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75:哭丧人

075:哭丧人

 热门推荐:
    放下手机,吕信对直播间的观众们说:“各位,稍作休息,我们十五分钟后再见。”

    吕信暂时退出直播间,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他惊奇的发现,白衣女鬼居然哭了!

    吕信摘下她嘴里的纸团:“喂,你哭什么啊?”

    白衣女鬼吸了吸鼻子:“你说的故事也太感动了叭!”

    “原来是这样哦。”

    他把纸团又塞回了白衣女鬼的嘴里:“别以为跟我套近乎,我就会放你走!”

    这女鬼狡猾得很,必须对她有戒心。

    白衣女鬼瞪大眼睛,嘴里呜呜咽咽的叫。

    她心想,这狗男人的心里活动怎么这么多?老娘就是单纯的被故事感动哭了而已啊!

    吕信喝了口茶,坐下来,进入直播间,继续今晚的第三个故事。

    “兄弟萌,知道什么叫做哭丧人吗?”

    鲁班250号:“就是家里有人去世了,哭丧的人呗。”

    我是你爹:“不是吧主播,这么制杖的问题难道会有人不懂吗?”

    吕信:“今晚的第三个故事,就叫做《哭丧人》。”

    “大概是十五年前吧,我隔壁村子有一个叫孙大聪的年轻人。”

    “大聪是他们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但家里穷,几乎是砸锅卖铁送他上的大学。”

    “大聪人也很懂事,他从16岁开始,每年寒暑假都会到其他地方打工。”

    “那一年也不例外。”

    “那时候,他一放寒假就到镇上找工作。”

    “这工作找了一天,都没有中意的。”

    “傍晚,就在他打算回家的时候,无意间在一座四合院大门前发现了一则招聘信息。”

    “这四合院里正在招哭丧人。”

    “大聪活了18年,还是头一次听说‘哭丧人’这个职业。”

    “大聪敲响了四合院的大门,开门的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名叫钱勇。”

    “钱勇告诉他,自己的父亲是镇上的首富,因为生病所以去世了。”

    “他父亲生前就过得风光,死后,也肯定要风风光光的下葬。”

    “钱勇为了把葬礼办得隆重体面,所以想请一些外人来哭丧。”

    “这哭丧的人越多,就会显得这户人家越有钱。”

    “钱勇给出的报酬也很诱人,哭丧一天200块,哭丧三天就是600,还包吃包住。”

    “大聪一听,不得了了。”

    “600块啊!足足是他两个月的生活费!”

    “于是呢,大聪决定要留下来干这份活。”

    “钱勇家是一个非常大的四合院,院子里摆了几十桌宴请宾客。”

    “晚上,大聪和其他哭丧人一起,换上丧服,跪在灵堂里哭。”

    “大聪哭得相当卖力,演技非常逼真,连钱勇都被他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钱勇甚至在想,到底是他死了爹?还是我死了爹?”

    “晚饭的时候,钱勇给大聪加了鸡腿,把他带到一边,问他:‘你叫大聪是吧?咱们今晚缺个守夜的,你要不要留下来守夜啊?一个晚上,500块。’”

    “大聪双眼一亮,急忙点头答应。”

    “钱勇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他说:‘这守夜,也有守夜的规矩,晚上0点后,无论谁来灵堂,你都不要理他。对方让你做任何事,你也千万不要答应。知道嘛?’”

    “大聪愣愣的点了点头,守夜的规矩他不懂,但钱勇是他的老板,老板说啥就是啥。”

    “午夜,吃席的客人都已经散尽了。”

    “整个院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灵堂中,更是只有大聪一个人和一口棺材。”

    “阴风吹来,灵堂里的吊灯左右摇摆。”

    “大聪突然感觉四周阴森森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时,四合院的门被人打开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鬼鬼祟祟的走进来,他缩头缩脑的往灵堂里望了望。”

    “然后小跑过来,问大聪:‘喂,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大聪刚想开口,但他突然想起了钱勇对他说过的话。”

    “无论谁来,都不要理他!也不能答应他任何事!”

    “年轻人见到大聪不理人,他走过去扯了扯大聪的衣服,焦急的对他说:‘喂,你怎么不说话?你知不知道这里闹鬼啊?’”

    “大聪疑惑的看着年轻人,他身为大学生,从来都不信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大聪转过脸,还是不理他。”

    “年轻人自打没趣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四合院。”

    “年轻人走后不久,钱勇给大聪带来了宵夜:‘大聪,辛苦你了,快过来吃宵夜。’”

    “大聪看着钱勇带来的宵夜,有鸡腿,有烤鸭,十分丰盛。”

    “大聪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吃完夜宵后,钱勇对大聪说:‘大聪,帮我把棺材盖揭开一下。’”

    “大聪问他:‘揭开棺材盖做什么?’”

    “钱勇叹了一声气:‘我想再看我爹最后一眼。’”

    “大聪点头道:‘行吧。’”

    “大聪走到棺材边,揭开了棺材盖。”

    “看到棺材里的情形,大聪傻眼了:‘钱老板,这……这棺材怎么是空的啊?’”

    “棺材里,没有尸体,也没有陪葬品,整口棺材都空荡荡的。”

    “钱勇阴森森的笑了笑:‘谁说里面是空的?’”

    “大聪不解的回过了头。”

    “轰!”

    “就在他回头的那一刻,他浑身的血液全都涌上了头顶!”

    “他看见,自己身后站着的根本就不是钱勇!”

    “而是,一具已经高度腐败的尸体!”

    “无数恶心的虫子在腐败的肉洞里蠕动。”

    “啪嗒啪嗒……”

    “尸体身上的肉不停的往下掉,恶心至极!”

    “大聪的胃一阵翻江倒海,他脑子里又闪过那句话。”

    “无论谁来,都不要理他!也不能答应他任何事!”

    “然而,他并没有照做。”

    “啊——”

    “大聪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第二天,镇上的百姓在四合院的棺材里发现了大聪的尸体。”

    “一个老妇人叹了一口气:‘哎,可怜的年轻人哦,年纪轻轻的就躺进了棺材。’”

    “那个曾经和大聪说过话的年轻人把jc带进了四合院。”

    “年轻人对jc说:‘昨晚我看到死者独自坐在四合院的大厅里,本来我想带他走,但是他不理我。’”

    “jc们检查了大聪的尸体,发现他双眼圆瞪,嘴巴大张,嘴里还塞着发霉的食物,看起来是被吓死的,但是尸检报告上面却写着,大聪是中.毒而亡的。”

    “年轻人告诉jc,这个四合院原本是镇上首富的家。”

    “五年前,首富因病去世,他的二儿子为了争夺家产,就在丧宴上给自己的大哥钱勇下.毒。”

    “因为他的失误,不小心把毒下在了大锅菜里,所以他不仅毒.死了钱勇,还毒.死了一群来吃席的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