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034章 闫阳木林起火
    “天都黑了,这十一怎么还没从断骨崖下来。”

    三伯在竹楼饭厅前等了许久,终是放心不下,便让傅达媳妇把饭菜端回锅里温着,自己上崖顶找十一去了。

    “十一,你在哪?十一......”

    傅十一听到一声声急迫的呼唤,从修炼状态中回过神来,此时古树上散发的异香已经消失,其感受到丹田内充盈的灵力,顿时傻笑起来。

    刚才虽然只是修炼了几个时辰,但却相当于自己苦修大半年。

    傅十一看着已经长出丈许多新枝的古树,内心欢喜不已,高声应和三伯的呼叫:“三伯,我在这呢!”

    “你这丫头,怎么跑到这里藏起来了。”

    三伯看到老树抽枝,咦了一声。

    听完傅十一的讲述,又用神识查探了一翻古树,虽然傅十一隐去那团黑雾不说,三伯却还是从古树上感知到了那残留的阴寒鬼气,其凝眉思索片刻道:

    “想不到这棵万年古树竟然有温养神魂的功效,估计是被哪只厉鬼碰巧发现了,便躲在里面修行,几万年过去,修为有成,前几天的那场雷恐怕是它的化劫神雷。”

    “不过,看来这鬼物应该是渡劫失败了。反倒是便宜了你和这棵古树。”

    渡劫失败?

    若是失败的话,应该身死道消才对。

    三伯看来也只猜对了一半。不过傅十一还是后怕不已,若不是关键时刻小空出手,她的小命就交代给那鬼物了。

    “此古树在神雷之下重获新生,又没了那鬼物夺取生机,假以时日,便是蕴养神魂的好灵材,十一啊,看来你的机缘不浅啊!”

    三伯乐手一挥,一股大风把古树周遭的残枝断骸卷到一旁。

    傅十一乐呵呵的跟着三伯下了崖顶,吃完晚饭,回到房中时,才进入识海空间。

    空间还是老样子.

    傅十一没找着那团黑雾,其仰头看着那高悬的深蓝色漩涡,疑惑道:“小空,那个鬼物是被你吸收了吗?”

    没有回应。

    “应该是了。”

    傅十一喃喃自语,撇下不提。

    经此一事,傅十一倒觉得《灌灵决》似乎并不只是对银星果树有用,其脑子瞬时活跃起来,等不到第二天,便转到东侧原本种植凇林竹的地方。

    “小松啊,或许,你也可以活下来。”

    傅十一运转心法,使用《灌灵决》给那节只余一丝生机的凇林竹一点点的输送灵力。一开始不管傅十一输送进去多少,灵气在那节凇林竹内转了一圈,就散溢了出来。

    “没用吗?”

    傅十一不信邪,又坚持了半个多月,等她再次给凇林竹输送灵气时,发现它竟然主动的吞食灵气了。

    “有戏!”

    傅十一顿时高兴不已,其摸了摸那节凇林竹,自言自语道:

    “小松啊,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可得好好的长起来。”

    三伯一开始见傅十一给凇林竹灌输灵力,只当是让她舒缓担忧,便没有阻止,但当凇林竹果真活过来后,便提议做一个实验。

    院中一半的银星果树依然用《灌灵决》输送灵气,另外一半则用灵泉水浇灌,三年后,等果树成熟,看看是否有所不同。

    傅十一欣然应允。

    又过了月余,八伯一行人尚未有消息传来,而种在白蚁山的那六亩凇林竹种子已经发芽了。

    傅十一查看一番,本要折返古崖居,却见闫阳木林那边突然升起了滚滚浓烟。

    “糟糕,莫非是十六哥那边出事了。”

    八伯临走时,让她严守古崖居,可闫阳木林出事,她也不能干看着呀。

    闫阳木林的异常,三伯也发现了,两人一商量,便让十一前去查看一番,不然若真出了大事,他们这辈子都寝食难安。

    傅十一拿着纳水旗到古崖居前面海岸上收满了海水,在自己身上连拍了三张疾行灵符,便施展轻身术火速赶去。

    原本两个时辰的路程,她一个时辰便赶到了闫阳木林。

    “十八哥,快把阵法打开,让我进去。”

    火是从东城燃起的,闫阳木燃点及其高,一般火焰点不着,必须得修真之人施展的灵火,可闫阳木林修士就只有十六哥和十八哥,这场大火从何而来?

    只怕闫阳木林混进了其余修士。

    傅十一忧心忡忡的赶到西城时,十六哥和十八哥正施展控水诀,调取东城河的水灭火,驻扎在东城的族人,也男女老少都出动了,提着木桶盆子灭火。

    无奈风威火猛,泼水成烟。

    那满林闫阳木化作火的巨龙,疯狂舞蹈,随着风势旋转方向,舔住就着,很快连成一片火海。十丈余长的火舌很快舔在附近的房檐上,只听得屋瓦激烈地爆炸,瓦片急雨冰雹般地满天纷飞,顷刻间砸伤了十几个人。

    一片爆响,一片惨号,十六哥不敢再让凡人靠近,赶紧令人逃离火场,其转头看到赶来的傅十一,愣了一下:

    “十一,你怎么过来了?”

    傅十一顾不得寒暄,把纳水旗往火海上空一抛,掐诀法诀,顿时漂泊大雨倾盆而下,熊熊烈火慢慢的有所减弱,这时候她才有空说话:

    “十八哥,闫阳木林怎么起火了?”

    正控水灭火的十八哥闻言,羞愧道:“火燃起来的时候,我正和十六哥吃着叫花鸡,可能是用来烧烤火云鸡的木炭,没有熄灭得彻底,才......才引起了这场火灾。”

    傅十一闻言,嗔了眼十六哥,对方显然也知道自己这次犯错了,期期艾艾道:

    “十一,是......是我怂恿着十六把他那只火云鸡烤了的,到时候,族里要论责,罪在我身上。”

    若不是傅十一拿着纳水旗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所幸东城这边挖了几十米宽的壕沟,隔离了火势,而且发现得及时,又有傅十一带来的纳水旗助力,最终烧掉的闫阳木林面积只是六十亩左右。

    人员也只是轻伤,算是虚惊一场。

    等火势熄灭后,月亮已经高高挂起,为了防止火星复燃,十八哥带着族人连夜把没燃透的闫阳木炭拾起。

    四百斤的木炭能换来一块灵石,也算是减少损失了。

    ://8/51_51857/421713599.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