死的封印,到现在还在阻挠我,如果我能自由活动——”

    关浩二先前的分析应验了,奈落并未完全脱困,活动范围只局限于三头山的山顶。

    深呼吸几次,奈落的身体被血肉缓缓托起,被关俊彦和神乐澪切下的部分也在血肉的运送下重新聚拢,一阵蠕动之后,奈落的人形恢复如初。

    稍稍活动筋骨,奈落重新拔出黑暗投矛,指向身后某处。

    “——为什么放任他们离开,为什么什么都没做?”

    投矛所指之处空无一人,也无声音回答。

    奈落姿势不变,语气稍有缓和:“这次我确定,他们没回来,直接下了山。”

    “这样啊,那就不要吓我。”

    空气之中起涟漪,一个穿着花衣服,脑门光亮,脖子上挂着奇型坠饰的青年男人走了出来。

    男人给人的感觉很怪,明明站在眼前,却好似远在天边,嘴上虽然说着吓人,脸上却笑嘻嘻的。

    “怎么说,我也帮了你不少忙,没有我,你还需要几年才能像这样活动。”

    “我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这只是一场交易。”奈落表情淡漠。

    “是交易没错。”男人点头,“我已经做到了我承诺过的一切,你所说的这件事是不在交易的范畴内。”

    “交易中同样也没有规定,我们需要友好相处。就算不能杀你,让你吃苦头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奈落手指律动,带动投矛缓缓旋转。

    “你赢了。”男人举起双手,“我回答你的问题——我没有把握。我的战斗能力很一般,不是关俊彦的对手。我所擅长的只有幻术,但只靠幻术是不够的,我派去袭击关家的人全死了,连本德寺都被关家占领。所以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不会暴露我的存在,否则有可能会引起关俊彦的警觉,再也没有机会复仇。”

    “我答应过要帮你复仇。”奈落眯起眼睛,显然是不满意这个回答。

    “但从结果上说,你今夜是失败的。”光头男人一片平静,“错估了局势。明明可以先集中力量杀死关浩二,却因为神乐巫女的存在,想要借用神刀打破结界,结果引来了关俊彦和八神刹那。虽然依靠我的幻术,成功给八神刹那设下陷阱,但还是低估了关俊彦——这一点不全是你的责任,我也没有想到,关俊彦会用这种方式把人救走。”

    “你是害怕了。”奈落终于松开手,黑暗投矛缓缓散去,“一点风险都不敢承担。”

    “是啊,我害怕,很害怕。”男人很坦率地承认了,“那可是杀了我大哥的人啊——从小一直让我仰视的大哥,本德寺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传人,最有可能达到祖师天海高度的天才,就这么死了,被关俊彦那个恶魔用拳头打死了,打得全身的骨头都碎了!而那个恶魔呢,除了没了式神,居然只受了点皮外伤,你说,有这样的仇人,我该不该怕?”

    说到最后,男人咬牙切齿,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

    “该。”奈落发出一声叹息。

    那种强大到让人无计可施的绝望,他也曾经体会过一次。在几百年前,那个手持桃木弓的巫女,射出“破魔之箭”的一刻。

    “我想复仇,又不想白白送死,所以我只能等,等最合适的机会。”

    “我明白了。关于战斗能力——”

    “那种拙劣的改造就不要说了。”光头男人打断了奈落的话,“在关俊彦面前毫无用处,还会影响理智,沦为没有脑子的怪物。”

    “这样说真的好吗?”奈落呵呵呵呵地笑了起来,“那都是你那位兄长的同门。”

    “一群废物而已。”光头男人面容转冷,眼中闪过明显的嫌弃,“大哥把他们保护得太好了,除了愿天师叔和他的弟子还有点血性,其他人都是一群软蛋,草包!他们能安稳是因为大哥,现在该他们为大哥献出生命了。”

    “全部吗?”

    “全部!”

    听到这个回答,奈落笑得更加大声:“很好,我就是喜欢你这种不把人当人的态度,你不应该是人类,而是我的同类。有这样的心态,就算融合我的血肉也不会失去理智,用我的存在本身保证。”

    “别拿那种量产货色糊弄我。”光头男人哼了一声。

    “放心,一定是最高级的分体。好不容易有个同类,我不想你这么轻易死掉——一起对这个世界复仇吧,本德寺天秀。”

    奈落朝着光头男人伸出手,手中有一颗黑色的心脏,跳动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