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486章 人外有人
    八伯从灵桃树下出来,先一步十三叔到了韵雅苑。

    待十三叔进来说明来意时。

    八伯慢悠悠道:

    “十三,你是说你怕自己筑基不成功,故而想要兑换两枚筑基丹?”

    “是。”

    十三叔不敢与八伯对视,慌忙把头垂了下去。

    八伯冷哼了一声。

    陡然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暴怒道:“十三,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以你的资质和多年的积累,一枚筑基丹加上凝髓丹便足以筑基,你莫不是想要从族里诓骗出一枚到黑市里赚差价,嗯?!!”

    十三叔愣了一下。

    霎时吓得直接便跪了下去:

    “八伯,冤枉啊,你给侄儿一百个胆儿,侄儿也不敢去做那牺牲族里利益,丰盈自家钱袋的事情呀,八伯,侄儿,对傅氏一族,可是一片丹心呀!!”

    十三叔当即就要扯开胸膛。

    八伯见差不多了,继续虎着一张脸道:“臭小子,谅你也不管,那为何要两枚筑基丹,还不给我从实招来。”

    十三叔有点为难,可在八伯怒瞪下,还是很快就缴械投降了,他如实道:“是婉儿说,她说族里来了那么多人兑换筑基丹,想必没有什么剩余,为了昊儿以后着想,便让我多兑换一颗出来,攒着以后让昊儿筑基,天地良心,八伯,侄儿可从未有过把筑基丹拿到黑市卖的念头呀!”

    八伯眼睛一眯:“哦,如此说来,你们夫妇俩筹备了三万贡献点了?”

    八伯可是清楚的记得。

    十三叔在秘境中,除了拐了一个白练回来,可是什么也没有上缴,就连他进秘境的那两千贡献点,后来也是拿了白练的灵石还给柳家的。

    十三叔一穷二白的,

    白练对他再好。

    也不可能免费的给他拿出三万灵石。

    白练也只不过是筑基修士,三万灵石,这已经是一笔庞大的数目了。

    十三叔羞愧道:“我只有一万三千灵石,刚好够自己用,另外一枚筑基丹的费用却是婉贞典卖了自己的嫁妆筹备起来的,她说她的东西原本就准备留着昊儿的,所以.........”

    八伯闻言,诧异的挑了挑眉,转念一想,突然笑了起来道:“难得婉贞有这份心,既然如此,那你便让昊儿过来,让他签订一份契约,此筑基丹除了他之外,不能转给任何人,包括柳婉贞!”

    十三叔没有多想,他正害怕自己被误会呢,闻言点头如捣蒜,拿出传讯灵符,快速的给在秦竹林的昊儿发送信息。

    半个时辰后。

    昊儿十九弟便行色匆匆的跨入了韵雅苑。

    进到大厅,当即便给八伯跪了下去,并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八爷爷,那筑基丹,昊儿不能要,母亲的病,看似好了,可却是治标不治本,这筑基丹本就是母亲变卖自己嫁妆所得,作为儿子的,怎能贪墨,而且这还是我母亲的救命丹药,八爷爷,还请把这枚筑基丹归还给我母亲!!”

    十三叔怕八伯误会自己无情,急忙解释道:“八伯,我也劝过婉贞了,可她一意孤行,我实在.....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开的这个口,如今您老人家也知道了,还请您劝劝她,婉贞她性子烈得很,只说我不答应,就自尽在我面前,我........哎..........”

    父子二人话毕。

    院外便响起了馨儿的惊慌失色的喊叫声。

    听声儿。

    似是带病赶过来想要阻拦十九弟的柳婉贞体弱心急晕了过去。

    十九弟第一时间便飞奔了出去,十三叔刚挪步,八伯便把他叫住了:“你把婉贞抬进来,你大伯二伯精通医术,一会就能让她缓过来。”

    “是!”

    十三叔又惊又喜,大伯和二伯素来神秘,他却不知两位老人家还精通医术,把脸色蜡黄的柳婉贞抬近大厅后,八伯便扬手让十三叔退出去:

    “你大伯、二伯医治之时,不喜他人在旁。”

    十三叔爽快的应了下来,十九弟有些犹豫,十三叔拉着他往外走。侯在大厅外的馨儿见此,快速的扫了眼孤零零躺在木板上的柳婉贞,就要上前跟十九弟说些什么,陡然感觉到自己身后有道冷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待人都走完后。

    八伯开启阵法,看也不看躺在木板上的柳婉贞,淡淡道:“看戏的都散了,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老夫忙得很,可没空陪你唱戏。”

    话音未落。

    柳婉贞的眼珠在眼皮下动了。

    随即嘤咛一声醒转了过来。

    不待她开口,八伯便面无表情道:“你煞费苦心演这出戏,无非便是想要这枚筑基丹,放心,你既然嫁到我们傅家,我们傅家便会一视同仁,你签了这份灵魂契约,这枚筑基丹便是你的了。”

    八伯显然早有准备。

    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张闪着神秘黑光的卷轴递了过去。

    柳婉贞咬了一下下嘴唇。

    无声的接了过去。

    她就知道,族长把她派到辛夷岭那样的僻壤之地,想必一开始就对她存了戒心,故而大半个月前,她才借机和柳家解除了关系,可这显然不够的,她想要得到族里的信任,想要拿到筑基丹,肯定要受到一定的束缚。

    为了规避。

    她本想着等自家汉子把两枚筑基丹兑换回来后,过些时日,再不经意的把原委透露给自家孩儿,昊儿自小便孝顺得很,自然会把筑基丹给她的,如此一来,她便能没有任何束缚顺利筑基了。

    哪想到。

    千算万算。

    还是算不了傅家这些老狐狸。

    柳婉贞打开卷轴,快速的浏览着,越看到后面,脸色则越发苍白,紧要的下嘴唇甚至渗出了鲜血,看完之后,她微微一闭目,重新睁开眼时,脸上便是再恭顺不过的笑脸,向八伯福了一礼:

    “以后婉儿可就是彻彻底底是傅氏一族的人了,八伯,,还请您老多多关照。”

    半个时辰后。

    八伯看了眼已经变成红色的卷轴,满意一笑,卷起来后放入木匣子中,请大伯二伯层层封印后,便放入了储物袋中。

    柳婉贞夫妇闭关筑基后。

    适合筑基的。

    也就只剩下十六哥了。

    可十六哥却扬言自己研究三阶酒曲正是关键时刻,一时半会还出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