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 > 第四十四章 绿岂是无谋之人

第四十四章 绿岂是无谋之人

 热门推荐:
      “除了这个,还有另一个秘术……”

      说完,永泽简单给迈特凯施展了一下武装色霸气。

      看着满目疮痍的地面,迈特凯眼珠子都瞪大了,吞了吞口水。

      那一拳,永泽甚至都没使用查克拉,只使用了那个什么武装色霸气的缠绕,但是威力却大的吓人,一大片土地都被破坏,纷纷裂开。

      “我准备把两个秘术都教给你,你愿意学吗?”永泽笑道。

      迈特凯瞬间激动的眼泪鼻涕直流抱着永泽道:“愿意,非常愿意,青春就是要多学秘术。”

      迈特凯感觉有些不真实,明明永泽和他也不熟悉,只是刚收弟子,却愿意对他这么好。

      讲道理,迈特凯一路走到现在,遇到的最多就是各种嘲笑。

      只有他父亲一直在以身作则的鼓励他,告诉他青春的奥义。

      把他人的嘲笑当做声援,把困难当做磨练,青春到死也不会消失,恰恰死的时候才是青春最高潮的时候。

      迈特凯一直把这些话记在心里并践行。

      所以突然碰到永泽对他这么好的人,他一时间感觉很不真实,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父亲只教了他这么面对困难,可没教他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将激动的迈特凯安抚好,永泽把记载了六式修炼方法的卷轴交给了迈特凯,顺便帮凯点了霸气潜力。

      “这里面记载了六个很实用体术的修炼方法,你回去好好练习,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你每天早上八点之前来这里,到时候我教你修炼霸气。”永泽说了自己的安排。

      虽然卡卡西那边也要训练,但这种事情,分一个影分身就行了,卡卡西那边他经常都是用影分身去帮他们训练的。

      一是他也有他的事情,不能每天都帮他们训练。

      二是反正本体在也是得压制速度,影分身也是一样效果,压制的实力还少点。

      不过迈特凯这边刚开始,他会用本体好好教,后面步入正轨就会用影分身去教。

      “六个体术……”迈特凯手用力握着卷轴,差点激动的再次流泪。

      “永泽老师,我一定会好好修炼你给我的体术的,绝对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嗯好好练。”永泽见迈特凯一副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的气势,点了点头。

      他给的凯的六式和卡卡西的六式是一个版本,都是粗浅的加入了一些查克拉的运用,还没加入什么高深的性质变化。

      比如什么风刃岚脚和雷遁指枪上面都没有。

      永泽是这样想的,等他们学会了普通版的,再教进阶版的,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还没开发出来,都是一些半成品。

      永泽估摸着再有一个月就差不多了,三个月开发出一套忍体术,在忍界绝对算得上是高效。

      忍界谁开发忍术不是以年为单位的。

      当然,他有更快的记录,那就是和水门一起开发螺旋丸,好像几个星期就搞定了。

      不过那个也不能算数,因为他本来就知道螺旋丸的练习方法,不能说是开发,只能说是练出来。

      “对了,卡卡西也在练,你们可以互相探讨一下。”永泽友善提醒道。

      听到卡卡西这三个字,凯瞬间眼神都不一样了。

      “不愧是我的一生之敌,也得到永泽老师你的认可吗,但是体术上,我可不会认输。”

      看着这个样子的迈特凯,永泽不厚道的笑了。

      他估摸着卡卡西这几天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凯的热情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呀。

      不过永泽觉得这样也不错,对卡卡西也好,虽然说烦是烦了一点,但是实力提升还是有好处的。

      之后永泽又亲自示范了一边六式,再和迈特凯说了一下练习六式要注意的地方。

      。。。。。。。。。。。

      。。。。。。。。。。。

      一天,结束了上午的挨打训练,永泽消失在卡卡西三人面前,让三人休息。

      犬冢绿一副做贼样子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然后拉着卡卡西和盐水严肃道:

      “你们知道十一月十六号是什么日子吗?”

      盐水想了想,摇了摇头道:“那一天有什么特殊的吗?我没什么印象。”

      卡卡西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犬冢绿得意的笑了笑,两手叉腰嚣张笑道:“多智的奈良和天才卡卡西也不过如此呀,还得靠绿。”

      盐水一头黑线的看着犬冢绿,有些无语。

      卡卡西面无表情道:“绿你那么聪明,在忍校的时候理论成绩一定很好吧。”

      犬冢绿的笑容僵住,仿佛被说到痛处,咬牙道:

      “忍者为什么要知道一个手里剑以xx速度移动然后……,我直接一拳把他打倒不就行了,不扔手里剑不行吗。

      为什么要每分钟丢出十把苦无,丢了xx小时,苦无不要钱吗,苦无很贵的啊。”

      哪怕是毕业那么多年了,犬冢绿再次回想忍者学校学理论的日子都会感觉一阵头疼,还好毕业考试不是那个……

      不然未来伟大的忍者犬冢绿怕是要夭折在学校里,原因是无法毕业。

      仿佛察觉到自己中了卡卡西的计,犬冢绿低咳两声道:“那些都无所谓啦,人要向前看,不能沉迷在过去的优秀当中。”

      “十一月十六日是永泽班长的生日!”犬冢绿直接说出了这个重磅消息。

      “永泽班长如此的‘关照’我们,我们不在他生日给他给个惊喜岂不是对不起他。”犬冢绿摸了摸头上的大包,怂恿道。

      卡卡西稍微后退了两步,试图离犬冢绿远一点,以免被永泽的攻击波及到。

      他觉得永泽肯定在某个角落看着他们,犬冢绿这话不是找揍吗。

      看见卡卡西的动作犬冢绿不屑的切了一声,说道:“你以为绿是那种无谋之人?绿的鼻子可是比普通忍犬都灵,永泽班长已经不在啦。”

      “那你准备怎么给永泽班长一个惊喜。”卡卡西好奇问道。

      他想看看犬冢绿究竟有多作死。

      “当然是先假装不知道他的生日,然后偷偷准备好蛋糕和礼物,到时候让他痛哭流滴的感谢绿。”犬冢绿说道。

      “就这?”卡卡西有些疑惑,这不符合犬冢绿的一贯作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