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578章 五年
    随着男子的话音,渺渺茶香团团将傅十一围住,刚清醒过来的她,意识霎时开始变得混沌,识海世界漆黑一片,只余下一缕光线,在最后一丝光线消失之际,她在心田快速的呼唤“小空,小空。”

    男子见傅十一神色痛苦,可却始终咬牙撑着不开口,不由得差异得挑了挑眉:

    “区区筑基五层修士,精神力竟然比一般的筑基圆满还要强上一丝,在这下界,还真罕见。”

    男子食指一弹。

    一个星光从他指尖弹射而出,向着傅十一的脑门飞去,萦绕着傅十一转了一圈,霎时傅十一挣扎的脸色平静了下来:

    “说,七窍玲珑叶你是从何处得来?”

    “从我.....我家。”

    “你家?哪里?!”

    男子脸色闪现激动之色。

    目光灼灼的盯着傅十一。

    “一五一十的,给我细细道来。”

    “我......三十六年前,我奉命下山看守古崖居灵田.......在白蚁山上,我们发现了蜈蚣蚁........七窍玲珑叶就是从蜈蚣蚁巢穴中寻到的。”

    “哼!撒谎!!!”

    男童闻言气鼓鼓的从树上跳了下来:

    看似已经无意识的傅十一眼皮浅浅的动了一下,在完全陷入昏迷时,识海空间的古树,那枚已经七成熟的果实陡然动了一下,霎时一股芬芳传递过来,让即将陷入昏迷的傅十一重新恢复了理智,然而,听到男童的话语,她暗道不妙,想不到这男童这么厉害,可回头想想,自己说得也没错,古叶是她栽培了那根枯枝长出来的,也不算是撒谎,故而,有点紧张得心神历时放缓,同时控制自己的呼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无任何异常。

    当然。

    她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若是对方施展搜魂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第一时间启动穿梭之门,离开此地。

    “主人,她撒谎!”

    男童觉得自己被骗了,很是伤心:“在黑市时,她跟我说,是在禁地盆地中寻到的,她撒谎!!”

    男子没有说话,伸手又把男童丢到了树上,又问了傅十一几个关于七窍玲珑叶的问题,见问不出什么后,手一挥,霎时星光敛去,傅十一的头重重的垂了下去,约莫几个呼吸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随即想到什么,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神情:

    “大人,您对我使用了催眠术?!!!”

    “不错。”

    男子把傅十一的那枚古叶符篆给傅十一弹了回去:

    “此间事了,你可以离开了,不过,你回去后,不要忘了给你家族的人传句话,叫他们从现在起,不要动白蚁山的一分一毫,五年后,我会亲自前往你们锦州古崖居!!”

    傅十一眼皮一跳。

    对方看来是想要一探白蚁山。

    那古崖居的秘密岂不是会暴露出来。

    心神急转。

    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到别的推辞,只能之后再做打算,她扫了眼手中的七窍玲珑叶,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大人,你可否给我解惑,这七窍玲珑叶究竟是何物?”

    男子拿起茶杯浅浅的尝了口茶,漫不经心道:“依你如今的修为,有些事,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另外,有句话,我得嘱咐你,你这七窍玲珑叶以后最后还是不要示于人前,下次认出古叶之人,不一定会给你留活口!”

    为何?!

    傅十一心一突,张嘴还想细问,可见对方已经低头喝茶,显然不想再说,只能道了句谢,便匆匆离开了,飞了不远,便看到傅志宏等人在一处季丛林中,看到傅十一出现,一个个御剑,眨眼便到了,上上下下打量了眼傅十一,见她没有受伤,皆松了口气,同时好奇道:

    “十一,四安使大人找你何事?”

    “也没啥事。”

    傅十一想到四安使的警告,这七窍玲珑叶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然而得知四安使五年后要到他们古崖居去,傅志宏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在古崖居,最大的秘密便是能够返回他们傅家祖地的穿梭古镜。

    这些年。

    三爷爷即使吞服了延寿果,对于穿梭古镜的阵法研究有了一定的进展,可是想要完全研究透彻却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更别说修复之法了,故而五年时间,他们不可能能够通过穿梭古镜,返回祖地。

    “四安使造访一事,到时候我返回锦州,再和长老们商议商议。”

    此时。

    蘭夷司那边,现场也清理的差不多了,一直关注傅家这边情形的温管事,见傅十一全须全尾的返回来,眼睛微微一眯,这位新上任的四安使,他知之甚少,可傅家却得了大人的青睐,看来这傅家也是不简单:

    “五魁,我记得傅家有一位族人新加入了我们蘭夷司是不是?”

    “是!”

    五魁却是有印象的:

    “当时因为对方是变异单灵根,故而在蘭夷司风传了一阵时日,我记得,好像是叫......叫麻姑来自,只不过......好像死在了这次金地盆地狩猎当中,”

    “哦?!”

    温管事眼珠一转,交待了几句手下好生运送伤员回去,便催动宝船向傅十一等人飞来,远远的,他便朗声笑道:

    “傅里长,此次剿灭鲨龙,真是多亏了你们一家相助!!”

    正在议事的傅家人,见温管事热情的迎了上来,便齐齐的收了声,傅十一上前,说了几句客套话后,温管事话锋一转,道:

    “傅里长,你与四安使大人相熟?”

    这位大人,上任三年了,可温管事见到他的机会屈指可数。却这大人神迷得很,他知之甚少,见对方唯独召见了资质平平的傅十一,想着他们之间应该存在什么关系才对,温管事一脸期盼的看向傅十一。

    傅十一笑而不语。

    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温管事表情一僵,打了个哈哈,想了想,开口道:“傅里长,是这样,你们麻姑呢之前是在我们蘭夷司任职的,如今身死,且你们在这场绞杀鲨龙的战役中,也算是立了功,故而今年雨花乡唯一的推选进入蘭夷司的名额,我便做主,留给你们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