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138章 家族底蕴
    碧水港富人区的一栋别墅,二楼的主人房门窗紧闭,一瓶倾斜的煤气瓶倒在地上的两个碎掉的玻璃杯旁,一名瘫软在门前的女子食指抽动了一下,随后身子嗖的一下站了起来。

    “粉色纱窗、琉璃梳妆镜......煤气罐.....这不是公元2020前的文物吗?.”

    “难道.....”

    “难道我周七七穿越到了100年前,末世开启前的21世纪?”

    周七七低头扫了眼身体,胸前急速起伏的两只大白兔印证了她的猜测,这具奥妙的身躯绝不属于一出生就饥不果腹的她。

    她,周七七真的穿越了!

    “咳儿......咳儿”

    周七七急忙捂住口鼻,快速的关掉煤气,可房门却怎么使劲都打不开,周七七皱眉:“房门被人从外面反锁,显然原主并不是自杀的。”

    看来这末世前的社会也并不是一派祥和。周七七咳嗽着拉开窗帘。

    “嘭!”

    一趴在窗棂上的男子重重的砸落在地,吓得周七七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还有一个人?”

    “他们是什么关系?”

    “情侣?兄妹?”

    周七七只接收了这具身体,可脑海里却没有半分原主的记忆。

    “是谁要杀掉他们?”

    周七七扫了眼窗棂、木门上带血的划痕,随后蹲在碎掉的玻璃杯前,沾了点地上还没挥发掉的水迹尝了尝:

    “这水有极强的催眠效用。”

    也就是说她和这个男人是被人下了药,既然他们都已经昏迷,为何杀人凶手还要费劲的把煤气从一楼搬到二楼,直接一刀砍了他们不是更方便。

    “除非......”

    “除非凶手想要营造他们是自杀,而不是他杀。”

    周七七悚然一惊,快速的挪动那张琉璃梳妆镜死死的顶住那扇大门。

    “既然凶手要营造自杀,那么他一定还会回来收拾现场,地上的安眠药水及反锁的大门,并不是凶手留下的罪证。”

    “而是......凶手根本就还没有离开!!”

    周七七快速的扫了眼房间,她要抢在凶手进来前,找到应对的办法,而药剂学无疑是她最拿手的。

    制作药剂,是她出生在第二次末世之灾爆发后,没有异能,没有开启宫门,却还能磕磕碰碰活到成年的依赖。

    周七七搜遍了整个房间,不一会儿桌面就摆满了一堆的瓶瓶罐罐,所幸这原主是个调香爱好者。

    “齐水草、木子花、紫柳粉、流桑水.....可以配制一副......一副”

    “怎么回事?我的头......我的头怎么突然这么晕?”

    周七七晃了晃晕厥的脑袋,可是迷糊感更强,肚脐眼里一股燥热迅速的窜了上来,周七七急忙重重的咬了一下舌尖。

    剧烈的痛感让周七七获得短暂的清醒,其鼻翼动了动:

    “情迷香!”

    周七七豁然撩开对着窗户的床单,只见一枝粉色木香在窗外吹进来的风力加持下,已经燃至三分之二。

    周七七气得差点又晕厥了过去。

    怪不得她总感觉空气中有股怪怪的味道。

    之前她一直以为是屋子煤气没散的缘故,加上刚穿越过来,灵魂还没完与这副身子完美融合,又有躲在暗处的杀人凶手窥视的危机,致使她一时没有察觉。

    周七七弯腰正要掐熄这情迷香,突然一股炙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上。

    “嗯~~”

    不能言说的爽*感令周七七的身体发出了,足以令无数男人沉沦的销*魂声,而潜伏在周七七身体各个细胞里的情迷香,瞬间爆发开来。

    “躺......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竟然还没死!”

    周七七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刚转过弯来,瞬间对上一双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神。

    “少爷?!”

    一个激烈、热情、霸道的吻深深的含住了周七七的那两片湿润的嘴唇,也把她心底的最后防线彻底击溃。

    “啊~~~”

    伴随着一道底底的痛呼声,雪白的床单瞬时被那滩鲜血染成了一朵魅惑的牡丹花。

    ......

    “砰砰砰”

    “九少爷,九少爷你快开门,家主有令让所有外出历练子弟立马返回!”

    周七七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一道道急促的敲门声,随后是破门而入的声音,当其睁开眼时,只看到一黑色的影子扛着床上的男子快速离去的一道残影。

    那朵盛开在雪白床单上的血色牡丹花让周七七瞬时清醒过来。

    “那男人究竟是谁?”

    “为何他的眼神和少爷的如此相似?”

    周七七想到一种可能,可随后又快速的掐断,那个人不可能是少爷。

    “铛铛铛”

    墙上的挂钟响了七下,晚上七点了!!

    周七七瞳孔瞬时放大,豁然转向窗外,此时窗外一片明亮,高高挂起的太阳和她初次醒来时一模一样。

    只不过太阳的颜色由金黄变成了血色!

    据史记,公元2020年12月12日下午三点整,从地狱而来的恶灵,召示着第一次末世之灾降临人间。

    “不好”

    周七七挣扎着从床上爬起,在她睡过去的时候,末世已经开始了两个小时,此时的人间早已沦为地狱。

    现在没有时间让她周七七去悼念她前世今生的处*女之夜,她必须在恶灵上门前,保证自己有自保的能力。

    “嘶”

    周七七把那朵血色牡丹剪下,丢进接了半池水的洗漱盆,洒上玖姿粉,随后把床单剪成了一条条,首尾相接。

    此时那半池水已经变成了猩红色,周七七赶紧把床单条子丢进去。

    在末世,对付恶灵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加了玖姿粉的处*女之血。

    周七七刚用浸泡后的淡红色的床单条子把窗户封成八卦阵,楼梯间便响起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糟糕”

    “有东西上来了。”

    周七七发现自己已经来不及封印大门。

    其紧紧的盯着已被踢成四分五裂的木门,一双老年鞋首先映入眼帘,周七七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反身迅速的躲进了房子右侧的卫生间,“嘭”的一声把门紧紧的关上,随后用洗漱台死死的顶住大门。

    “呼呼呼”

    “这具身体太娇弱了。”

    周七七喘着粗气,迅速的把手中的床单条子打成一个活套。

    “哒哒”的脚步声在卫生间外停了下来,周七七紧紧的攥住手中的床单套子,极力控制自己微抖的身躯不发出任何的声响。

    “咚咚”

    “小姐,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西红柿蛋面,可香了,快点出来趁热吃了。”

    两下敲门声后,传进来的是一道和蔼的中老年妇女的声音。躲在里面的周七七听到西红柿蛋面时,就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这的确是她的最爱,记得她第一次吃是十八岁那年,少爷用了一滴珍贵的恶灵之泪换来的。

    可门外的老妇又怎会知道?

    周七七立马警惕起来,侧头把耳朵贴在门上。突地,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仿若穿透了那扇木门,直抵周七七心底:

    “周七七,我就知道你在里面。”

    周七七吓得“呼呼”的连喘了两口大气,脚步连退,一刻也不敢多待在门前。

    显然,外面的这老妇已经被恶灵附身了。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果然,下一刻外面就响起了急促的拍门声,随后是歇斯底里的叫喊声:

    “开门呀,我知道你在里面不出声,平时你不是最喜欢对我呼来喝去的吗?现在怎么变缩头乌龟了?!”

    “贱人!”

    “我儿子对你掏心掏肺,对你比对我这个做娘的好上千万倍,你不懂得珍惜不说,还接二连三的去勾搭野男人,最后竟还绝情的抛弃了我家哲文!”

    “贱人!贱人!!贱人!!!”

    大门拍击的声音一道比一道来得急来得狠,周七七听得心惊肉跳。

    若按照寻常老妇,绝对没有如此大的力气。

    这是恶灵附身后的力量加持。

    同时被附身的人原有的怨念也会被恶灵无限的放大,直至把他们的理智摧毁,变成只知道报复的行尸走肉。

    “咚!”

    大门似是被一重物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连靠在门对面的周七七也被震了震,所幸这木门依然坚固异常,让周七七松了口气。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不但木门坚不可摧,就连一个卫生间也比寻常人家的卧室大,而且还布置了一扇落地窗。

    落地窗!

    原本正感慨着的周七七,突地像受了惊吓般跳了起来:

    “妈耶,这原主太能折腾了,卫生间干嘛还弄扇落地窗呀。”

    周七七赶紧把手中的床单条子把那道落地窗以八卦图的形状封了起来,同时立着耳朵听着木门外面的动静。

    “外面没声了?”

    周七七刚把窗户封了个五分之四,撞门声便截然而止,其慌得赶紧加快手中的动作。

    “哒哒哒”

    消失在门外的脚步声又从楼下传了上来,正绑着最后一个结的周七七透过窗帘,看到一个影子如蜘蛛一样,眨眼间便从一楼爬了上来。

    瞬时,周七七便对上了一双猩红的眼睛:

    “啊~”

    周七七吓得往后倒在了地上。

    虽然她活在末世第二次爆发时期,但是打从她有记忆起,就在少爷的城堡里为少爷配制各种药剂。

    外面的世界,她从未去过。

    “嘎嘎嘎”

    趴在窗外的影子,看到倒在地上的猎物,显然很开心:

    “周七七,你逃不掉的!”

    周七七忐忑的把藏在背后的那条床单套子攥紧,虽说加了玖姿粉的处*女之血可以对付恶灵,但这都是她听少爷说的,具体功效如何,她从未实践过。

    “咔,嚓”

    落地窗眨眼间便整面碎掉,随后窗帘后的影子猛地扎了进来!

    “吖吖吖~!”

    一道道凄厉的尖叫响彻半空,撞在床单八卦阵上的影子此时“吱吱吱”的冒着黑烟,五官夸张的扭曲着。

    趁他病要他命。

    周七七正要把藏在后面的床单套抛出,那老妇却“嘭”的一声砸下了楼底。

    “糟糕”

    周七七掀开窗帘,看到摔在楼底下的老妇,四肢抽搐了几下,随后嗖的一下又站了起来,其抬头时刚好对上周七七的眼睛:

    “贱人!!我一定要把你...活生生...撕成碎片!”

    老妇以怪异的姿势快速的往别墅正门而去,显然她打算重返房间,正面攻破周七七的防线。

    “怎么办?”

    周七七感觉自己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传说恶灵就算是异能者也不敢轻易招惹,唯有神父才是它们的克星。

    周七七看了眼颜色褪去大半的八卦阵,心里更加慌乱。

    “不能慌,不能慌。”

    周七七强迫自己闭上双眼:

    “少爷说过,越是危机关头,越要冷静观察周遭一切,把所有能利用的东西发挥出它们最大的效用。”

    周七七在心底把少爷的这句嘱咐重复了三遍后,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攥着两只小粉拳,开始打量起这个卫生间。

    浴池、洗漱台、浴袍、挂钟。

    挂钟的吊坠是?

    周七七眼睛一亮,搬过小凳,快速的把挂钟下的吊坠拽了下来:

    “铜钱!”

    周七七左右翻看一遍,露出满意之色,随后嘴一张,把铜钱扔了进去。

    “哒哒哒”

    脚步声再次响起,似乎还间夹着重物拖地的声音,周七七左手攥着床单套子,右手拎着板凳,紧紧的盯着木门。

    显然,决一死战的时候到了!

    “滋滋滋”

    一道刺耳的电锯声响起,伴随着老妇快速的喃喃不停的咒骂声,木门很快“嘭”的一下便被钻出了一个大孔。

    周七七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把床单套子藏在身后,一步、一步的向木门挪近。

    一秒

    两秒

    三秒

    当木门被钻出一头颅大小的大孔后,周七七看准时机,“嘭”的一下把手中的凳子用尽全力甩了出去。

    “嗷~~”

    “贱人!”

    一声惨叫响起,周七七的行为显然激怒了恶灵。

    周七七透过大孔,看到老妇把手中的电锯甩掉,两手趴着木门大孔的两边,把头直接就伸了进来。

    说时迟那时快。

    周七七在老妇把头往里探时,拿着床单套子的双手便开始蓄力,等老妇把整颗头探进来时,那加了玖姿粉的处*女之血便牢牢的套住了老妇的头颅,更是迅速的把活结拉死。

    “啊啊啊~”

    老妇身上开始冒起一缕缕的黑烟,其凄厉的尖叫声让近在身前的周七七感觉一阵阵的头晕目眩。

    “小姐,我是李婶啊,是照顾了你十年的李婶啊”此刻,老妇的神情变得慈祥起来,声音也恢复了正常:

    “小姐,你勒得我好痛啊~”

    ://8/51_51857/599725329.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