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61:鬼影

061:鬼影

 热门推荐:
    【叮!收获听众恐惧值19点!】

    【叮!收获听众恐惧值22点!】

    【……】

    故事说到这里就结束了,听起来像是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吕信:“至于后事如何,请各位听众大爷们自行发挥想象。”

    天花板上有人:“当然是卖房搬家了,谁特么会在这种鬼屋里住,嫌命长吗?”

    我是你爹:“从今以后,李夏和女鬼过上了没羞没臊的二人生活。”

    我叫王尼玛:“楼上的兄弟牛逼!”

    我是小仙女:“楼上+10086。”

    江海吴烟祖:“主播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赶紧讲第三个故事啊!”

    吕信喝了一口茶:“各位听众大爷,稍等片刻,容我去洗手间投个弹。”

    金主爸爸:“投个弹是什么意思?”

    江海吴烟祖:“就是窝粑粑的意思。”

    金主爸爸:“……”

    ……

    江海市盛和花苑。

    叶美珍戴着鸭舌帽和口罩,把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

    她手上拎着行李箱,鬼鬼祟祟的离开了小区。

    走到路边,叶美珍神色慌乱的拿出手机叫了个网约车。

    十几秒后,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了她面前。

    司机也是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男人。

    他对着叶美珍招了招手:“小姐,是你叫的车吗?”

    叶美珍点点头,匆忙上了车。

    她催促司机:“快,我要去机场!开快点!”

    为了躲夏明,她已经买好了回老家的机票。

    司机沉声道:“好的。”

    现在是凌晨,路上车辆不多,司机左拐右拐,驶进了一条昏暗的隧道。

    叶美珍抬头望着窗外的景色,不知不觉,车子已经从车水马龙的城市大街驶向了人烟稀少的城郊。

    她的心慌了:“司机,你……你去哪儿啊?去机场不是往这条路走的啊!”

    就在这时,叶美珍的手机响了。

    “喂您好,请问是叶女士吗?”

    “我是您叫的网约车司机,我现在在盛和花苑小区门口,请问您到了吗?”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叶美珍的大脑嗡嗡作响。

    她……她竟然上错车了!

    看到车外的路越来越偏僻,叶美珍大喊道:“你不是网约车司机!快停车!停车!”

    司机置若罔闻,继续踩着油门往前驶。

    叶美珍害怕的哭了出来:“你……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

    司机轻轻一笑,张口只说了三个字:“黄泉路。”

    ……

    吕信回到屏幕前,继续开讲。

    “今晚的第三个故事,叫做《鬼影》。”

    “我有个朋友,名字叫沈剑。他大学上的是警校,毕业后,他就在家乡的县城里当了一名jc。”

    “那段时间,刚好是清明节前后,沈剑和他的同事王强值夜班。”

    “他们那个县城民风淳朴,极少发生犯罪案件,所以平时上班也还算清闲。”

    “晚上,沈剑和王阳在办公室里闲聊了起来。”

    “两人聊着聊着,局里突然停电了,整栋楼一下子变得乌漆嘛黑。”

    “他们这里是偏远县城,供电不稳定,停电也是家常便饭的事,沈剑和王强早就习以为常了。”

    “王强拿着手电筒,对沈剑说:‘我去楼上巡视一圈,你在楼下好好坐着啊。’”

    “沈剑对他说:‘去吧去吧,顺道给我去楼上洗两个苹果。’”

    “王强往沈剑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你这臭小子,还会使唤人了?’”

    “沈剑笑了笑,看着王强上了楼。”

    “就在王强刚上楼没半分钟,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死人了!死人了!撞死人了!’”

    “沈剑拿着手电筒走出去一瞧,发现局子门口有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在大声嚷嚷。”

    “沈剑用手电筒照亮了男人的脸,这个乞丐满脸污垢,他的右脸上还有一块红色的胎记。”

    “乞丐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看见沈剑出来,他伸出那双脏兮兮的手直接拽住了沈剑的制服。”

    “乞丐嘴里大喊:‘王家村村口死人了!王家村村口死人了!一个穿着……穿着蓝色衣服的女人,死了!死了!’”

    “沈剑急忙问道:‘哪个王家村?’”

    “乞丐指着远处的田地说:‘就是……那边……那边!’”

    “沈剑顺眼望去,他记得,在稻田的另一边,确实有个村子。”

    “这时,王强从楼里出来:‘沈剑,你站在外面干嘛?’”

    “沈剑转身说道:‘刚才有个人说,王家村村口死人了,我们快去看看。’”

    “王强拿着手电筒在局子门前照了一圈:‘那报案的人呢?’”

    “沈剑回头一望,乞丐已经不见了:‘估计走了吧。’”

    “凌晨,两人开着车驶向了王家村,他们连夜走访了整个村子,一无所获,村子里根本就没有发生命案。”

    “王强对沈剑问道:‘是个什么样的人报案的?’”

    “沈剑回答他:‘嗐,是个乞丐,看起来疯疯癫癫的。’”

    “王强上了车:‘估计他在报假警。’”

    “两人回到警局,楼里已经来电了。还没等他们歇上几分钟,一个神色慌张的中年男人跑了进来。”

    “中年男人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我要报警!’”

    “沈剑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中年男人脸一皱,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我……我在王家村村口撞人了!’”

    “听了中年男人的话,沈剑和王强带着他,再一次去了王家村。”

    “中年男人指着村口旁边的山路说:‘就……就是那里,我开车开着开着,突然有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人从路边跑出来。我刹车不及时,就撞了上去。’”

    “中年男人掩面痛哭,他心想,自己这辈子肯定完了。”

    “沈剑和王强在这条路段勘察了一遍,地上只有小车的急刹车痕迹,并没有血迹和尸体。”

    “王强问他:‘大哥,你确定你是在这里撞的人?’”

    “中年男人点头如捣蒜,他伸手指了指路边的大槐树:‘真的!就是在这棵大槐树旁边!’”

    “沈剑和王强在附近搜了几个小时,直至天亮,都没发现任何尸体和一丝血迹。”

    “沈剑对中年男人进行了酒精测试,男人并没有醉驾,他的车也没有撞人的痕迹,所以他们判定,这个中年男人应该是疲劳驾驶而出现了幻觉。”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

    “结果在两天后的晚上,又有一个年轻妇人报警称自己撞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