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九尾之夜,我一拳打爆尾兽玉 > 第三十五章 人类的本质

第三十五章 人类的本质

 热门推荐:
      突然,卡卡西感受到空气的变化。

      几乎是瞬间,卡卡西立刻就蹲了下去。

      永泽喜欢敲头,还是从背后敲,卡卡西觉得他这一招下蹲简直是神来之笔。

      不说躲的了全部,第一棍应该是能躲的。

      然后犬冢绿的惨叫声就传入他的耳朵里了。

      “为什么又是我,不公平!!”

      仿佛天上有一阵黑色乌鸦飞过,留下一串省略号。

      卡卡西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装作什么样都没发生的样子。

      心中侥幸想着反正大家都蒙着眼睛,而永泽又在打犬冢绿,应该也没人发现吧。

      但是永泽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卡卡西身体一僵。

      “我打绿卡卡西你蹲下干嘛。”永泽玩味的看着卡卡西道。

      面罩加黑布完美的将卡卡西的脸全部遮住,使别人看不见他的表情,卡卡西强行镇定若无其事道:

      “站太久腿有点酸,所以蹲着缓解一下。”

      “哦,是吗?”永泽笑眯眯的看着卡卡西。

      “是……”卡卡西正要继续强行解释的时候,突然察觉到空气的一阵震动。

      但是等他感觉到那一刻,头上的传来的痛感也告诉了他,他闪躲失败了。

      “哪怕是说话的时候,感知也要全力开着哦。”永泽幽幽说道,然后又刻意的在三人周围走来走去,制造强烈的脚步声给予压迫感。

      快乐修炼时光总是很快,很快,一个早上就过去了,到了中午。

      虽然此时是正午,正值阳光最烈之时,但是三人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每当永泽发出一点脚步声,三人就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仿佛永泽每走一步空气温度就下降了几度一样。

      永泽也不怪他们,谁挨一早上的打能好受。

      别说攻击到永泽了,一个早上,没有人成功闪过一次永泽的攻击,全部被永泽棍子抽的鼻青脸肿。

      看了看天,感觉差不多了,永泽就笑着开口道:“今天早上的感知修炼就这样吧。”

      “可以吃饭了吗?”犬冢绿摸了摸肿起的脸庞,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问道。

      讲道理,她这辈子没被揍的这么惨,活活的被打了一个早上,真就硬挨揍。

      唯一支持她的信念,可能就是美味的午饭了。

      永泽笑眯眯问道:“绿你打中我了吗?”

      犬冢绿摇了摇头。

      永泽继续问:“那么绿你成功闪过我的三次攻击了吗?”

      犬冢绿想了想,准备昧着良心点头的时候,看着永泽那充满笑意的眼神,只能是垂头丧气道:“没有……”

      要是点头,肯定会永泽抓住机会捉弄的。

      “那你只能看着我吃了。”永泽在欢声笑语之中拿出来一个饭盒打开来,露出了里面散发着香气的团子。

      “有什么了不起的,二十好几的人还天天吃团子,真是长不大的孩子。”犬冢绿不屑说道,仿佛自己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一般。

      这是,卡卡西站了出来,淡淡道:“绿不想吃,我想吃,仔细想想,团子还是很好吃的。”

      “有品位。”永泽竖起大拇指道,然后拿了一份团子给了卡卡西。

      盐水见状,马上就想到了什么,紧跟着说道:“其实我也蛮喜欢吃团子的。”

      永泽也拿给了一份给盐水。

      犬冢绿傻了,结结巴巴道:“不…不是…不是说不让吃饭吗。”

      卡卡西一本正经道:“可我吃的是团子呀。”

      犬冢绿眼睛瞪大,心中仿佛有一群忍犬飞速跑过,这也行!

      犬冢绿低咳两声,两眼望天,用脚踢着地上的碎石,说道:“那个,永泽班长,其实我也蛮喜欢吃团子来着。”

      永泽故作一副惊讶样子,说道:“可是你刚刚不是说小孩子才喜欢吃团子吗?绿你都十五岁了,可不是小孩子了。”

      “那只是外表,其实我有一个充满童趣的内心,也算是小孩子。”犬冢绿为了吃饭,毅然选择了口胡。

      看着瞬间变脸的犬冢绿,永泽感叹人类的本质果然是真香,也没继续逗她了,把吃的给她了。

      解决完午饭之后,永泽开始传授三人六式中的剃和纸绘。

      之所以选择这两个,是因为剃是六式当中最简单的一个而且还很实用,纸绘则是因为对修炼见闻色有一定帮助。

      他会一步一步将六式传授给三人,建设新暗部,总不能靠他一个人吧,把三人教会,再让他们教别人就行了。

      永泽亲自讲解剃和指绘,哪怕是已经初步掌握了剃的卡卡西也没有托大,用心听着永泽的讲解,然后用写轮眼解析。

      ……………………

      ……………………

      下午四点之后,训练结束,卡卡西拖着疲惫的身子朝着漩涡花玲住的那个小旅馆走去。

      永泽表示,人是你带来的,所以一切都要你自己去办妥。

      今天他得去带花玲去办理户口,这样花玲才真正是加入了木叶。

      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卡卡西突然感受到一股缓慢的气流,他下意识的迅速闪开。

      结果发现是凯站在他身后,缓慢的气流是因为凯刚刚准备拍他肩膀。

      ‘要是永泽老师的攻击也像那么慢就好了。’卡卡西想到,棍子抽到脸上还是很痛的。

      虽然嘴里还叫着永泽班长,但是他在心里面已经把永泽当成老师之类的角色。

      “卡……卡卡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是被谁揍了一顿吗?”迈特凯长大嘴巴,吃惊道。

      虽然有面罩挡着,但是他迈特凯对卡卡西简直不要太过熟悉,一眼就看出来卡卡西脸是被打肿了,而且眼睛一圈都成青色的了。

      卡卡西想了想,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道:“走路摔的。”

      然后直接离去。

      被揍了一早上这种丢人的事情,卡卡西当然不会告诉迈特凯。

      “诶卡卡西,告诉我是哪一条路啊,我要去挑战一下,居然能把你摔这么惨,鼻青脸肿的。”迈特凯追问道。

      卡卡西脸黑了下来,依靠人群将迈特凯甩掉,去到了花玲所在的那个小旅馆。

      找到房间,卡卡西礼貌的敲了敲门道:“是我,卡卡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