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北雄 > 第1370章高贤

第1370章高贤

 热门推荐:
    门前的两个人一老一少,负手而立间,气度不凡。

    见三兄弟来到,两人稍一打量,便都拱手施礼,三兄弟有些莫名其妙,他们的门前根本没有客人登门造访过。

    这刚中了进士,就不一样了?却还是赶紧还礼。

    “在下国子博士孔颖达……”

    “长安海事学院祭酒马周。”

    三兄弟消息闭塞,根本没听过这两人的名声,只是职位却还识得。

    而且这一老一少都带着些河北口音,一听就知道这是遇到乡党了,立时便多了些亲近的感觉。

    李义琰和李上德向来以堂兄李义琛马首是瞻,所以再次施礼相互通报姓名间,还是李义琛问道:“两位来此,是寻俺们兄弟的吗?”

    孔颖达重礼,一丝不苟的施礼答道:“冒然登门,多有打扰,望勿见怪。”

    马周看了看孔颖达,知道今天这一趟很有可能是白来了。

    他来这里的目的很明显,长安海事学院初建,自然要招揽人才,还有比新科进士更容易糊弄的对象吗?

    只是他想不太明白,孔颖达到这里是为了哪般?

    作为朝廷开办的太学,向来崖岸自高,坐享其成才是他们的风格吧?怎么会派了孔颖达来见中第的进士?去吏部直接调人岂不轻易?什么时候学会屈尊降贵了?

    他再次在心里确认了一下孔颖达的来历。

    这人名声不小,他自然晓得,孔颖达是河北衡水人,孔子后人,当世经学大儒,不论是家世,或者是在文坛的名声,还是个人学识成就上,皆非马周等后进所能比拟。

    而且孔颖达还是前隋开皇年间的经学进士,是开皇盛世涌现的那批儒学大家中的一位,在一些人心目中地位非常高。

    只不过孔颖达一直未曾做过高官,加之隋末战乱的影响,让他的名声不能通达于内外而已。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人前些年受了秦王李世民招揽,成为了秦王府大学士之一,后又在李渊治下兼任了国子助教,标签太过明确,对其仕途的影响可想而知。

    但话说回来了,以其通读经史的造诣以及学术上的诸般成就,走到哪里都会得人敬重,官位,家世什么的相比之下反而都不很重要了。

    要知道大儒两个字在当世重若千斤,能被人称得一声大儒,即便布衣之身,也能轻松做到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地步……

    与孔颖达交好的那些人,各个皆非凡俗,就算受到政治上的影响,不能居于高位,屠刀多数也会自动避开他们,除非遇到不管不顾的二愣子。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嘛。

    这也是马周比较诧异的地方,李义琛兄弟别看中了进士,可在孔颖达面前只能算是后进末学,哪里值得孔颖达这么郑重对待?怎么看都不太对劲。

    不会是在国子监受到排挤了吧?那不如来长安海事学院嘛……

    马周心里嘀咕着,他觉着应该寻人问一问国子监的近况。

    不论是长安海事学院,还是长安书院,其实都缺两样东西,一个是朝廷的正式承认,一个就是底蕴。

    别看两处都是朝廷建起来的,但它们不具备国子监那样的朝廷属衙性质,国子监中人都有正式的朝廷品级。

    而长安海事学院和长安书院除了祭酒之外,皆不入品,属于雇佣性质,不算仕于朝廷官府。

    另外就是各自的底蕴太薄,不论是招揽人才还是招收生员,都有所碍难。

    不然的话,长安书院祭酒李玄道等人也不会想借科举宣扬书院的名声,这显然是想给书院打造根基之举。

    而他这个长安海事学院祭酒亲至也是诚意满满。

    当然了,若非李氏兄弟三人都是河北人,马周也不会费这么大工夫,毕竟他现在身份也不一般了。

    在用人上面,大家保持的观念一直没怎么变过,第一个是亲戚,第二个就是乡党,这都属于比较可靠的人物。

    如今河北的人才少的厉害,朝堂之上是关西人和晋人的天下,现在江南人物也渐渐占有了一席之地,还要细分成江左,江右和蜀中三方。

    至于河北,河南,山东这些地方,别看现下还有些杰出人物,可将来就不好说了,可以说是人才凋敝,后继无人。

    当年中原腹地那些赫赫有名的望族,纷纷元气大伤,想要恢复过来也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

    此时马周瞅了瞅孔颖达,眼珠转了转,笑着跟李义琛兄弟道:“三位好像竟未听闻过孔博士之名?”

    三兄弟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脸红不已,李义琛探问道:“还未请教……”

    马周道:“刘焯刘士元乃河北前贤大儒,几位总晓得吧?”

    李义琛赶紧表明自己并非毫无见识,“前辈先贤,俺们兄弟自然晓得,还拜读过他所著之历书,九章算术注解等,只是听说前些年殁了……”

    孔颖达瞥了瞥马周,“刘师之贤,辉映千古,非是等闲谈资,还请祭酒口下留德。”

    刘焯这人就不用说了,河北大贤,说是大儒,其实他是个当世的天文科学家,在天文历法上贡献少几乎无人能及。

    这个说法不限于华夏,而是在当时世界范围内来说的,比如说他测算出了太阳系内五大行星的位置以及运行周期,速度等等,据此还推断出了日食月食的时间和规律,你说厉不厉害?

    在后来享有大名的李淳风等人,和他比起来都是弟弟,更可笑的是后来人说起李淳风,竟然大多只记得一个推背图,那种神神叨叨的玩意……而知道刘焯的人就更少,简直是悲剧。

    如果刘焯能广收门徒,宣扬自己的著述,很有可能就是华夏历史上的孔子第二,和孔子还不一样,那是天文学之父。

    而孔颖达,正是师从刘焯,可惜只得经义……

    ………………

    孔颖达是正经的读书人,所谓君子可欺之以方,马周对孔颖达的警告没当回事,只是拱手道了一声恕罪也就完了。

    接着笑对那兄弟三人道:“孔博士正是师从刘前辈……好了,这里不是说话所在,当门而立,这可非是待客之道。

    不如坐下来相谈,有孔博士在,你这个明经进士正好可以多多请教经义,孔博士可是此中大家,与之相处一刻,值得万金。”

    春宵一刻值千金,好嘛,孔颖达贵了好多,马周这话说的可够损的。

    三兄弟憋着笑,赶紧请他们入内。

    孔颖达修养极好,也不跟马周这厮一般见识,施施然的跟在三兄弟后面,被让进了小院。

    仆从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提着食盒就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了,小院很是狭窄,只两家屋子,看看就知道都是住人的,于是便从屋中搬出桌椅,把酒菜摆在了院子当中。

    还得把拴在院中的一头驴子赶开……

    李氏兄弟有点不好意思,窘迫之处就这么晾在人前,对于年轻人可以说是极为丢脸。

    相比沉默寡言,到了哪里都能安之若素的孔颖达,马周因为吃过苦,受过累,求过人,做过事,所以人情练达。

    等到大家坐定,马周就笑着道:“俺当年来到京师之时,正逢战乱四起,一路之上可谓九死一生,侥幸来到长安已是穷困潦倒,想寻个寄身之所也不可得。

    磋磨一番才入幕旁人府中,前几年还被赶了出来,寄居在寺庙之中……”

    说到这里,他看着李义琛兄弟叹息道:“你们兄弟也不是出身大富大贵之家,可却赶上了好时候,比俺强的多了,来,咱们饮上一杯,能与高贤共坐,正乃人生乐事也,饮胜。”

    李氏三兄弟已经流了一地的口水,此等际遇对于他们来说,有点玄幻,同时也感受到了中第的快乐之处。

    如果他们没有中进士,想来这两位也不会登门造访,所以李义琛和李义琰兄弟两个对将来的生活充满了向往和憧憬,连落第的李上德,也不再那么悲伤……

    几个人举杯,稍一示意,便都饮了。

    孔颖达笑着道:“三位也都饿了吧?不忙说话,先用一些吃食。”

    孔颖达已年过五旬,身体看上去还好,温文尔雅,行止有度,却不刻板,说话不紧不慢,不经意间便有了长辈的样子。

    那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度,正是读书人修身养性想要达到的目标。

    即便是马周,也是暗自羡慕,和这样的人相处,再是机巧也有无处着力之感,而且很容易便会产生诸如仰慕,自惭形秽之类的心理。

    那边的三兄弟已温顺如绵羊,初出茅庐的他们,在这两位面前,真的没有任何可比性,能够见到这两位人杰,其实只在于他们出身河北罢了。

    三兄弟为他们气势所慑,就算腹中饥饿,也一直在拿捏着读书人的架子,细嚼慢咽,很是痛苦。

    那两位却不在意这些,你来我往的饮了两杯。

    马周便道:“前些时长安书院的那场文会,博士为何没有露面?论起才学来,那些人没有几个能与博士相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