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不做阴阳师了 > 第21章一脚
    这又是游戏和现实的不同点。

    游戏里是上帝视角,参加战斗的人数也是已知的,一目了然。

    现实却没有这种待遇,视野只是自己的视野,有多少敌人,敌人在哪里只能靠自己去寻找。

    好在其他的显示项目被很好地保留下来。

    比如血条,比如敌我识别。

    我方血条统一蓝框,敌方血条统一红框。

    虽然没有捕捉到敌人的身形,但视野中突然冒出个红框血条,答案不言自明。

    有敌人!

    关俊彦本能地张开嘴,想要示警,却又在下一个瞬间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因为红框血条离丹玉中邦很近,近到如果敌人选择鱼死网破,暴起发难,关俊彦不敢保证自己能把人给救下来。

    不要忘了,他目前所拥有的战斗经验全部都是理论,没有真正参加过一场战斗。

    事关人命,不能拿来赌。

    最稳妥的做法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现,先靠近,离得越近,救人的把握就越大。

    最好能够坚持到自己成功和丹羽中邦汇合,悄悄地把消息传过去,等所有人都做好准备后,再一举发难,把这个一直隐藏到最后,很有可能是最强的敌人一举解决掉。

    事情紧急,容不得关俊彦多等。

    立刻就行动!

    定了定神,关俊彦保持平时的步调朝着丹羽中邦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中邦叔,大家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

    丹羽中邦刚一开口,突然身体一颤,后颈的汗毛根根直立,用最快速度抓紧放在一旁的长枪,大喝一声。

    “什么人!”

    与此同时,关俊彦发出一阵牙酸的声响。

    卧槽——这次终于没能忍住,没有什么比这个没文化的发语词更能表达关俊彦的心情。

    虽然已经想到可能不会那么顺利,但没想到才开了个头就失败了。

    我的演技有那么差吗?

    还是说这位藏得最深的刺客眼光太毒?

    不管是哪一种,关俊彦要做的事都没有改变。

    救人,最快速度救人。

    循着灌输到大脑的经验,关俊彦第一时间使用刀剑系技能——强袭!

    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技能,在游戏里随便找个剑术道场都能学到,属于基础中的基础,除了判定强就没优点。

    但对于现在的关俊彦,这已经是他最快,最具有爆发力的移动方式。

    在高达70的武力加成下,关俊彦的如同一头发了狂的野牛,以惊人的声势冲向丹羽中邦。

    和他比起来,前鬼和后鬼的冲阵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没办法,谁让这招是强袭,不是盗贼的疾跑。

    都强行袭击了,也就没必要搞隐秘机动那一套。

    一边冲,一边大吼。

    “有刺客,保护中邦叔!”

    这一声吼也有讲究,用上了技能“大喝”。

    游戏效果为:消除对手身上的辅助效果——好吧,其实没什么人真会用,无刀取墙角苟命磨血流才是最强的。

    听上去像是胡扯般的技能,实际上真的存在。

    日本比武中从来不乏武人用声音壮大自己的威势,还给这种方式起了好听的名字,比如气合,气声。

    也有流派剑走偏锋,追求用言语扰乱敌人的心神,算是日本垃圾话的源流之一。

    虽然不确定真的用出来会有什么效果,但到了这个时候,关俊彦也顾不得那么多,能消除固然好,消除不了能造成一点点影响也是好的。

    结果没有技能描述得那么神奇,却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关俊彦能够清楚地看见,血条的下方多出一道浅淡的人影,虽然很模糊,却不再像先前那般一点痕迹都看不见。

    只要能够捕捉到痕迹,其他人就能做出应对。

    丹羽中邦一式横枪,护住要害,他的两名弟子则是挺枪直刺,左右合击。

    可能是因为潜行被破,刺客的动作多少有些狼狈,匆匆忙忙的一个翻滚躲开刺击,没想到正好翻滚到关俊彦的脚下。

    后者想都没想,一脚踹了出去。

    游戏转现实就这点好,招式自定义,想怎么变就怎么变。

    不一定非要拿刀砍不可,用脚踹也一样。

    关俊彦对于自己的力气还是很自信的,没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是关家第一。

    配上强袭技能的冲击力,一脚下去可想而知。

    关俊彦能够听到明显地喀嚓声,估计被踢出了骨折。

    好不容易止住去势,低头一看。

    此刻已经被踢到墙边,正扶着墙壁挣扎着站起。

    因为刚才的那一脚,他隐藏已经完全消失,关俊彦也终于看清了刺客的真面目——因为此人只是穿了一身夜行衣,却没有蒙面。

    光头。

    又见光头。

    肥头大耳,满身横肉的样子很难想象这货居然不是个肉盾,而是搞潜行的刺客——被雪女冻住的武僧都没你这么壮!

    难道是走无双流,写作刺客,读作狂战士的康师傅传人?

    看你捂着胸口,嘴角溢血的样子不太像啊。

    “关俊彦,你,你竟然——”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丹羽中邦开口,脸上带着毫不掩饰地诧异:“本德寺愿天?怎么是你?”

    怨天?你咋不叫尤人呢?至少听上去好听点——这种中文谐音梗,日本人不懂,只能算是一直在日译中的关俊彦的自娱自乐。

    当然,关俊彦没有因为这个耽误正事,一边绷紧身体缓步接近,一边通过系统浏览此人的信息。

    本德寺愿天,本德寺资历最老的僧人,天净的左膀右臂。

    明白了,敌方的丹羽中邦。

    兵对兵,将对将,王对王。

    四人组对六人组,天净对原主。

    丹羽中邦有这么个宿敌也在情理之中。

    “为什么不能是我?只允许关俊彦杀死我们本德寺的住持,不允许我们报仇?”

    本德寺愿天没有看丹羽中邦,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靠近的关俊彦,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可以,当然可以。”

    关俊彦面上从容,右手却悄无声息地抵住藏在袖中的护身刀·樱。

    “但天净都死在我手上,你凭什么觉得能复仇成功,而不是送死?”

    本德寺愿天咬牙切齿:“那只是时运不济,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我就能成功了。”

    关俊彦闻言暗暗点头,确实只差一点,如果不是自己有系统相助正好看破他的隐藏,又有技能“大喝”辅助。

    不过既然是纠缠多年的宿敌,丹羽中邦没理由吃这么大的亏。

    这其中一定有关家不知道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