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修士家族 > 第024章 寻找咒源
    据《清溪笔录》记载,只有三阶以上的怪谲才能施展血咒,意味着躲在暗处的怪谲修为至少为结丹期。而境州境内,也只有清虚门老祖一人结丹成功。

    傅十一脸色难看至极。

    “雨停了!”

    东升的太阳第一缕曙光出现时,她们眼前的血色如潮水般褪去。就像血色没有发生一样。

    阳光的温度让众人回过神来,十六哥眨巴着眼睛,小腿直哆嗦:

    “十一,刚刚,刚刚那是幻境吗?”

    “不是幻境,刚才的那场血雨,实则是怪谲在给我们种咒印。”

    傅十一话毕,撸起左臂的袖子,在手臂上赫然发现了一枚指甲大小的血色棺材图案:

    “果然,如《清溪笔录》上记载的一模一样。八伯,十二叔,三娘,十六哥,你们看看手臂上有没有出现和我这个一样的印记。”

    袖子撸起,十六哥看到那枚一闪一闪的血印时,差点委屈到要哭了。这可是他第二次被下咒了。

    不止十六哥、其余人,就连傅达夫妇手臂上都出现了同样的印记,八伯见多识广,此时也觉得此事实在诡异:

    “十一,你好好说说,这血咒,还有这印记究竟是怎么回事?”

    关于血咒,《清溪笔录》也只是简略叙说了几句。

    傅十一只知道,被种下血印的人,如果找不到解除办法,期限一到,则全身精血便会被瞬时抽干,如同前几日枯萎的血灵草。

    “至于期限是一天,两天,还是十天半月,《清溪笔录》没有记载。”

    不知道哪天咒印会发作,就相当于每日都活在生死线上。

    “这......简直比死了还要折磨人啊!”十六哥急了,他可还不想死:“十一,你那本札记上可有记载解决之法?”

    傅十一无奈的摇了摇头。

    众人心中都忐忑起来,毕竟修仙之人本就是为了长生。回到客厅,商量一圈后,八伯决定道:

    “既然找不到其余办法,那就拿对付鬼神的灵符试一试。”

    八伯一拍储物袋,手上便出现了一张两指宽的二阶上品驱邪灵符,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八伯一掐诀,灵符便自动飞起,贴在他手臂上的那个血印上:

    “生人上就阳,死人下归阴。生人上高台,死人深自藏。生人南,死人北,生死各异路……”

    随着八伯口中咒语越念越快,其贴在血印上的灵符猛的散发出一圈黄光。

    “有戏!”

    傅十一见十六哥眼睛亮得像灯笼一样,无奈一笑。

    万年前,怪谲的出现几乎将中南修真界的一切生灵湮灭,其厉害之处除了诡异多变外,还有一点就是修仙界常规的术法对其并没有多大的作用。

    果不其然。

    下一刻咒印血光一闪,灵符上的黄光瞬间熄灭,接着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变为了一张凡纸。

    “灵符上的灵力被吸收掉了。”

    八伯捡起灵符,脸色凝重:“看来想要破除诅咒,为今之计,只能像你们上次对付骷髅树人一样,找到它本体并把它摧毁掉。”

    可是从哪儿找起?

    上次是因为跟踪了骷髅树人,不然他们也寻不到骨茧子的老巢。

    “有了。”

    傅十一凝眉苦想,记起后院峭壁上那处古怪之处。一行人随着傅十一来到雁阳湖的演武场。

    “前段时间,我就在这块石头上感受到一股不听寻常的热浪,可是之后一段时间却又诡异消失了,或许那只怪谲就藏在这里面。”

    众人闻言,神色一震,纷纷祭出法器,对准方向一个猛敲,眨眼间一块块大石便被削了下来。

    只是往里挖了将近十里,钻出了一个蜿蜒石洞,可是他们仍然一无所获。

    “十六,三娘,你们继续往里挖掘,我和你们十二叔往其他地方探一探。”

    八伯觉着不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这一处:

    “十一,你把你的那只双瞳鸟也放出来,让它带你四处寻摸寻摸,或许怪谲藏身之处也像龙潭洞一样存在着幻阵。”

    众人忙活了一早上,除了演武场那边钻出了一个二十余里的石洞,并没有其余发现,傅十一见傅达媳妇收拾餐桌的时候,欲言又止,等其余人都出去了,便把她叫住:

    “傅达媳妇,你可是有话和我说?”

    傅达媳妇闻言,立马跪了下去:

    “十一姑,我......我家儿子盛意年前就已经完成了纳采、纳吉还有纳征,迎亲的日子就定在下个月,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见不着他成家,我就算入了土,也难以瞑目。”

    傅十一让其起身,要说傅达媳妇也是受了无辜之灾,其直接开门见山道:

    “既然你开了口,便直说无妨,想要我干什么,只要在我力所能及范围之内的,我都答应你。”

    傅达媳妇喜极而泣,又要下跪,被傅十一止住后,感激道:

    “十一姑,我就想现在就回去,让盛意先拜了堂,总不能让他们这对新人拜高堂时,对着我和傅达的灵牌磕头。还望十一姑成全,放我和傅达回去。”

    傅十一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当场便应允了,还把自己省下来的青梅灵果,一钱香花灵茶以及仅剩的两只火云蛋作为贺礼,让傅达媳妇拿回家去。

    众人听闻傅达夫妻俩要回家办喜宴,都纷纷给了一两样的小礼,算是沾沾喜气。

    送别傅达媳妇,众人便又开始继续寻找怪谲的老巢。

    傅十一把手中削成一块块的青梅灵果肉递到双瞳鸟嘴巴,像是自言自语道:

    “小黄,我们的小命危在旦夕,你可得使点力气才行啊,不然,你就再也吃不着这青梅灵果了。哎,你说,你跟着我也没享到啥福,也是可怜见的。”

    签了契约的灵兽,主人身亡,灵兽自然也不能苟活。

    “叽叽叽叽”

    似乎能察觉到傅十一心中的急躁与忧虑,双瞳鸟叼起一块青梅果肉围着傅十一飞了一圈,然后把果肉扔进了他们脚边的雁阳湖。

    对着湖水和傅十一,左右点着头。

    “小黄,我现在可没心情和你玩捉迷藏。”

    这是双瞳鸟最爱玩的游戏。

    “叽叽叽叽”

    双瞳鸟见傅十一不理会,立马飞了过来,鸣叫声变得急躁起来,并用嘴叼着傅十一的衣服往雁阳湖方向拉扯。

    “难道怪谲藏在这湖底?”

    傅十一眼睛一亮。

    ://8/51_51857/423319049.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