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30章诸君,我喜欢战争
    关俊彦需要承认,他看犬金鬼万次郎是越来越顺眼了。

    不单是因为他说话好听,也不只是因为他能揣测出关俊彦的用意,不去过分脑补,最关键的是他的办事能力真的很强,比前两个优点加起来都强。

    关家的人分为两种,战斗员和非战斗员。

    战斗员不用说,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出征。

    非战斗员自然不能带上,也不好留在家里,避免敌人失心疯搞玉石俱焚,需要另找地方安置。

    这个地方就是犬金鬼万次郎安排的,包含接送、联络在内全部安排妥当,不需要关俊彦操心。

    同样是在这段时间里,犬金组的人分小队,分批次集结,通过不同的方式,沿着不同线路朝着本德寺附近移动。

    当关俊彦询问状况时,他直接打开手机,通过定位软件展示犬金组的人员动向。

    看着总人数超过百人的极道成员,从六个方向包围本德寺附近街区的时候,关俊彦彻底心服口服。

    犬金鬼万次郎这是用实际行动给关俊彦上了一课,什么叫做现代化指挥。

    而关俊彦也终于明白了系统五围中,统率这一数值的真正含义。

    犬金鬼万次郎,统率高达75,是关俊彦见过的人中统率数值最高的,放在古代绝对是将帅之才。

    尤其是这一手远距离如臂使指的遥控指挥,凯申公见了一定非常喜欢。

    毕竟凯申公自己也是一位微操达人,只是被时代和技术局限,操作和实施的延迟太大,这才经常会有各种滑稽的操作,可见网速好有多么重要。

    在这样的帅才面前,关俊彦感觉到了压力。

    关家的所有战斗员已经整装待发,就等着他下令。

    在下令之前,惯例地要说上两句,誓师也好,出征宣言也罢,哪怕算上关俊彦本人在内人数才堪堪突破个位数。

    问题是这种事关俊彦从来就没干过,一点经验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嘛。

    难不成效法张麻子,就说一句“出发”?

    但看着眼前这一双双期待的眼神,关俊彦觉得这么做不合适。

    而战前动员……关俊彦就记得一篇,以“诸君,我喜欢战争——”为开头的哪个二次元经典,但也只能记得一小部分。

    只能魔改了。

    “诸君,我喜欢战争!”

    “不管以前的我是什么态度,有着怎样的想法,现在的我就是喜欢战争,必须喜欢战争。”

    “通过战争,我为父母报了仇。通过战争,我让我们的家族重新站稳了脚跟。接下来,也要通过战争,从敌人那里夺回曾经属于我们的东西,连本带利加倍偿还!”

    “自从一年前的那一天起,我关家就一直活在本德寺的阴影之下,一直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那种滋味好受吗?回答我,大声地回答我!”

    “不好受!”关浩二第一个响应。

    “不好受!”随后是丹羽中邦,再往后所有人都发出同样的呼喊。

    关俊彦抬起双手,压了压声浪:“还有人想继续过那种日子吗?”

    “不想!”整齐划一地回答。

    “很好。”

    关俊彦满意地点点头。

    “那么,为了守护好不容易夺回来的安稳,不让敌人的阴影再度笼罩在我们的上空,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战斗,战斗,继续战斗。”

    “不用担心,不管发生什么,我,关俊彦都会与你们一起。我能在那样的状况中杀死妖僧,就能带你们继续胜利下去。”

    关俊彦振臂高呼。

    “愿随我者,就做好觉悟跟着我吧!我坚信——吾等前方,绝无敌手!”

    全员振臂响应:“吾等前方,绝无敌手!吾等前方,绝无敌手!吾等前方,绝无敌手!”

    “出发!”手臂挥落,关俊彦当先迈步,走出关家大门。

    这也是他第一次走出关家。

    门外,已有车队在等候。

    统一的牌子,日本本土品牌,丰本。

    统一的颜色,都是黑的,这也是极道所钟爱的颜色,不分地域,不分国家。

    司机也是统一的装束,黑西装,戴墨镜。

    显然,这些都是犬金组的人。

    犬金组长走到关俊彦身边,伸手作请状。

    关俊彦点点头:“组长费心了。”

    犬金鬼万次郎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又是一次两人之间的“默契”。

    关俊彦先起了个头,说既然向正史编纂委员会提交了申请,就把排场搞得大一点,最好闹得整个奥多摩町皆知,把消息传出去。

    既能威慑本德寺,也能彰显关家的实力和决心。

    虚张声势,这是昨天定下的方针,关俊彦一直都没忘。

    虽然已经在神乐澪那里小小秀了一波,但你不能指望神乐澪去宣扬自己失败的经历。

    要把声势张扬出去,只能靠关家自己。

    于是,犬金鬼万次郎就搞了这么一出。

    整齐的车队招摇过市,配合极道清场的效果,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而且并没有在普通人面前使用超凡手段,也可以避免引起骚乱,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因为要提振士气,聚拢人心,关俊彦没有按照常规的要人出巡,先导车开道的规则,而是自己坐进第一辆车。

    关浩二肯定是和关俊彦一起,方便对应各种突发状况。

    等所有人都登车后,车队缓缓出发。

    如果有人从空中观察,就能发现,整个奥多摩町中有七条黑线,朝着同一个方向汇聚。

    那是奥多摩町有名的大岳山,本德寺就坐落于此。

    其中六条聚集与山前,最后一条则是绕到了山后。

    这是因为在在日本,寺和院的概念其实是分开的。

    寺是真正礼佛的场所,香客上香拜佛都在这里。

    本德寺和关家一样拥有超过百年的历史,虽然算不上什么著名的大寺,在本地也有不小的名气,香客络绎不绝,犬金组上百名成员要清——请出去的也就是这些人,以包场的名义。

    院是修佛的场所,僧侣修行,俗客留宿或者大人物隐居,是本德寺僧众真正意义的大本营,也是关家的目的所在。

    车队在后院门前停下,关浩二第一个下车,抬头望了眼院门,少年开口道:“兄长,门是关着的。”

    “没关系。”关俊彦淡定地走下车,“敲门就好了。”

    关浩然哦了一声,走上前去,伸手欲敲。

    关俊彦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回来,没人让你这么敲。”

    “那要怎么敲?”

    关俊彦第一次觉得原主让关浩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阴阳术的方针是错的,连恶客登门的套路都不懂。

    随意瞥了眼门边的石墩子,关俊彦有了主意。

    “这样!”

    飞起一脚,石墩被踢得旋转飞起,正中院门中央,发出巨大的声响。

    看哥这一脚,霸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