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 > 第160章 若是没有,那就九百年吧!

第160章 若是没有,那就九百年吧!

 热门推荐:
    李二很实在。

    既然红薯梗那么好吃,那就剐一点嘛,毕竟这边多,他宫里那点,得留着繁殖。

    小白菜油麦菜也来点,反正这货也吃不完,不吃都老了。

    至于那些下人,吃鱼吃肉就好了嘛,吃什么青菜,简直浪费!

    暴殄天物!

    搞定,竹筐装上,撤。

    长乐笑笑:“陈大哥,我也回了,得空来玩,我家住永兴坊燕国公府。”

    “嗯,路上注意安全,到了……”

    长乐:“???”

    “没事,去吧,有空来玩。”

    陈远笑笑,其实他想说到了打个电话的,但是这里显然没这条件。

    这世道便是如此,每一次分离,都有可能是永别,故,灞桥边的柳,都快被折秃噜了。

    又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等大量述说离愁别绪的诗句。

    长乐微微一笑,亦不再多言,转身,捻了捻裙摆,上车。

    之后不久,便追上前面骑着马慢悠悠踱步的父亲。

    先把菜都搬上来。

    接着,是鲜果,干果。

    “爹,你那份,好像没这么多吧?”果不其然,鲜果干果都变多了。

    本来是一份,现在,是两份。

    “哦,这里面有李将军的,他家都不爱吃,跟爹换了敖东城来的人参。”

    敖东城,又作忽汗城,鄂多里城,临牡丹江,就是今敦化一带。

    此处当下属白山靺鞨部,白山黑水的白山。

    说敖东城人参,可能很多人没听过,可要说长白山野山参,那就如雷贯耳了。

    而这敖东城人参,便是长白山野山参,其品质之好,冠绝同类。

    原本这玩意跟大唐也没什么关系,可自打贞观二年,白山靺鞨部降唐,产自长白山的优质野山参,便成为一种贡品,自敖东城,一路跋山涉水,翻山越岭,送往长安。

    最近,刚好又到一批。

    也因此,这事办得还是挺讲究的。

    虽然明明就是欺压霸凌,所谓的不爱吃根本是鬼话,但是,若能换得一支敖东城来的贡品野山参,李君羡绝对是赚了。

    那这样问题就来了,李君羡都有,陈远呢?

    面对闺女疑惑的目光,李二顿时炸毛:“看你爹做什么,难不成贡品野山参还换不来这堆东西?”

    长乐笑着摇头:“当然不是,女儿只是在想,为何李将军都有,爹爹却独对陈大哥只字不提!”

    “不提就对了,远远,乐乐,现在的小年轻,可真会玩!”李二冷笑。

    这事不提还好,提就窝火。

    长乐便不吭声了,红着脸,假装看外面的风景。

    李二看着烦:“行了行了,少在你爹面前装,喜欢回头你自己去挑,反正存着也不能当饭吃。”

    “谢谢爹。”长乐立马又转过来,眉开眼笑,而后,又小心翼翼问道:“爹,这些鲜果干果,您没什么想法吧?”

    “你觉得爹该有什么想法?”李二眯着眼,又笑起来。

    长乐小脸一正:“没有,女儿只是觉得,这些鲜果干果难得,娘有口福了。”

    “是吗?”

    “是啊!”

    李二哑然失笑:“臭丫头,还装,真以为你爹是个傻的?无非是难得糊涂罢了!”

    “难得糊涂?”长乐眨眼,睫毛颤动。

    李二也不解释,沉吟着问道:“你说,这长安城的贵族,钱是不是存太多了?”

    “这……”

    长乐顿时又头皮发麻:“爹,您该不会真想打那些世家门阀的注意吧?”

    “想啊!”

    “做梦都想,问题是,想也没用,说白了,这天下治理,暂时还离不开这些世家门阀!”

    老李家起家,也是世家门阀。

    而在此之前,这些世家门阀,搅动风云,行改朝换代之事,已不知几百年。

    只是这一登上皇位,便自然而然成为了对立双方,皇权若想畅通无阻,则势必要裁撤门阀掣肘。

    长乐默然不语。

    一来是理解不深刻,二来,也轮不到她来说这些。

    李二其实也就随口一说,说完又笑道:“这些还太远,为父现在只是在想,要怎样才能让那群只吞不吐的貔貅把钱多拿点出来花!”

    “那爹您有什么想法?”长乐眨眨眼,直接一脚反踢。

    李二顿时瞪大双眼:“有我还问你?”

    “哦!”

    “那,女儿也没想法啊,爹您都没想法,女儿能有是想法?”

    “女儿,能把手上这件事做好,就很不容易了。”

    “……”

    就这么说着,不知不觉,长安在望。

    等回到宫城,长乐便带着所有的干果鲜果,回了凝云阁。

    这是李二的主意。

    因为这些东西太难得了,得收着,紧着点,否则以老婆大人的性子,肯定又这里一点那里一点送了。

    而他自己,则带着菜,到立政殿献宝。

    先弄一对红薯藤耳环。

    再来一条红薯藤项链。

    还可以来一条红薯藤手链。

    他觉得他这手艺吧,比陈远那厮强多了,相比之下,陈远弄的就是渣渣,一点美感都没有。

    长孙皇后果然也喜欢。

    因为新鲜,因为别出心裁,也因为,愿意为了她去想这些。

    至于这东西本身价值几何,反而无足轻重。

    等到新鲜劲过去,李二又开始展示厨艺。

    摘菜,洗菜,炒,亲力亲为。

    长孙皇后也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红薯梗,炒了吃着竟这般好。

    不由笑道:“真好,妾身怀胎这么多次,属今次最好,那么多好东西可以吃。”

    话音刚落,长乐端着果盘进来了,轻笑道:“是呢,连新鲜的荔枝龙眼都有,这要放在往年,想都不敢想!”

    长孙皇后也不傻,一看就懂了,笑道:“又是陈伯那里拿的吧,你们也好意思!”

    李二就笑:“这你就误会了,这次,还真不是拿,那厮主动给的。”

    长孙皇后便看向长乐。

    长乐笑道:“是呢,的确就是主动给的,只不过,爹把李君羡李将军那份也要了。”

    “哦,那东西呢,都在这里了?”长孙皇后倒也没怎么想,只问。

    李二笑道:“这你就别问了,长乐,你不要挑野山参么,自己去,这里有你爹就行了。”

    典型的儿女都是意外,老婆才是真爱。

    长乐也懒得看这两人腻。

    野山参呢!

    敖东城来的野山参,那是最顶级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上千年的!

    若是没有,那就九百年吧!

    再低就没法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