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45:七月半、诡上岸

045:七月半、诡上岸

 热门推荐:
    中场休息时间,吕信上了个洗手间。

    吕信吹着口哨,刚拉开拉链。

    【叮!】

    【系统检测到a级鬼物正在靠近宿主!】

    “卧槽!”

    闻言,吕信手一抖,拉链卡在了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嘶……”

    好痛!

    吕信骂道:“喂,下次你出来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啊?”

    【系统委屈的说:我不是叮叮了吗?】

    吕信提起裤子,左看右看,半只鬼影都没看见。

    “你不是说有鬼物靠近吗?鬼呢?”

    【报告宿主,鬼物又走了哦!】

    吕信翻了个白眼:“你逗我呢?”

    【我发誓,绝对没有!】

    鬼来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他有什么好看的?

    想到这里,吕信对着镜子瞅了瞅自己的脸。

    嗯,确实挺好看的!

    吕信回到屏幕前,喝了一口水润润嗓。

    现在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直播间的人反而多了起来。

    我是新来的:“主播还不快滚回来讲第三个故事?”

    江海吴烟祖:“主播今晚要是还像昨晚那样放我们鸽子,我就冲去你家给你来个千年杀!”

    靠,这么残暴的吗?

    吕信清了清嗓子,继续开讲。

    “在我们老家那边,流传着一句俗语:七月半,鬼上岸。”

    金主爸爸:“七月半是什么意思?”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就是鬼节啊!”

    金主爸爸:“鬼节是什么意思?”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就是中元节啊!”

    金主爸爸:“中元节又是什么意思?”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

    “亲,请自行度娘一下!”

    吕信:“今晚的第三个故事,就是关于鬼节的故事。”

    “我有一位朋友,名字叫阿明。”

    “前些年,阿明在一线城市的厂子里打工,一个月领着五六千的薪水。”

    “打工三年,连根毛都没存到,阿明就盘算着,反正在外面也存不到钱,干脆回家算了。”

    “阿明父母知道阿明要回来,就托亲戚给阿明在他们老家找了一份工作。”

    “阿明亲戚说,他找的那份活特别轻松,每天吹吹牛逼,抠抠脚趾,一个月就能领七千块的薪水。”

    “阿明一听,瞬间两眼放光,嘴里直呼:‘还有这种好事?’”

    “亲戚点了点头,隔天就把阿明带到了上班地点。”

    “到了才知道,原来亲戚介绍给他的工作,是做墓园门卫。”

    “这座墓园是市里最大的墓园,一天24小时都有人管理,晚上还得上夜班。”

    “起初阿明不太想干,毕竟墓园这种地方,阴气太重,谁知道会不会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但想到那七千块的薪水和双休的假期,阿明的心动摇了,最后也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和亲戚说的一样,这份工作相当清闲,每晚就和同事们吹吹牛逼,时间哗的一下就过去了。”

    “除了阿明,墓园还有其他两个守门的同事,一个叫强子,另一个叫阿旺。”

    “强子和阿旺都比阿明大七八岁,他们在这里做守墓人都有十年了。”

    “不知不觉,阿明在墓园干了一个月。”

    “每年鬼节前后,阿明的家乡都会降温下雨。很不巧,在鬼节前几天,阿明发烧了,请了三天的病假。等他回来的时候,恰巧是鬼节这天。”

    “这天,阿明上晚班,他晚上十点来到墓园,发现整个墓园里烟雾缭绕,有一股香火的味道。”

    “强子一见到阿明,就对他说:‘兔崽子,你终于来了,我要下班了。’”

    “阿明纳闷:‘强子,你不是晚上11点才下班的嘛?还有一个小时呢,不怕上头记你早退啊?’”

    “强子嘴里叼着烟,漫不经心的说:‘傻小子,我们墓园规定了,鬼节这天晚上,能提前一个小时下班。’”

    “强子下班打卡前,悄悄对阿明说了一句:‘臭小子,记住了,今晚十一点后,无论谁来叫你,你都不能离开咱们门卫室,明白吗?’”

    “阿明眨了眨眼,不解问:‘为什么?’”

    “强子又说:‘嗐,听说过那句话没?七月半,鬼上岸。23点后,哪怕是你亲爹亲妈来叫你,你都不能离开门卫室,更不能去湖边,记住了吗?’”

    “看到强子一脸神神叨叨的样子,阿明笑了笑:‘强子哥,瞧你紧张的,以前鬼节我还下河游泳呢,怕个啥啊。’”

    “强子往阿明的脑袋上敲了一记:‘让你听话你就听话!废话咋这么多呢?’”

    “说完,强子打卡下班,骑着他的那辆破自行车离开了墓园。”

    “阿明揉了揉脑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打了一把游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阿明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现在是23点30分。”

    “阿明放下手机,准备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

    “这时,阿旺急匆匆的从远处跑来。”

    “阿旺今天上的应该是白班,他早就下班了,也不知道大晚上的来门卫室做什么。”

    “‘阿明!阿明!’”

    “阿旺一边跑,一边对着阿明招手。”

    “阿明打开门,问他:‘阿旺,你怎么来了?’”

    “阿旺气喘吁吁的说:‘快!去湖边!强子!强子落水了!’”

    “阿明一听,焦急的问道:‘不……不会吧?强子哥怎么会落水啊?’”

    “阿旺说:‘谁知道呢,估计夜太黑,他不小心骑着自行车摔进去了。快点,咱们快去看看。’”

    “不由多想,阿明拿着手电筒急忙跑到了湖边。”

    “湖岸上亮着几根蜡烛,晚风一吹,地上那些未燃尽的钱纸都被风卷了起来。”

    “湖面平静,阿明在湖边大喊:‘强子哥!强子哥!’”

    “阿明的声音回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

    “他转身一看,四周除了他以外,一个人都没有!”

    “刚才他跑的急,根本就没注意阿旺到底有没有跟上来。”

    “‘阿旺!阿旺!’”

    “看到阿旺不在,阿明又拿手机给阿旺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提示对方无人接听。”

    “阿明把手机收回口袋,嘴里喃喃:‘奇怪,阿旺人呢?’”

    “阿明带着疑惑回到了墓园,他发现,墓园门口站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

    “阿明被吓了一跳!”

    “这时,那个人转过身子,看向了阿明。”

    “阿明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强子。”

    “‘强子哥,你浑身怎么湿漉漉的?’”

    “强子脱下外套抖了抖上面的水:‘哦,刚才骑车不小心摔进了湖里,正想回来换身衣服。’”

    “阿明惊讶的看着他:‘你……你真落水了?看来阿旺没有骗我。’”

    “闻言,强子皱紧眉头,口吻紧张的问他:‘你说什么?’”

    “阿明四处张望,依然没看见阿旺的身影:‘刚才阿旺跑来跟我说你落水了,但他人不知道去哪里了。强子,你看见他了么?’”

    “强子沉默了半分钟,开口道:‘阿明,你说什么胡话呢?阿旺都已经去世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