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617章 一半的族产
    说到一半,姑祖母的脸色开始一点点的泛黄。

    她定定的看了眼傅十一。

    像是要看穿傅十一的心思般,好一会儿才把目光挪开。

    她努力的提起丹田的一丝真元,随着口中的咒语响起,一个墨绿色的扳指从她体内漂了出来,施法完毕后,姑祖母脸色有开始变成了蜡黄色:

    “十一!”

    姑祖母忽的一把拉住傅十一。

    手劲之大。

    完全不像是将死之人该有的力道:

    “十一,你冯表姐自小便没有为灵石滋扰过,也因为我们宠着她,因此让她养成了大手大脚的坏习惯,如今冯家嫡系一脉,就剩下她一人。”

    姑祖母眼神一暗:

    “我一死,嫡系一脉的财产便全由她继承。这几个月,我在冯家趁着自己还有一口气,把能收罗的属于你冯表姐的财产,我全部收在了这扳指里。”

    “这里头,占了冯家二分之一的财产。”

    姑祖母摩挲了一下墨绿色扳指。

    郑重的递到了傅十一手上:

    “十一,你替我好好保管,待你冯表姐需要的时候,再拿给她,扳指空间财物清单,一式三份,你表姐手上有一张,你这里一张,最后一张在第三人手上。“

    傅十一感觉这扳指有点烫手。

    这可是三分之一的冯家财物!

    冯家在境州扎根了数千年,光是灵田便有近千亩,别说是二分之一了,就算是十分之一,这笔财物也想当惊人了。

    “十一,不是姑祖母信不过你,我是怕时间久了,你冯表姐被有心人挑唆,从而坏了你们姐妹的感情,你可明白?”

    如此庞大的资产,姑祖母能够托付给自己,这便是莫大的信任了,傅十一又岂会多想,再说了,就算是姑祖母有什么小心思,那也是人之常情。

    她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忙不迭地的点头:

    “姑祖母,你放心,我会帮冯表姐好好保管的。”

    “嗯!好孩子。”

    姑祖母见傅十一目光清明,心头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下来。

    她拍了拍傅十一的手心:

    “这笔财物,虽说是你冯表姐的,可如今她嫁给了你大哥,那便是你们一家子的,里面的财物,凡是你可以打开的,都可以挪用,在姑祖母心中,你和你冯表姐是一样的。”

    “那怎么行.......”

    傅十一当即便拒绝了。

    姑祖母此时的精神头已经不济,她摇了摇头,不想再说,声音已经变得虚弱起来:“十一,把你冯表姐叫进来,我还有几句话交待她。”

    “是!”

    傅十一见姑祖母应该是拖延不了多久了,忙起身,刚站起,手便被拉住了,她忙回头:“姑祖母,你可还有什么交待的?”

    “小心柳婉贞那女人!”

    姑祖母的眼睛在这一刻,亮得吓人:

    “那女人之前为了家族执行家族任务,能够数十年如一日的与你十三叔扮做恩爱夫妻,是个能屈能伸的,如今她为了自家前程,又不惜与家族彻底断绝关系,更是个心狠凉薄的,你十三叔降不住她!”

    傅十一惊了一下。

    在她印象里,柳婉贞一直都是个贤妻良母的温柔形象,姑祖母所说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说,她忙点了点头,与八伯发送了讯息后,房门啪的一声打了开来,已哭成泪人的冯表姐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跟在身后的八伯端着一碗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火云鸡拌面:

    姑祖母扫了眼那火云鸡拌面。

    脸上闪过一丝回忆的笑容:

    “以前族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我记得小的时候,每年就盼着过年,不为别的,就为能吃上一顿好的,其中,这火云鸡拌面每次都是压轴上桌的,每次过年啊,大哥总...........”

    姑祖母说到一半,脸色更不好了,停了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可已经无力倚靠在床背上了,由冯表姐扶着,重现躺倒在床,她向还端着火云鸡拌面的八伯道:

    “小八,我和宸宸说几句。”

    “是,姑姑。”

    八伯应了一声,转身把房门关上,并把房里的阵法开启。床上的姑祖母见此,和缓的吐出口气,才看向眼睛已经哭得红肿的冯表姐:

    “好孩子!”

    “接下来我说的这几句话,你务必要切记在心里。”

    “祖母!”

    冯表姐冯宸宸好不容易止住的泪,一开腔,霎时又溃堤成河。

    姑祖母剩下的力气已经睁不开眼,可话语却还是很清晰:“宸宸,我去之后,你便设法去莽州找你表妹十一,傅家的人,你记住了,就听你表妹一人的话就行,此外,你要答应我三件事,第一.............”

    傅十一在八伯开门后,趁着人少,便闪身返回了天坑,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便听到雁阳小院前面传来悲恸的哀哭声,与此同时,闫阳木场东城祠堂“铛铛铛”接连传出了十二声丧钟。

    “姑祖母!”

    傅十一的眼泪刷的一下便掉了下来。

    即使早有准备,可失去亲人的悲痛,却没有因此减少半分。

    她抬眸看向天空,嘴里喃喃道:

    “姑祖母,希望你下一世,能够自由自在,不再用为家族儿孙劳碌,就过你自己想要的人生!”

    ———————

    两个月后。

    西河坊市。

    南阳王府接管坊市不久,便从滦州迁了四条三阶上品灵脉安置在坊市,如今的坊市已经大变样,四条灵脉分局在东南西北,耸立的四座山峰上,只余下东峰山,其余三座全都建成了修士洞府,租赁出去。

    东山峰峰顶是南阳王府别苑。

    半山腰处却建了三座传送阵,其中一座联通南荒坊市,一座联通南阳王府管辖的万山坊市,最后一座却是直接与大周朝的莽州联通。

    前面两座,传送一次,费用虽贵,却只需四百灵石,而想要传送到莽州,那却翻了一倍不止,直接要一千三百灵石,而且还要凑够十二个人,这传送阵才会开启,故而守在此传送阵的修士,显然一年到头的很是清闲,然而看守这里的修士修为却不低,已然是筑基九层,出身南阳王府,是南阳王的第一百零九任妾室。

    “咦?莽州竟然有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