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这个穿越有点早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楚爷

第一百四十一章 楚爷

 热门推荐:
    草草的吃过午饭,楚恒跟二婶就开始准备年夜饭。

    按照原本的打算,二婶是准备做六个菜的,有了海鲜的乱入后,又改成了十个。

    其中三道是海鲜,由楚恒掌勺,红烧鲍鱼,蒜蓉粉丝蒸扇贝,辣炒蛏子。

    剩下的都是二婶来负责,六个热菜,清蒸黄鱼,肉末蒸蛋,红焖肘子,溜肥肠,黄花菜炒肉,醋溜木须。

    凉菜就俩,一个红肠干肠拼盘,一个乾隆白菜。

    本来二婶想做芥末墩来着,楚恒觉得乾隆白菜是凉菜,就坚持给换下来了。

    这么一大桌的菜,你别说在这个年头了,就是放后世它都不孬。

    两小只哪见过这场面,吃过饭就扒在厨房门口张望,口水哗啦啦的往出流。

    随着时间流逝,一道又一道的美味菜肴开始陆续出锅,混杂的食物香味渐渐从厨房飘到堂屋。

    连正在看书的二叔都控制不住的偷偷咽起了下口水,这味道实在太香了!

    下午四点钟,年夜饭便已准备妥当。

    在震耳的爆竹声中,楚氏全族整整齐齐的坐在桌前,喜气洋洋的享用着这顿此生所见过的最丰盛的年夜饭。

    嗯……楚恒除外。

    一桌菜里,最受欢迎的就是三道海鲜了,大家此前没吃过这玩意儿,都想尝个新鲜。

    “恒子是越来越出息了,要是大哥大嫂还在,指不定会高兴成什么样呢。”几杯酒下肚的楚建设有些醉了,看着人丁稀薄的老楚家,不由得有些伤感起来。

    “二叔,大过年的,咱高兴点。”楚恒端着酒杯,笑着道:“来,祝咱们家越过越兴旺!干一个!”

    “干!”楚雪第一个响应,举起手上的汽水瓶跟大哥碰了一下。

    “是我有点煞风景了,恒子说得对,大过年应该高兴。”楚建设整理了下心情,也跟着举起酒杯:“祝咱们老楚家越过越好。”

    “我也喝一杯。”二婶破例的给自己倒了杯酒,轻轻地跟楚恒碰了一下,祝愿道:“二婶祝恒子早生贵子,最好生他个五六个大胖小子。”

    “哈哈,借二婶吉言。”楚恒大笑着仰头干掉了杯中酒。

    一家人说说聊聊,一顿饭吃了大半个小时,才终于结束。

    肚子溜圆的两小只也不知道歇歇,往兜里揣上点糖块就跑出去找小伙伴玩儿去了。

    楚恒帮着二婶收拾完残局后,又回堂屋喝了会茶,跟楚建设聊了聊年后的工作变动问题。

    五点多钟的时候,他就离开了二叔家,骑车往家赶去。

    前几天胡正文他们都约好了,晚上那几个人过来码长城,他得提前回家准备一下。

    旁的不说,至少屋子得烧暖和些,不然郭开那狗日的非得骂人不可。

    街上很热闹,到处都是炮仗声,整座四九城都被烟雾笼罩着,浓郁的硫磺味让楚恒恍惚中有一种回到战场上的错觉。

    不管是什么时候,熊孩子都是有的。

    楚恒回家的这一路上,足足被人往身上丢了八个炮仗,其中有一枚更是奔着他面门来的。

    还好他手疾眼快,拼命的护住了脸,不然非毁容不可。

    这一点都不夸张,这年头的鞭炮威力可不弱,每年这时候,都得有几个炸断手指头的,把房子点了的,甚至还有用自制的鞭炮炸死人的。

    据说,据说啊,早些年曾有一个熊孩子,偷了矿上的雷管,做了个超大炮仗,然后在三十晚上那天,叫齐了一帮小伙伴,一同见证奇迹。

    就听轰隆一声,当时就有两家开席的。

    楚恒一路风风火火,提心吊胆,很快就回到了家。

    进屋先点炉子,然后就赶紧把瓜子糖块什么的都给摆上桌,想了想他又拿了一点橘子苹果出来。

    等都准备妥当了,他便打开收音机,抱着茶缸子坐在一边听着,里面放的是相声夜行记,听着特逗乐。

    听了有小半段,那几个人就过来了,胡正文两口子当先,何子石紧跟着进门,郭开抱着麻将盒走在最后。

    “恒子哥过年好。”章艺进屋就先给大恩人拜年,精致的小脸上喜气盎然。

    “过年好,过年好。”楚恒连忙起身相迎,要光是胡正文他们几个,他连屁股都不带动一下的。

    一帮人热热闹闹的聊了几句,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搓上麻将。

    最开始是胡正文他们哥四个玩,章艺在一旁看热闹,见自家爷们总是放炮输钱,姑娘就把他换了下去,自己下场了。

    还别说,小章姑娘的牌技是真挺好,再加上手气也不错,楚恒他们仨老爷们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几圈牌下来,那哥几个就看着人家胡牌了,全程在陪跑。

    尤其是郭开这小子,都特娘的赶上李云龙手上的意大利炮了,一点就中。

    连点了放了三个炮后,郭开也开始提心吊胆起来,他摸着张牌犹豫了许久,瞥了眼红光满面的章艺小姑娘,小心翼翼的打出一张:“八万!”

    “胡了!”

    章艺眉开眼笑的推开牌:“清一色!”

    “我艹,你丫是不是缺心眼啊?眼看着章艺要万子,你还敢往出打!”楚恒满头黑线的推掉自己的七对,心里那叫一个难受,他玩了这么多把了,好不容易来个大牌,都还没捂热乎呢,人家就胡了。

    “她刚开始的时候打了个八万,谁知道她还胡这个啊。”郭开苦着脸搓起牌,恨不得把手给剁了。

    “咱往钱上聊。”胡正文笑的眼睛都不见了,摊开大手到郭开面前:“点炮一家给。”

    老实人跟他们玩了这么些年麻将,可算是见到回头钱了,真提气啊!

    “我还能跑了不成。”郭开白了他一眼,拿出钱点了点,发现竟然不够了,要知道他可是带了五块钱来了,这才几圈牌就没了啊!

    他苦着脸看向楚恒,谄笑道:“楚爷,支援点呗。”

    “艹,玩着呢你借钱,懂不懂规矩?”楚恒顿时无语,打牌的时候往出借钱,寓意不大好,容易把手气给借没了,可转念想到自己本来也特么没什么手气,索性就借了他五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