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 > 第七十二章 解散根部

第七十二章 解散根部

 热门推荐:
    水门看团藏态度那么差,也没在意,忙是吧,等下你就不忙了。

    水门将提前准备好的资料分发给猿飞日斩还有两名顾问,表情变得严肃,说道:

    “团藏长老,你的根部是否和川之国的金组织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且将木叶的机密透露给金组织。”

    团藏愣了一下,旋即大声道:“波风水门你这是在审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为木叶做了多大的贡献吗!”

    团藏怒了,你波风水门算老几,居然敢一副审问样子对待他。

    水门脸上表情不变,继续道:“团藏长老,请你不要转移话题,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你功劳的问题,而是在说根部和金组织的问题。”

    如果团藏一番话就能把他吓住的话,他就不是波风水门了。

    猿飞日斩出来打圆场道:“团藏你态度好一点,水门现在可是四代目。”

    “哼。”团藏冷哼一声,然后道:“根部是和金组织有一点小合作,但那也只是忍具采购方面的而已,透露木叶机密什么的根本是无稽之谈。”

    水门淡淡一笑道:“将暗部正在执行s级任务的成员行踪暴露不是透露机密吗?”

    “老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团藏装傻道。

    他心中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感觉。

    但是油女龙马他们才刚派出去,金组织不至于那么点时间都撑不到吧。

    而且木叶最近也没有较大的人员调动。

    水门知道了,团藏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水门把自己的那份资料直接甩给了团藏,这份资料,他早已熟记于心。

    团藏接住资料,越看,脸色越是阴沉。

    他发现波风水门算是给他留了面子了,只说了一件。

    上面不仅有着他派出根部忍者帮助金组织对付木叶调查组的记录,还有着金组织给他的每一笔钱的记录。

    他和金组织的交易基本全被明明白白的写在上面了。

    “唉,团藏你……”猿飞日斩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团藏你对得起自己的位置吗,居然还出卖村子的利益。”转寝小春骂道。

    “你们怎么能确认这份资料的真实性,我团藏做事光明磊落,我怎么做出有损木叶的利益。”团藏脸也不要了,就是死咬着他没做。

    但是这次永泽提供证据实在是太多了,任凭团藏再怎么不要脸的不承认都不过是徒劳的而已。

    水门拿出了一个卷轴,那是永泽从根部小队人中搜寻出来的,上面写着团藏对他们小队的任务安排。

    “必要时候可以假扮其他杀死调查忍者,转移注意力……”水门念着这份卷轴的内容,然后目光一凝,紧盯着团藏道:

    “这个卷轴上面的手法是根部特有的,团藏长老,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既然团藏不想体面,那他就帮团藏体面!

    团藏身体颤抖了两下,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他志村团藏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一个二十三岁的毛头小子,居然敢这样逼迫他认罪。

    他参加战争,为木叶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波风水门都还没出生!

    “我对这件事不知情,可能是根部忍者中混入了他国间谍。”团藏深呼吸了一口气,冷冷道。

    现在这个时候生气只是无能狂怒,他必须冷静。

    猿飞日斩已经听不下去了,皱着眉头不断吞云吐雾着。

    根部忍者混进间谍,这是什么国际玩笑。

    暗部的选人都极其的严格,不存在有间谍这个说法,更别说比暗部藏的更深的根。

    老同学老队友变成这个样子,一时间也让猿飞有些感慨万千。

    曾经,他们也是为了村子国家的安全,在战场上挥洒热血的青年,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波风水门哪怕早就猜到团藏不会轻易认罪,也没想到团藏会说出这样的话。

    “呵呵,他国间谍都能在根部混到可以发布任务了,根部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这时,一直在看戏的永泽开口道。

    团藏这才发现,这里除了木叶高层,居然还有别的忍者一直站在角落,而他居然没发现。

    “永泽是这次调查金组织的组长,同时也是对金组织进行打击行动的队长,这些资料都是他发现的,所以他有权旁听。”水门淡淡道。

    团藏懂了,是波风水门的人。

    “根犯下了如此巨大的错误,我决定,解散根,将同时因为根部首领志村团藏的失职,取消志村团藏的木叶长老职位。”水门说出了自己的断绝。

    团藏眼皮跳了跳,波风水门实在是太狠了。

    居然要解散他的根部,这还不算完,还要把他木叶长老的位置给下了,那他岂不是变成了没职位的普通上忍。

    “这不可能!”团藏低沉着声音道。

    “根部为了木叶和火之国的安全,在各国都有一定间谍活动,贸然解散根,是对木叶情报部门的巨大打击。

    同时,我也对解除我的长老位置不服,我团藏为木叶流血的时候你波风水门还没出生,你凭什么解除我的长老职位。”

    “根部忍者会分散打入暗部之中,一切活动照旧,并不会影响各自的任务。”

    “最后,凭我是四代目火影,这够了吗?”水门压了压火影帽,霸气说道。

    “我……”团藏还想反驳,但是猿飞日斩发话了。

    “这次根部确实犯下了大错,解散吧,至于团藏的长老职位就不必取消了,毕竟他也为木叶做了许多贡献,水门你看这样如何。”

    猿飞日斩用着真诚的笑容看向水门。

    波风水门想了想,最终点头道:“就按照三代目说的吧。”

    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也纷纷点头,觉得三代的做法很妥当。

    水门看到这一幕,感觉自己还是任重道远。

    要是他坚持把团藏长老位置撤掉,估计两名顾问肯定不会站在他这边。

    不过好在他的目标一直都是团藏的根部,而不是撤掉他的长老位置。

    之所以要那么说,只不过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怒和态度。

    当他表示气的想把房顶掀了的时候,他们就不会拦着他开窗。

    永泽教他的语言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