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068章 神秘少女
    傅十一谢过老伯后,从对方手里接过纸人时,却发现老伯的拇指与食指皆破了个洞,可那深可见骨的伤口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只是嗤嗤嗤的冒着黑烟。

    这究竟怎么回事?

    傅十一左眼皮连跳了几下,心中惊骇不已,可表面却没有显露分毫,还一路上跟老伯拉着家常,把十六哥从后院背回左厢房,路过那敞开的大厅时,其无意瞥见那烧纸钱的火盆前的矮凳上,竟然放置着一对小巧的绣花鞋。

    “呼呼!”

    确定门窗紧闭后,傅十一才敢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里处处透着诡异,还不如野外扎营呢。

    看来等十六哥醒来后,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傅十一索性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就在十六哥的榻前打坐,过了半个时辰,十六哥才悠悠醒转过来。

    “呜.....我的头怎么这么痛.......咦,十一,你怎么跑到我房间来了,哎呀,我的嘴怎么这么臭?!”

    十六哥哈了两口气,使劲闻了闻,险些又被晕过去。

    “十一,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傅十一把他被食婴鬼上身一事简略说了,不过却省去了其吃猪食那部分:“若不是柳老伯及时出手,恐怕十六哥你的影子就被那鬼怪吃掉了。”

    没了影子的人,自然也就成了鬼。

    十六哥听得两眼直发光,随后又气愤不已,因为在这个院子,明明是他修为最高,可那恶鬼却选了他,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十六哥放了几句狠话,又依言在纸人上咬破手指写上自己的性命和生辰八字,等把纸人扔到院外时,其瞬时觉得自己身子暖和了不少。

    “十一,下次你再灌我喝符水时,记得加点幻玉蜂蜜,那符水也太臭了。”

    傅十一与十六哥正并肩回房,闻言脚下一踉跄,差点摔了一跤,其压抑着嘴角的笑意,应了声好。同时心里在想:

    若是十六哥知道其实他喝的并不是符水,而是馊了的猪食时,不知会否改掉馋嘴的毛病。

    两人回房后,十六哥坚持要傅十一睡床上,自己打地铺,傅十一拗不过他,便依言躺下了,不过一刻钟,其便听到十六哥平稳的呼吸声。

    睡得还真香!

    傅十一无奈一笑。

    或是受了十六哥的影响,傅十一竟然也不知不觉睡了一会,等她醒来时,已是卯时,窗外正传来轻轻的对话声:

    “如眉,记住爹爹的话,今天这个日子,谁来你也不要开门。”

    “爹爹放心,女儿都记下了,你一个人去赶集,记得注意安全,早去早回,不要太晚了。”

    傅十一原本想要叫醒十六哥,一起和柳老伯上路,可想起他那诡异的伤口,权衡一番,还是打算独自上路为好。

    傅十一推开房门时,柳家父女已经不在庭院。

    “奇怪,怎么到了白天,这雾比晚上的还要大?”

    傅十一嘀咕了一声,被夹带着湿气的晨风一吹,顿时觉得凉飕飕的,其用神识扫了一下,发现周围的可见度两米不到,顿感不妙。

    这地方还是早走为妙。

    傅十一回房把十六哥叫醒,拎着包袱,到了正房门前,敲了三下,房内却无人应声,傅十一皱了皱眉,索性站在门外直接道:

    “柳姑娘,烦请您转告一下柳伯父,我们兄妹急着赶路,便先行告辞了,救命之恩,来日再报!”

    傅十一静听了一会儿,见房里依然没有声音传来,便打算离开,他们刚转过身来,客厅的香炉上,三根香柱却无火自燃。

    同样的香同时点燃,却是两短一长。

    傅十一心中一凛,一直没有动静的正房,却传出一道温婉好听的声音:

    “人忌三长两短,香忌两短一长,两位客人,刚刚你们这一卦可是大凶之兆,此门你们出不得。”

    “柳姑娘,此话何意?”

    自从昨晚见识了柳老伯的手段后,傅十一便隐隐有所猜测,或许对方就是柳老伯口中的九大阴阳家族之一。

    对方的话,自然不会无的放矢。

    “看在你们好心帮过我父亲的份上,我就再提醒你们一句,正月半,乃阴阳村的百鬼夜行日。是走是留,都是你们的选择。”

    百鬼夜行日?!

    傅十一和思十六哥心中凛然。

    他们究竟来到了一个什么鬼地方?

    就在他们惊疑不定时,突地院门响起了敲门声。

    “叩——叩叩!”

    “叩叩——叩!”

    一短两长,顿了一下,柳姑娘的房中便又响起了敲门声,像是回应,不过却是两长一短。傅十一和十六哥见气氛有些诡异,便没有多言,只是静静的待在院子里。

    “嘎吱”

    房门开启,一身着青衣的女子从房里走了出来,其戴着一高顶宽檐笠帽,在帽檐一周蒙了两层薄薄的面纱。

    想必这就是柳老伯的女儿柳如眉了。

    柳如眉也没和他们打招呼,出了房门,便直接进了右厢房,出来后手里便多了一只红脸白衣的纸扎人。

    只见柳如眉手指一翻,夹着一道黄符,嘴里念念有词,而后黄符就燃了起来,紧接着那纸人也跟着“轰”的一下燃了起来,等纸人烧成灰后,一阵阴风刮过。

    原本烧纸人的地儿出现了一叠黄铜麻纸。

    正是做百事时,用铁凿子在麻纸上凿出一个个铜钱样子的纸钱。

    显然,对方刚才在跟鬼魂打交道。

    “咕咚!”

    一旁的十六哥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

    傅十一也觉得有点渗人。

    柳如眉把地上的黄铜麻纸捡了起来,傅十一这时才看清其手臂,却见那纤细雪白的手指上却长着几十厘米长的绿色长毛。

    傅十一差点惊呼出声:

    这.......这柳如眉究竟是人是鬼,亦或者两者都不是?

    傅十一使劲拉着十六哥,想着还是先回房再说,此时院外却再次响起了敲门声。

    “嘭嘭嘭!”

    “嘭嘭嘭!!”

    不像是上次有节奏的敲门,而是粗鲁无礼得很。随即一道尖利的怪笑声从院外传来:“柳姑娘,我正给我儿缝补衣服呢,不想针头却断了,你家的针线麻烦借我一用。”

    这是活人?

    傅十一看向柳如眉,柳如眉却如临大敌,快速的对他们摇了摇头,并示意不要出声。

    那敲门声响了一刻钟,见没有人开门,便没有再响起。

    傅十一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时,却突然被柳如眉拉着迅速往后撤退。傅十一能够感觉到对方扯着自己衣服的手在发抖。

    ://8/51_51857/410554540.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