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229章 遗迹
    三娘这次闭关甚久。

    入秋了也还没从断骨崖的石室中出来。

    倒是废墟宫殿的的那棵焱晶柿子树的果子成熟了。

    入夜后,傅十一施展了个隐身术,开启阵法后,借助青藤之力,从天坑的石壁跃到废墟宫殿的入口,一晃数年,宫殿这颗焱晶柿子树,叶子已经从翠绿变成了黄色,枝头上挂着一个个红红的拇指大小的焱晶柿子。

    远远看过去。

    就是一只只透明的红灯笼。

    微风吹过,迷人的果香瞬时扑鼻而来。

    傅十一仰头数了一下,发现竟然有九十六枚果子之多,这算是大丰收了。她把准备好的木匣子一个个摆放在地,随即两手掐诀,一道道灵力裹着一枚枚焱晶柿子从枝头上摘下,一一封印在木匣子。

    晋级到练气六层后,

    她发现除了法力更为雄浑外,神识的控制也因为常年炼丹的缘故,更加凝练了,换做平时,摘下满树的果子,她要花费大半个时辰,可如今也只不过一盏茶时间不到。

    “这焱晶柿子可是好东西。”

    她修炼的《玄女心经》是木火二系功法,焱晶柿子是火属性灵果,与她来说是刚刚好,傅十一把木匣子收进储物袋后,从里面挑了一颗看起来最为圆满通透的,轻轻的咬破果子的表皮,用力一吸。

    果肉瞬时被吸了个干净。

    只余下一层薄薄的外皮

    “嗯~,甜甜的,但是不腻,好吃!”

    傅十一仔细品尝了一会儿,下一瞬,果肉进入腹中后,变化为一股精纯的火灵力,傅十一眼睛一亮,立马盘膝打坐,运起功法,三大周天,九个小周天后,才堪堪把这股火灵力炼化。

    傅十一感受丹田内法力又雄厚了几分。

    不由得啧啧称奇道:

    “上古灵物果真不简单,只是一枚小小的灵果,就抵得过我数月的苦修,若是能再服用十来枚,自己只怕就能成功跻身到练气七层了。”

    今年她的修炼速度可谓是突飞猛进。

    当然是得益于在灵眼之树处吸收了大量的初蒙之气。

    傅十一从地上起身,拍了拍衣袖,又往前看了几眼宫殿的那处石墙,小声嘀咕道:“也不知道三爷爷、四爷爷把那古阵法研究得怎样了?”

    她记得上次父亲说。

    年前应该能够攻破。

    如今已是入秋,时间上也差不离了。

    傅十一摸着黑从天坑上来,睡了个回笼觉,并给父亲发了传讯符,焱晶柿子已经成熟采摘了,过了不到三天,她正查看那十亩红髓米时,父亲却突然到了古雅居。

    傅十一见他行色匆匆,不由得担忧道:

    “父亲,可是族里出了什么事?”

    傅志宏摇了摇头。

    让傅十一跟着他进了韵雅苑,开启了隔绝阵法后,脸上才露出喜色,他眼睛闪闪发亮,看着傅十一道:

    “废墟宫殿的古阵法,你三爷爷和四爷爷已经琢磨清楚了。”

    “那么快!”

    傅十一声量因为兴奋不自觉的拔高了许多,激动的两手微颤,那可是上古遗迹,就算里面只余下一两样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天大的喜事了。

    “父亲,那我们啥时候动身?”

    “今晚,你一会回去好好休整,到时候,我和你,还有你三爷爷及四爷爷,四人一起前往。”傅志宏说到这里,犹豫了片刻,继续道:

    “若是我们所猜不错,里面应该就隐藏着第六代家主要寻找的东西!”

    第六代家主当初选择举族迁移到越国锦州这个灵力匮乏之地。

    显然是另有目的。

    傅十一很想问问第六大家主要寻找的究竟是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以她如今的实力,知道的太多对她对家族,都不是好事。

    傅十一爽快的应了一声,便回房了。

    两更天后。

    她施展了个隐身术,准时的来到了天坑,夜里起了雾,月亮潜入乌云,所见度并不高,不过傅十一一出现,早一刻到达的傅志宏便发现了,他无声无息的来到傅十一身边。

    傅十一敏锐的身子一闪,悄声道:

    “父亲?”

    对方并没有露出身子,只是闪过三下亮光。

    傅十一见此,放下心来,果然筑基修士和炼气期就不一样,尽管她神识比练气圆满的修士还要强大,但是与筑基修士却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

    确认身份后。

    傅十一把莲邬飞行法器拿了出来。

    法器上有隐形禁制。

    比起傅志宏驾驭飞剑要方便许多。

    废墟宫殿在天坑之下近百米,不过莲邬飞行速度极快,两人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落到了地面,傅十一把莲邬法器收进储物袋后,听到动静的三爷爷从废墟宫殿的那面石墙转了出来。

    “三伯。”

    傅志宏上前行了一礼。

    傅十一紧随其后。

    三爷爷扫了眼傅十一,点了点头,招手道:“跟我来,阵法还有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便能开启。”

    三爷爷在傅十一父女进来后,手中的阵旗一晃。

    一道白茫茫的雾气闪过,将那堵石墙重新遮掩住。

    废墟宫殿。

    在当初被发现后,傅十一和八伯等人就已经把它清扫了一遍,内里什么都没有,可此时里面却安插了无数的阵旗阵盘,傅十一扫了眼,发现阵旗由于阵盘的方位颇为玄妙,但是一时半会,她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三爷爷把一面阵旗交给傅志宏:

    “一会阵法开启,会有异象显露,我和你四伯腾不出手,志宏,你利用现在的时间,把这阵旗祭炼了,一会配合我,将异象掩盖下去。”

    “是。”

    傅志宏拿过阵旗,扫了眼上面铭刻的祭炼之法,便盘膝打坐开始祭炼,对于筑基期来说,这种普通的阵旗花不了多少时间,对若是换作傅十一,至少也需要数天的功夫。

    这便是筑基期与炼气期的区别。

    别人都有事要忙。

    只余傅十一还不知道自己在此处任务中担任什么角色:

    “三爷爷,您看,我能做些什么?”

    向广场走去的三爷爷身子顿了一下。

    转过身来。

    笑着安抚道:“你不用紧张,等到阵法开启之后,自会有你出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