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79:你们很勇嘛

079:你们很勇嘛

 热门推荐:
    晚上,吕信回到家里。

    看到桌上那些热腾腾的饭菜,他震惊了。

    “卧槽!”

    “你居然会做菜?!”

    沈清君翻了个白眼:“做菜这种小事,难不到我。”

    吕信凑在菜边闻了闻:“嘶,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毒。”

    沈清君杏眼圆瞪:“那你别吃!”

    说归说,吕信还是坐在下来,夹了一块肉扔进嘴里。

    吃着吃着,吕信又把肉吐了出来。

    “大姐,盐不要钱的吗?”

    沈清君眨了眨眼睛:“很咸吗?”

    她拿起筷子也夹了一块肉。

    “唔,真的好咸。”

    吕信夹了一块青菜,咬了两口,又吐了出来。

    “哇!大姐,煮青菜不用放盐的吗?”

    一连吃了几个菜,不是太咸就是没放盐。

    吕信忍无可忍,只能将这些菜全部返锅。

    沈清君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站在厨房边。

    “我……我第一次下厨,没……没经验。”

    吕信摆摆手:“算了算了,以后你就负责刷锅洗碗吧。”

    反正在做菜这件事上也没对她抱有期待。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

    吕信放下手中的活,走去开了门。

    门一开,三个粗犷大汉走了进来。

    最后进来的大汉还不忘锁死了大门。

    他们三个穿着黑色背心,一个是光头,一个是秃顶,一个是寸板头。

    他们手臂上都纹着张牙舞爪的龙腾刺青,长得凶神恶煞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

    吕信皱眉:“你们是谁啊?”

    领头的光头大汉戳了戳自己胸口:“我们是你的爸爸!”

    目中无人,嚣张至极!

    吕信笑了笑,不用猜,这三个人肯定是杜子腾派来的。

    “你们是什么?”

    光头老大瞪着眼:“你的爸爸!”

    吕信故意说道:“是我的什么?我没听清。”

    光头老大怒吼:“爸爸!爸爸!”

    “哎,儿子真乖。”

    吕信露出了一抹慈父般的笑容。

    光头老大这才反应过来。

    他被吕信耍了!

    “他娘的!敢跟老子耍小聪明,找屎!”

    光头老大讲的一口地方话,把找死说成了找屎。

    吕信很自觉的让了让路,指着洗手间的大门说:“找屎啊?厕所里有,请。”

    光头老大气急败坏:“臭屌丝!老子今天要弄屎你!”

    他身后的秃顶老二扯了扯他的手臂:“老大!在弄死他之前,给他一次悔过的机会吧。”

    寸板头老三也说:“对啊老大,我们心胸宽广,应该要给他一次悔过的机会。”

    寸板头老三贱贱的动了动眉毛,他们所谓的“悔过机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光头老大哈哈大笑,他拿出手机,打开录像,然后分开大腿。

    老板吩咐了,要拍下吕信出糗的视频发给他。

    光头老大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嚣张的对吕信说:“只要你从爸爸的胯下爬过去,爸爸就饶你一命!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吕信嘴角一扬:“很嚣张嘛?是杜子腾给你们的勇气?”

    寸板头老三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是杜少爷让我们来的?”

    “啪!”光头男一巴掌扇在了寸板头男的脸上,怒骂:“蠢货,闭嘴!”

    光头老大还真没骂错,这个寸板头可不就是个猪队友嘛。

    秃顶老二指着吕信骂道:“别叽叽歪歪的,赶紧给爷爬!”

    吕信淡定的坐回沙发上,撩着二郎腿看着他们。

    “你们很勇嘛。”

    秃顶老二拍了拍胸脯:“废话!我们超勇的!”

    寸板头老三想邀功,他拦在了光头老大和秃顶老二面前。

    “老大老二,这兔崽子不识好歹,我这就去把他打乖!”

    寸板头老三气势汹汹的走向了吕信。

    吕信握紧拳头,准备随时出击。

    这时,他只感觉到耳畔一阵风吹过。

    电光火石之间,沈清君已经冲了过去。

    她抓起寸板头老三的手,“啪!”的一巴掌抽在了光头老大的脸上。

    寸板头老三懵了。

    光头老大也懵了。

    光头老大摸了摸被打肿的脸:“老三,你干嘛打我?”

    寸板头老三摸了摸脑袋:“我……我也不知道咋就一巴掌打在你脸上了。”

    我刚刚想打的明明是吕信啊!

    寸板头老三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他嘴里喃喃:“奇怪,怎么会打在老大的脸上呢?”

    “啪!”

    清脆的巴掌声再一次响起。

    沈清君又抓着寸板头老三的右手,一巴掌招呼在了光头老大的脸上。

    光头老大被打得在原地转了一个圈。

    他意识到,老三就是故意的!

    “他娘的!你故意的是不是?!”

    寸板头老三连连摆手:“真……真不是啊!”

    秃顶老二站了出来:“老大,换我去揍吕信吧!”

    秃顶老二刚跨出一步,“啪!”的一下。

    他的手,竟然也无缘无故的抽在了老大的脸上!

    此刻,他们三个人全都呆若木鸡。

    秃顶老二支支吾吾的说:“老……老大,我的手,怎么不听使唤啊?”

    光头老大双眼猩红,他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顿时恼羞成怒:“淦他娘的!你们这两个吃里扒外的废物!居然……居然敢打我!”

    光头老大再也忍不住了,三个人就这样扭打起来。

    沈清君笑嘻嘻的退到吕信身边,吕信对她竖了个大拇指。

    沈清君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明天记得给我加鸡腿。”

    两人距离之近,吕信感觉到沈清君的发丝飘在了自己脸上。

    挠得他痒痒的。

    两人对视一眼,沈清君尴尬的挪开了视线。

    吕信轻笑:“咋了,你还会害羞啊?”

    沈清君撇了撇嘴:“关你什么事。”

    那三个人还在打,吕信趁机报了警,顺道从冰箱里拿出一块西瓜,默默的坐在沙发上当吃瓜群众。

    瓜吃完了,那三个大汉也打累了,jc也赶来了。

    出警的是凌树和陈娇娇。

    两人看到那三个鼻青脸肿的大汉,皆是一愣。

    陈娇娇:“这……这发生什么事了?”

    吕信摊了摊手:“不知道。这三个人大晚上的来我家打架,莫名其妙的。”

    凌树质问他们:“你们私闯民宅在别人家里打架?”

    光头老大被打得最惨,牙齿都掉了几颗。

    他指着老二和老三,迫不及待的向jc告状:“是他们!是他们!他们打我!”

    凌树冷冷道:“把他们带走。”

    那三个大汉被带走后,吕信才发现沈清君躲进了房间里。

    “喂,你躲在这里干嘛?”

    沈清君指了指大门:“那个男jc身上有辟邪符,我一靠近他就会浑身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