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067章 夜半惊魂
    傅十一和十六哥歇在左厢房相邻的两个房间。

    傅十一有认床的习惯,且她总觉得这阴阳村透着古怪,故而睡得并不安稳。

    “咚!——咚!咚!”

    室外传来一慢两快的打更声。

    三更过后,傅十一才慢慢有了睡意。迷迷糊糊间一阵阴风袭来,她人还没清醒过来,身体便先做出了反应,本能的甩手把扣在掌心的驱谲血篆往那团阴风掷去。

    然而,那团阴风却像是有意识般,险险的避了开去,随后便掉头从窗户窜了出去。

    “刚才怎么回事?”

    被惊醒的傅十一手一挥,桌上的蜡烛便燃了起来,其起床把落在地上的血篆捡了起来:“血篆完好,莫非刚才是错觉?”

    一阵冷风从窗外灌了进来。

    窗外漆黑一片。

    “不对,我睡觉的时候,明明把窗户关上了的。”

    傅十一心中一凛。

    这村子果然透着古怪。

    正迟疑要不要出外查探,隔壁十六哥的房间却响起了细微的开门声,若不是傅十一六识敏锐,还察觉不到。

    老伯睡前就交待他们晚上不要妄动。十六哥平日里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可是紧要的事还是记在心上的,他应该不会贸然出来才对啊?

    傅十一想了想,放心不下,给木门施展了隔音术,才从屋里出来。

    夜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傅十一摸索着来到十六哥房间。门是开着的,可床上却没人。

    十六哥不见了?

    傅十一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得快点把人找回来才行。

    傅十一她转到屋外时,正屋客厅却突然亮起了忽明忽暗的火光,还有细细碎碎的声音传出,其上前一看,却见老伯蹲坐在放置案条的牌位前,将一张张烧着的黄色纸钱放进身前的火盆。

    右侧牌位上的红布已经揭开,傅十一正要细看,却听到后院传来猪叫声,声音透着不安与畏惧。

    傅十一转身进了后院。

    借着烛光,傅十一看到十六哥正背对着自己在猪圈的食槽里扒拉着什么:

    “十六哥?”

    “吼!”

    傅十一被十六哥的一声怪叫唬了一跳。

    待看清十六哥转过来的面目时,更是吓得不轻。

    十六哥此时脸色油绿,两眼无神的往外凸起,两手扒拉着隔了老远也能闻到馊味的猪食往嘴里塞。

    “糟糕,听声音像是食影鬼上身了,姑娘,你把烛火往你哥哥身上照去,看看他的影子有没有异常?”

    傅十一这时候也顾不得细想这老伯何时跟上来的,闻言把手中的烛火对准十六哥照了过去。

    只见十六哥投射在墙上的影子一直在动。

    可十六哥此时却是静止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

    傅十一紧张起来,再细看时,那影子又出现了变动。

    只见十六哥的影子从脚开始往上以肉眼可见的度在消失,就好像被吃了一样,而且度极快。估计整个影子完全消失不会过半刻钟。

    傅十一甩手就把驱谲符篆扔了过去。

    那影子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

    出乎意料的是,驱谲血篆竟然没有生效,轻飘飘的从墙上落了下来。

    “呱呱呱”

    十六哥发出难听的尖叫声,转身抓起食槽的猪食大口大口的吞咽起来,与此同时,十六哥影子消失的度变得更快了!

    这一系列,也只是说话间的事。

    老伯听完傅十一的陈述后,便急声道:

    “姑娘,快!用红绳把你哥哥右手食指缠绕住!”

    傅十一闻言,手一甩,青藤便如灵蛇般把十六哥束缚住,再用力一扯,十六哥便被拉到跟前。

    “吼!”

    十六哥使劲挣扎,想要开脱。

    傅十一额头不一会儿便渗出了层层细汗,其知道自己坚持不久,故而手势一变,控制着一根红绳从斜挎在十六哥身上的布包里飞出,并迅速缠绕在他食指之上。

    “成了!”

    傅十一见十六哥影子停止了消失,心里一喜,随后眼睛危险一眯,法诀一变,只见一个瓷瓶从十六哥布包飞出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墙上的影子砸了过去。

    “啊!!!!”

    被黑狗血泼了个正着的影子,猛的发出一道凄厉的怪叫。

    傅十一正要从十六哥布包里往外掏对付鬼物的东西,一旁的老伯不知何时手上竟然画好了一张符咒,嘴里念念有词:

    “五雷猛将,火车将军,腾天倒地,驱雷奔云,队仗千万,统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去!“

    老伯虽眼瞎,可符咒却精准的打住了正准备抽身逃窜的影子上。

    “轰!”

    符咒碰到影子的瞬间,便猛的燃了起来。

    “嗤嗤嗤!”

    墙壁灼烧着,留下一个不完整的成人大小的人体形态的烧焦轮廓。

    而十六哥头一歪,便晕了过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傅十一心有余悸,见十六哥只是损失了些许精气,松了口气,其看向正用双手摸索着墙上余迹的老伯。

    看来这老伯不简单呀!

    傅十一见老伯摸索完后,眉头紧锁着,心里咯噔一下,这时候她已经不把对方当作平常凡人看待了:“老伯,可有什么不妥?”

    老伯叹气道:“姑娘,留在墙上的人形轮廓并不完整,说明那只食影鬼并没有被消灭掉,而被它盯上的食物,向来是不死不休的。不管你哥哥去到哪里,明晚它还会找上门来。”

    竟然如此难缠?!

    老伯顿了下,接着道:“刚才我见姑娘动作手法娴熟,而且驱鬼之物还随身携带,不知是出自九大阴阳家族哪一家?”

    九大阴阳家族?

    傅十一从未听说,看来老汉是把她修士身份误以为阴阳师了,其摇头道:

    “老伯,我们兄妹只是到北凉山采药的童子,身上齐备驱鬼之物,也是以防万一,并不认识阴阳家族的人,明晚食影鬼若再来,还请老伯提前告知对付它的办法。”

    不知为何,在傅十一言明不是阴阳家族子弟时,老伯明显松了口气。

    “姑娘不必担心,最危险的时候,已经渡过了,一会小老儿略施小计便能破解你哥哥身上的鬼咒。”

    老汉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钱,把纸张反复的折叠四次后,把四个边角撕出弧线,再把中间撕开一半,然后把纸张摊开后就是一个人形纸人。

    傅十一原本以为十八哥便够手巧的了,不想眼前这瞎了的老伯更技高一筹,怪不得其扎出来的纸人能给人阴森之感。

    老伯对着纸人念了一阵咒语,便把它递给傅十一:

    “等你大哥醒来,让他用自己的血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及名字写上去,再把纸人丢到门外即可。”

    ://8/51_51857/410883551.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