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26:纸人脸

026:纸人脸

 热门推荐:
    他看见,凌枫的脸变得惨白如纸,嘴唇乌青,脸颊两边都有一团红红的腮红。

    乍看之下,吕信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两个字。

    纸人!

    吕信一个箭步冲上前,双手捧住了凌枫的脸,想看得更仔细一点。

    两人的脸近在咫尺,连呼出来的热气都能喷洒在对方的脸上。

    “天哪!”

    陈娇娇惊得捂住了嘴。

    这这这……这两人在干嘛?

    她的偶像,该不会是基佬吧?!

    两人的距离过于暧昧,凌枫脸一热,用力推开了吕信。

    “你做什么?!”

    凌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制服,刚才的一幕,他光是想想就觉得尴尬。

    而吕信完全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吕信眨了眨眼,发现凌枫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

    刚才他所见到的,绝对不是幻觉!

    吕信一本正经的对凌枫说道:“最近小心点。”

    凌枫以为吕信在威胁他,皱眉问:“你什么意思?”

    吕信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陈娇娇。

    陈娇娇立即会意:“我……我这就出去,你们聊。”

    陈娇娇走后,吕信直言不讳:“你可能被脏东西缠上了,最近行事小心点。”

    凌枫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神神叨叨的?”

    吕信撇了撇嘴:“不信拉倒。”

    说罢,吕信离开了警局。

    凌枫对着吕信的背影摇了摇头:“莫名其妙。”

    显然,吕信说的话,再一次被他当成了瞎扯淡。

    ……

    这一路上,吕信想了很多事。

    他总觉得自己的通灵之眼发挥得极其不稳定,就拿林雨的事来说,他第一次见到林雨鬼魂的时候,居然一时间分辨不出是人还是鬼。

    还有刚才,短短几秒钟时间,凌枫的脸色就恢复了正常。

    如果他再糊涂一点,根本就分不清那到底是幻觉,还是真的看到了脏东西。

    【叮!】

    察觉到吕信的疑惑,系统特地出来给他解释。

    【宿主,你现在的通灵之眼只有一阶灵力,等到灵力升级,你就能快准狠的分辨出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啦!】

    【所以,这边建议宿主996哦!努力吓人才能收集到更多的恐惧值,抽取丰厚的奖品呢!】

    吕信呵呵:“是是是是,垃圾袋和不粘锅都是超级丰厚的奖品呢!”

    【礼轻情意重的道理你没听说过嘛?】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他的系统真特么是个杠精!

    晚上21点50,又快到了直播的时间。

    经过昨晚的三场直播,吕信的直播间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人气。

    还没开播,就有一堆听众进入了直播间内。

    金主爸爸:“坐等开播!”

    我被吕主播吓哭了:“哎,自从听了吕主播讲故事,其他的直播我都看不下去了。”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楼上的+10086,我特么都怀疑自己被吕主播掰弯了!”

    此刻,丁白也特地开了个小号潜入了吕信的直播间。

    他讥讽道:“臭屌丝,我看你变哑了还怎么讲故事!呸!”

    就在丁白幸灾乐祸的时候,直播里的吕信出声了。

    他淡定的清了清嗓子,对楼上的兄弟说:“兄弟淡定点,我还是直的。”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啊啊啊啊啊!主播翻我牌子了!主播我爱你!”

    看到吕信正在和听众互动,丁白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怎……怎么会这样?!”

    怎么搞的?王神婆不是说一天内帮他搞定这件事吗?

    难道,王神婆失手了?

    想到这里,丁白立马换好衣服出门,准备找王神婆讨个说法。

    ……

    22点整,直播开始。

    吕信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欢迎大家来到《吕主播讲鬼故事》,我是吕信,你们最爱的吕主播。”

    吕信很自恋的说道。

    弹幕开始不停的滚动。

    金主爸爸:“啊啊啊啊,好磁性的声音哦,吕主播我爱你!”

    江海鲁晗:“吕主播我也爱你!”

    苏香的小奶狗:“大家快把‘我爱吕主播’扣在弹幕上!”

    一时间,几千条“我爱吕主播”的弹幕铺满了整个屏幕。

    听众们热情高涨,吕信也干劲十足。

    “今晚的第一个故事,发生在我十八岁那年。”

    床下有人:“不会吧?又是主播亲身经历的事?真的假的?”

    我是你大爷:“你管他真的假的,当个故事听不就好了?”

    吕信:“那一年,我刚高中毕业。”

    “高考后有三个月的暑假,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我决定去打暑假工。”

    “正巧,我三叔在我们市里的一个工地上当包工头,他告诉我,工地上缺个搬砖的,一天一百五,问我要不要去。”

    “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

    “收拾好行李后,三叔亲自把我从家里接到了工地上。”

    “工地上的工人们住的都是移动板房,房间里通常都要挤三四个大汉。”

    “三叔照顾我,为了让我住得舒服一点,特地挑了一间空房让我住。”

    “三叔对我说:‘阿弟啊,这间房给你一个人住,舒服点。’”

    “在这种集体宿舍还能一个人住一间房,那是相当奢侈的事情。”

    “我急忙对三叔道了谢,就把行李搬了进去。”

    “这间房不大,也就二十平米不到,放了张上下铺的床,还有柜子和桌椅。”

    “三叔在走之前对我反复强调了几句话:‘阿弟,记得,房间里的东西不要乱动,也不要乱丢,这些东西该放在哪里就放在哪里,如果有家具坏了,你就和我说,千万别自己乱动啊。’”

    “此时,我还不明白三叔的言下之意,只以为他怕我弄坏公司的财产,所以才对我叮嘱这些事。”

    “于是我对三叔说道:‘放心啦三叔,我的人品你还不懂嘛?’”

    “听到我这么说,三叔才放心离开。”

    “我在学校习惯了睡上铺,所以我把行李全都放在了下铺,准备爬到上铺铺床。”

    “当我爬到上铺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上铺的床板上,居然贴着几道驱鬼符!”

    “我毫不犹豫的将床板上的符纸都撕了下来,心里纳闷,怎么会在床上贴这些东西,这不是膈应人吗?”

    “奔波了一天,铺好床后,我洗了个澡就躺下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听到门外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好像有人在开锁,但又一直没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