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57:驱鬼神器平底锅

057:驱鬼神器平底锅

 热门推荐:
    钱到账之后,吕信转身从厨房里拿出来了一个平底锅。

    这个平底锅,正是他当初赶走长发鬼的神器。

    吕信用绳子在平底锅上面绑了个绑带,然后挂在丁白身前,问他:“会打羽毛球吗?”

    丁白一脸懵逼。

    驱鬼和打羽毛球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丁白呆呆的点了点头:“会啊。”

    吕信:“那就好。别小看这个平底锅,它可是个神器。”

    “只要长发脑袋一接近你,你就拿这个东西把它拍走。”

    说完,吕信还给丁白示范了一下标准姿势。

    “拍的时候要注意,尽量把它往墙上打,多打几次,那只鬼就乖了。”

    丁白更懵了。

    吕信的话怎么听起来比那些摆摊的老神棍还要扯淡?

    这分明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

    驱鬼你不用桃木剑,不用符咒,你给我整个平底锅?

    你是在逗我玩呢?

    还是《喜羊羊》看多了,把我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吕信,你在逗我呢?”

    丁白的反应在吕信的意料之中,毕竟这种事一说出来,没几个人会相信。

    吕信拍了拍丁白的肩膀,一本正经的对他说:“相信我,如果赶不走那只鬼,你再来找我,我保证负责到底!”

    丁白的三观被彻底刷新了。

    还没等他愣过神,吕信就把他推了出去。

    “去吧,赶紧回家试试效果,好用的话记得给个五星好评啊!”

    “砰!”

    吕信关上了门。

    丁白这才意识到他被吕信坑了!

    他抬起手啪啪啪的敲门,骂道:“吕信!你……你个坑货!”

    丁白生气的在门前跺了跺脚,神特么的平底锅,他这是花了五万块交了智商税啊!

    丁白用力将平底锅砸在地上,刚想踩几脚,又转念一想,反正他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不如拿回家试试。

    丁白又把平底锅抱在怀里,踹了一脚吕信家的门:“如果没有用,我就告你诈骗!”

    晚上,丁白将自己裹在被子里,他把那口平底锅死死捂在胸前,小心翼翼的环视着房间。

    每晚9点后,那颗长发脑袋必会出现。

    “咚咚咚!”

    房门外响起了皮球砸地的声音。

    它来了!

    “吱呀——”

    果然,它又出现了!

    房门一开,长发脑袋悬空在房门口,丁白猛地抓着平底锅冲了过去。

    “啊啊啊啊!”

    丁白嘴里啊啊啊的大叫。

    长发脑袋看到了丁白手里的那口平底锅。

    刹那间,它身上的头发全都噌噌噌的竖了起来!

    它被吓得炸毛了!

    长发脑袋虽然是个智商不怎么高的鬼物,但它依然无法忘记这口平底锅给它带来的心理阴影。

    那个变态的男人!这口变态的锅!

    绝对是它这辈子最惨的痛!

    长发脑袋发出了“嗷呜嗷呜”的声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了窗外。

    长发脑袋被平底锅吓跑了。

    丁白摸了摸脑袋,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不禁感叹:“卧槽,这口平底锅真能吓跑鬼啊!”

    他决定,一定要给吕信送一面“驱鬼大师”的锦旗!

    ……

    晚上22点,吕信照常开播。

    他的直播间热度已经突破了1000w人气值,获得了一个曝光率比较高的推荐。

    还没开播,就有一堆新老粉丝候在了直播间里。

    不说废话,吕信直接开讲。

    “各位朋友,想必大家都坐过顺风车吧?”

    床下有人:“主播别吓人啊,我现在就坐在顺风车上面呢。”

    我是你爹:“我现在一个人开车在路上,刚经过一片坟地呢。”

    我是小仙女:“楼上的,祝你遇见女鬼。”

    我是你爹:“没事,我胆子大,敢让女鬼放产假。”

    吕信:“朱财是一个网约车司机,今晚他送了一个客户去城郊。”

    “回家的时候,朱财心里盘算着,从城郊到市里有百来公里的距离,如果就这样空着车回家,连油钱都得亏掉。”

    “所以朱财决定,准备在路上拉几个顺风车的订单。”

    “订单接得很顺利,朱财在一个叫李家村的村子口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那男人长得魁梧雄壮,身上穿着一件皱巴巴的衬衫。”

    “女人生得娇小可人,穿着一件红色的小旗袍。”

    “两人从外形上来看,还挺搭对。”

    “男人一上车,就点燃了一支烟。”

    “朱财小声提醒了一句:‘先生,咱们在车上就不抽烟了吧。’”

    “男人愣了一下,很配合的将手里的烟塞回了烟盒里,他尴尬的笑着说:‘不好意思啊。’”

    “感觉这男人还挺好说话,朱财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起来。”

    “朱财从后视镜里看见,男人手上的烟盒是彩蝶牌的烟,这种烟已经绝版几十年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在抽。”

    “朱财说道:‘大哥,您这烟稀奇啊,都是几十年前的烟了。’”

    “那男人笑了一下:‘嗐,店里不是大把多吗?’”

    “这时,坐在男人旁边的女人皱了皱眉头,她神色怪异的看了一眼朱财,又看了一眼她旁边的男人。”

    “朱财和男人闲聊了一路,几分钟后,男人指着前方的墓园说:‘老弟,就在墓园门口停下来吧,我下车了。’”

    “朱财问道:‘大哥,你不是要回市里吗?’”

    “男人摇摇头:‘不,我就在墓园门口下。’”

    “朱财将车停在了墓园前,他难得碰见一个交谈甚欢的大哥,于是就想加对方的微信,交个朋友。”

    “朱财对男人说:‘哎,大哥,我叫朱财,你叫啥名啊?咱们留个微信再走呗。’”

    “那男人摸了摸脑袋,露出了一副不解的表情:‘我叫李大金,你刚才说啥……啥信?’”

    “朱财说:‘微信啊,我们交个朋友呗。’”

    “李大金皱了皱眉头:‘俺不知道你说的是啥,咱们有缘再见啊。’”

    “李大金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墓园,朱财摇了摇头:‘这年头居然还有年轻人不知道微信的嘛?’”

    “朱财启动了车子,他往后视镜望了一眼,发现后座的女人整个人都缩在了车门边,她脸色煞白,正惊恐万状的看着朱财。”

    “朱财问她:‘姑娘,你怎么了?’”

    “女人没有搭话,依然是战战兢兢的看着他。”

    “朱财抱歉的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和那个大哥是夫妻呢,刚才还纳闷你怎么没和他一起下车。’”

    “这时,女人说话了。”

    “她唇齿打颤,声音颤抖的说:‘师……师傅,刚才一路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哪……哪来的大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