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114:昆鹏的秘密

114:昆鹏的秘密

 热门推荐:
    陈娇娇:“凌树警官,吕信来啦。”

    凌树指了指草坪里的一块大石头,对吕信说:“坐。”

    吕信挑眉问:“你搞什么把戏?”

    凌树从背包里拿出三罐饮料,一人一瓶。

    他亲手给吕信打开了饮料,递给他:“喏。”

    吕信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哟,凌树警官这么客气?”

    凌树抿了抿唇:“帮帮我。”

    吕信喝下一口饮料,咂了咂嘴:“帮你什么?”

    凌树往营地的方向望了一眼,确认没有人朝他们这边看过来,他又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了一份档案。

    “你们聊,我去给你们把风。”陈娇娇起身走到了一旁的大树下坐着。

    凌树和陈娇娇神神秘秘的,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么蛾子。

    吕信翻了翻凌树递给他的档案。

    这竟然是昆鹏的私人资料。

    吕信恍然大悟:“你和陈警官是为了昆鹏来的?”

    凌树点点头:“没错。”

    档案最后,吕信看到了一句话。

    林雨、夏磊案犯罪嫌疑人:昆鹏。

    “你们怀疑杀死林雨的人是昆鹏?他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凌树将饮料一饮而尽,顺手把档案翻回了第二页。

    “你看这一页。”

    上面印着几张车祸现场的照片。

    两年前,江海大学附近出了一场车祸,两辆公交车相撞,一共死了八个学生。

    而其中一个学生,就叫昆鹏。

    下方还有那些学生的现场死亡照,吕信仔细一看,其中一个学生,确实和昆鹏长得一模一样。

    凌树:“当年处理这桩案子的jc是我的一个老领导,他说,当时法医已经确认这八个学生当场死亡。奇怪的是,在昆鹏的尸体被送往殡仪馆的那天晚上,他突然复活了。”

    凌树的话听起来很扯淡。

    吕信:“会不会是你们搞错了?或许他当时根本就没有死?”

    凌树摇摇头:“办案的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老jc,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吕信,你有没有在昆鹏身上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吕信噗嗤一下笑了:“凌树,你信那些东西?”

    凌树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我信你。”

    “其实我一直都在怀疑你,你是不是有某种我们寻常人都没有的超能力。”

    “比如……你能看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今天在地洞里,我已经证实了我的猜想。吕信,你真的和我们平常人不一样。”

    吕信自恋的摸了摸下巴:“算你有眼力。”

    凌树皱眉问:“所以,你可以解答我的疑问了吧?”

    吕信望了人群一眼,对凌树说:“现在,我们这群人里,有四个人不正常。昆鹏、戴森、泰美和崔莉莉。”

    “从我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就在昆鹏身上看到了一副死人相。但离奇的是,昆鹏今天突然恢复正常,反倒是戴森他们三个,变成了那个样子。”

    “我猜,他们应该是被某种僵尸附体了。”

    凌树脸色骤变:“你说的是真的?”

    吕信:“你不信我?”

    凌树连忙摇头:“不,我相信你。”

    吕信问他:“昆鹏又怎么会和林雨扯上关系?”

    凌树解释:“我们局里近两年来有三起未侦破的凶杀案,林雨夏磊案就是其中一桩,在这三起凶杀案的案发现场附近,我们都发现了昆鹏的身影。”

    随后,凌树拿出手机,点开手机相册给吕信看了几张照片。

    全都是一些案发现场的照片。

    “第一桩案子,是两年前的江海市首富被害案,死者在河边垂钓的时候落水淹死,现场侦查到了死者挣扎的痕迹,办案的jc怀疑死者是被人推下河里淹死的。”

    “死者淹死之后,在距离这条河三公里处的一家快餐店里,拍到了昆鹏的身影。”

    “第二桩案子,大概一年前,江海师范大学一个新任女教师被人反锁在自家的衣柜里,最后活活饿死。”

    “这桩案子很诡异,无论是监控还是现场勘测的结果,都没有证据证明有人潜入了她家,但衣柜被人从外面锁上,光凭死者一个人,是做不到这些事的。”

    “死者是孤儿,那段时间又是暑假,学校里也没人注意到女教师失踪了。所以,她直到尸体发臭了才被人发现。”

    看到这张女教师的死亡照,吕信顿时被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竟然是沈清君!

    凌树:“在女教师被关进衣柜的那天晚上,距离她家两公里处的一个商场里,监控拍到了昆鹏的身影。”

    “最后就是林雨和夏磊的案子,在他们失踪当天,案发地点附近的一个大巴车站,监控也拍到了昆鹏的身影。”

    “这三桩案子都太巧合了。”

    “而且,更巧合的是,这四名死者和昆鹏一样,都是7月15日出生的人。”

    “之前我们一直找不到头绪,但经过这些稀奇古怪的事,让我更加笃定,昆鹏和这几桩案子,绝对脱不了干系。”

    “又或者,他想利用某种邪术,做一些损人利己的事情。”

    吕信愣了一下,他记得,原主也是7月15日出生的。

    两个月前,电台还帮原主和林雪一起庆祝了生日。

    凌树拍了拍吕信的肩膀:“我查过你的资料,你的生日也在7月15日。虽然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些案件和昆鹏有关,但我还是想提醒你离他远一点。”

    陈娇娇突然喊道:“吃饭啦!”

    两人回头一看,陈娇娇和戴森站在一起。

    月光下,戴森的脸越来越阴森。

    凌树小声对他说:“等回去后,我再找你好好聊聊。”

    “这件事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恐怕很难破案。”

    凌树转身要走,随后,他顿住了脚步,沉声道:“还有我哥生病的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害他。”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吕信突然觉得,凌树并不是那种特别难接触的人。

    既然他不想害凌枫,那还有谁?

    凌树走后,吕信清了清嗓子,轻轻叫了一声:“沈清君。”

    沈清君“嗖”的一下从他的口袋中钻了出来。

    “干嘛呢?”

    吕信问她:“你记得你是怎么死的么?”

    想起这件事沈清君就觉得来气。

    “嗐!倒霉呗!”

    “我家里有个很大的衣柜,我喜欢钻进去找衣服。找着找着,衣柜门突然‘啪’的一下关上了,然后不知怎么的我就晕了过去。”

    “再一睁眼,就变成孤魂野鬼了。”

    吕信:“你是被人杀死的?”

    沈清君仔细想了想,然后摇摇头:“应该是意外吧,毕竟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谁想杀我啊?”

    这么说来,沈清君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被人谋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