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248章 消失
    入夜子时。

    傅十一施展了个隐身术,便偷偷的潜到了后院天坑,天坑不远处便是闭关的石室,如今里头三娘、十六哥及六姐都在里头闭关,故而傅十一不得不更加小心。她人刚出现,在她身后一道熟悉的气息便扑了上来。

    来人自然是父亲无疑。

    傅十一抛出莲邬法器飞船,启动后,便带着傅志宏一起往天坑之下降落。

    法器在启动之时,有一道灵光闪过,随即才敛去不见,而天坑不远处的石室之门也嘎吱一声徐徐开启,一脸狐疑的六姐从里头走了出来。

    她到了天坑边缘,低声喃喃道:

    “这下面究竟藏了什么?!”

    六姐往下看了许久,随后又重新回到了石室,将石门关闭。

    天坑之下。

    傅十一带着傅志宏,熟门熟路的路过村口的那两排黄杨树,入眼便是一片茂密翠绿的灵桑树,傅志宏看到这几百亩的灵桑树,还是有点震撼。

    待来到神庙门口时。

    傅志宏更是谨慎的拿出了飞剑横在身前。

    三伯笑盈盈的从里面迎了出来:

    “族长,好久不久!你筑基成功那么大的喜事,我都没机会给你好好贺一贺,里面请,里面请!”

    傅志宏即使已经从傅十一那里得知。

    三伯已经等同筑基期。

    不过当亲眼所见之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待进了庙,看到那凤凰神像时,瞳孔猛的一缩,随即快速的把自己的异样掩去,转而和三伯唠起家常来。

    半盏茶过去后。

    傅志宏说明了来意,三伯便点了点头道:“既然族长你们已经决定,那我便把药注意的事项嘱咐给你们。”

    “第一,这血祭的血灵狐数量不多,四只一阶,二只二阶,一只三阶。”

    三阶实力已经与筑基期相同了。

    傅十一没想到这血祭之物竟然还要那么高的等阶。

    长冥河本就在血色禁地边缘,若是只靠她和父亲,没有遇到外敌的话,还好说,可若有个突发情况,那就不妙了。

    三伯继续往下道:

    “第二点,那口传送棺木把你们送到长冥河后,我需要十天的时间来恢复巫力,所以这棺木再次出现在长冥河时,便是十天之后,传送棺木一旦出现,不管你们遇到什么,都必须踏入棺木返回,不然会有不可预测的厄运诞生。这一点你们一定要谨记!”

    傅十一忙点头。

    关乎自家性命之事,她想不记住都不行!

    傅志宏除了一开始的震惊外,此时却一脸平静,他待三伯把其余几点都交待完后,才道:

    “三哥,那你开启这传送棺木,对你自身可会有什么损坏?”

    三伯没想到傅志宏会这么问,愣了一下后,颇为感激道:

    “嗨,能有什么损害,不过会虚弱一段时间罢了。”

    三伯转头虔诚的看向凤凰神像。

    笑眯眯道:

    “只有凤凰神庙一直在,我就算是受了再大的伤也能慢慢痊愈,你们不必担心。不过,这开启仪式却需要一些时间准备,你们回去休息五天后,在同一时间下来即可。”

    把诸事商讨完后。

    三伯便带着傅志宏参观了一遍蚕室,因为三伯要忙于准备传送棺木开启仪式,傅十一便让他先去忙,自己带着傅志宏往神庙后院走去。

    “父亲,前边那处浅滩的六亩灵桑树,便是二阶上品的,在它身后,便是结界迷雾。”

    傅志宏一边听着傅十一的介绍,一边往前。

    路过扎在灵桑树四周的稻草人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傅十一见此,解释道:“这近百个稻草人是几年前,三伯扎下的,当时这里有群稻娃子经常到灵桑树玩耍来着。”

    说起来也奇怪。

    三伯说自去年开始。

    那群稻孩子就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像他们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样,三伯翻遍了整个废墟村庄也不见它们藏到哪儿去。

    奇怪的是。

    每当入夜,三伯却总能听到稻孩子的嬉笑玩闹声。

    但是从神庙出来后,却又什么都没发现。

    傅十一见傅志宏神色慢慢变得凝重起来,心里咯噔了一下:“父亲,可是这些稻草人有什么不妥?”

    傅志宏静静的看了好一会儿那些稻草人。

    随后又摇了摇头道:

    “并没有什么不妥,只不过我总觉得这些稻草人有些诡异?”

    诡异?

    傅十一愣了一下,她用神识扫描了一遍自己身前的稻草人,只是稻草绑扎成,再套上衣服帽子,她并没有察觉到异常。

    “走吧,可能是我自己的错觉。我们还是去你说的那个迷雾结界看一看吧。”

    傅志宏原本想着拆开一个稻草人来研究研究。

    不过抬头看了眼那血月。

    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迷雾结界一如傅十一上次所看到的一样,傅志宏站在原地研究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头绪,眼见时辰不早了,便叫上傅十一,两人一起从废墟村庄返回了天坑。

    傅志宏目送傅十一回了雁阳小院。

    忍不住叹了口气。

    长冥河凶险,若是有其余人选择,他自然不希望十一前去冒险,说起来,十一从小到大,他似乎都没有为她真正做过什么。

    他这个父亲显然是失责的。

    傅志宏抬头看了眼慢慢降下去的圆月,嘴里喃喃道:“婉儿,你千万不要怪我。”

    ........

    为了长冥河之行。

    傅十一修整了两日,第三日时,六姐和十六哥竟然双双出关。

    “十六哥,你可真行啊这次,说是不突破到练气九层不出来,就不出来,哎,只是可惜了,今年的年夜饭可是比以往丰盛得很。”

    傅十一见十六哥已经突破到练气九层,由衷的为他高兴。

    十六哥一出关,就拉着傅十一往厨房里头钻,愣是让傅十一把年夜饭给他补上,如今族里也不缺这几道菜,难得父亲也在古崖居,傅十一便乐呵呵的与十六哥有说有笑的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宴。

    吃过晚宴后。

    十六哥心心念念着他的灵酒,丢筷就要往地下室去,却被傅志宏叫住了,叫他到韵雅苑会客厅一趟。十六哥有点茫然的看向傅十一,族长可从来没有私下召见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