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美漫丧钟 > 第5477章 疯子和智者

第5477章 疯子和智者

 热门推荐:
    “那种病毒被称为‘大马士革奇迹’,而今天就是制作它的人,来到联邦高等法院受审的日子。”

    女主播当然不知道更高的层面上有人窥视着她,女人依旧敬业地为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讲解着,话说到这里,她打手势示意自己的摄影师调整镜头方向:

    “可以看到,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愤怒的民众,他们大多都在病毒传播事件中失去了自己的家人,现在他们高举标语,要求纽约州恢复死刑。”

    摄影师转过去了,而周围的民众们因此发出了怒吼,一个个红脖子的人挥舞手中的木牌和横幅,更加大声地呼喊起他们的主张。

    “死刑!死刑!送杀人犯上电椅!”

    “杀人偿命!杀了他!”

    “他是恶魔!是上帝唾弃的怪物,他不是人!杀了他!”

    押送病毒制作者的警车还没有抵达,但是人们的愤怒似乎已经来到了临界点,这就是记者们擅长的事情,调动人们的情绪,让他们在脸红心跳的过程中口不择言。

    因为这样才有噱头啊,噱头就是新闻必备的调料,再新鲜的事,没有噱头,那就不算是好戏。

    今天需要炒作的是‘民意’和‘法律’之间的矛盾,题材有点老旧,因此女记者其实是希望拍到流血事件的。

    站在人群前面说那些话,又让摄影师拍摄人群,为的就是挑拨情绪。

    就是苦了抵挡人群维护秩序的特警们了,警官们面对一次次因为情绪激动想要冲上马路的人群,只能奋力地把人们挡回去,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该考虑上点催泪弹或者高压水枪了。

    “啊,看来现场发生了一些骚动。”女记者自己伸手拉回了镜头,笑着对观众们说道:“可能是因为开庭时间快要到了,我们的‘奇迹创造者’.看那边,对,他来了,就在那辆警车上。”

    人群更加激动了,不过这次是因为马路上驶来了一个车队,打头开路的车子没啥好看的,关键是今天的主角坐在车队中那辆特别加固后的装甲车上。

    车子停在了法院门口,穿着橙色囚服的一个中年男人被警官们押了下来,他看起来文质彬彬,头发微卷,像是希腊雕塑的风格一样。

    其他的记者们都被警察驱赶开了,唯独留下了这个女记者,她可能是有特别的背景,或者在警队方面用了钱,因为只有她和她的摄影师被留在了警戒线内。

    押送犯人的警官们,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还似有似无地放慢了一些脚步,应该是在暗示她凑过去采访。

    而女记者们都是人精,她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跳着蹦子就把麦克风塞到了犯人嘴边,快速提问道:

    “你好!我是第六新闻频道的吉尔·本宁顿,奇迹制造者先生,你让电脑病毒能够感染人类,随后在国际互联网上传播病毒,杀死了7600万人,现在你认为自己是神吗?”

    “矮油,不错哦。”听到这个数字,偷窥中的苏明扭了扭脖子:“拿电脑病毒搞无差别的大屠杀,有点意思,副官你觉得呢?”

    “我也可以通过网络杀人,比如用黑客手段引爆别人的手机电池。”副官嘴硬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杀人手段,尽管她没有这么做过。

    “引爆别人的电动车可能威力更大些。”苏明笑着摇摇头,他没有再和副官开玩笑,而是和小富说话:“孩子,你现在有什么新看法吗?你觉得这个制作病毒的人,会觉得自己是神吗?”

    “当人们做到别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时,往往会心态膨胀到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小富的回答十分冷静,他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大概是一岁的时候。作为一个过于聪明的超能力者,他还是在癌变宇宙成长的,对他来说,‘神’可不是什么好词:

    “但这个人怎么看其实无关紧要,叔叔,你觉得他,会是‘故事’的开端吗?或者说,某种事物其‘起源’所留下的引子?”

    “你现在看问题的角度似乎有了变化,我也说不好这变化究竟是好是坏。”苏明摇摇头,点了一根烟抽着,又给猫咪提供了一条大鱼让它啃着免得无聊:“不过你说的有道理,这个人的作为,不管他知不知情,都有很大概率是那个巨大黑影的计划一部分。”

    “这就是所谓的‘危机’喵。”猫咪得到了鱼,心情很好地又提点了一句:“一开始可能只是一点小事,但一不留神,一个蚂蚁洞就让大坝垮塌了呢。”

    “你这回说对了,有点波波身上的猴味儿了。”苏明摸摸猫头,示意大家继续看下去。

    “什么?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被警察们簇拥着的奇迹制作者先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后很快又笑了起来:

    “你们都不明白,我是在迎接一个崭新的时代,客观事实的概念被腐蚀了,‘事实’这个概念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短短一年之前,我们还沉浸于互联网的辉煌,现在呢?大部分人都成了自以为聪明的傻子。”

    他似乎对于自己的恐怖袭击有着另一种看法,因为他说话的样子十分理直气壮,就像是自己不是在杀人,而是救了人一样。

    “你说的话是否存在更深层的含义?还是说,是暗示有什么人指使你这么做的吗?”女记者隐约感觉到了大新闻的气味,她立刻跟着警察们一起移动,追问了上去。

    “没有人指使我,或者说,是上帝让我这么做的。你知道吗?我们的世界其实是个平面,想要真正地活着,首先你们就要明白什么才叫‘活着’,你们真正地活着吗?”

    男人微笑着回答了她,就仿佛虔诚的信徒来到教堂后,那么谦虚地向着神像提问,但很快话头一转,又说:

    “不用回答我,我知道很多人通过摄像机的镜头看着我,想要看看我是不是疯了?但现在你们看到了,我比电视机前你们每一个人都要更加清醒,但可惜,时间来不及了,我终究还是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