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灵异直播:我被吕主播吓哭了 > 001:深夜诡谈

001:深夜诡谈

 热门推荐:
    天朝国,江海市,市广播电台。

    “卧槽,我怎么变帅了?”

    望着镜子里这张陌生的脸,吕信一脸懵逼。

    擦,他不是在坟地里直播灵异游戏嘛,怎么一眨眼就特么穿越了?!

    刹那间,一堆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这个世界叫蓝星,发展轨迹和地球差不多。

    这具身体的主人和他同名同姓,是个苦逼的灵异故事主播。

    而且还是台里最底层的那种。

    拿最少的钱,挨最毒的骂。

    这一切都归根于,这个世界的灵异故事极度匮乏,大家对灵异的理解还停留在“鬼压床”这种层面,故事相当乏味。

    放眼整个天朝国,有点名气的灵异故事主播屈指可数,而喜欢听灵异故事的听众却数不胜数。

    吕信前世就是个灵异节目主播,这市场够大、专业对口啊!

    一激动,吕信忍不住喊了出来:“暴利!妥妥的暴利行业!”

    啪!

    突然,一沓文件砸在了吕信的脑袋上。

    “暴你个锤子!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你?”

    吕信回头一看,一个粉面娘炮正不屑的盯着自己。

    这人名字叫丁白,是台里的美妆主播,专教女人化妆护肤的,积累了不少女友粉。

    仗着自己有人气,上个月台长提拔他当了台里的主任。

    好家伙,一上任就立官威,天天逮着吕信欺负。

    丁白戳了戳桌上的那沓文件,唾沫横飞:“你瞅瞅你这业绩,你主播的《深夜诡谈》连续三个月收听率垫底。播完今晚这场,明天就给老子滚蛋!”

    以前的吕信人怂胆小,面对同事的嘲讽只能忍气吞声。

    但现在的吕信可不忍这种人。

    “你又不是台长,有什么资格让我走?”

    丁白理直气壮:“就凭我是你上司!我让你走,你必须走!”

    吕信笑了:“你让我走,我偏不走,死娘炮。”

    “臭屌丝,你居然敢骂我!”丁白气急败坏。

    “骂你怎么了?骂的就是你啊。赶紧闪开,别耽误我直播,死娘炮。”

    吕信推开了丁白,往录音室走去。

    丁白气得在他身后破口大骂:“臭屌丝,我明天就让台长亲自开除你!”

    电台里的其他同事,都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我擦,吕信居然连台长身边的大红人丁主任都敢骂,他是真的不想干了嘛?”

    “骂了丁主任怎么可能还能留在电台,我看他明天是指定要滚蛋了。”

    “哎,反正他也只是个扑街主播,收听率凉得一批,迟早要滚的。”

    ……

    吕信走进录音室,他刚坐下,耳边就响起了一道软萌软萌的声音。

    【叮!灵异直播系统绑定中……进度20%……50%……】

    卧槽!

    居然有系统!

    穿越者的标配啊!

    吕信美滋滋的笑了。

    【叮!系统绑定成功,开始发放系统大礼包……】

    【恭喜宿主获得‘脑洞大开’技能,灵异故事任我编!】

    【恭喜宿主获得‘百变嗓音’技能,声优怪咖就是你!】

    【系统提示:当宿主获取人类恐怖值每达300点,将奖励宿主一次抽奖机会,请宿主一定要多多吓人哦!】

    吕信:“……”

    什么奇葩请求?吓死人了你负责啊?

    事不多想,眼看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直播了,吕信立马进入了直播间。

    不得不说,他的直播间真的是凉得一批啊,听众只有十个人,那些刷弹幕的网友,还都是劝他滚蛋的。

    江海吴烟祖:“听说这扑街主播的收听率连续三个月不到0.01%,亏电台还养着这种废人。”

    江海鲁晗:“就是就是,要我业绩这么差,早就辞职了,哪里会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

    每天都被自己帅晕:“你们懂个几把,不要脸才混得到钱啊,哈哈哈……”

    安娇拉贝碧:“听这屌丝讲冷笑话还不如去看我们家小丁白。”

    “楼上+10086。”

    没错,在听众眼里,原主直播的那些鬼故事和冷笑话没有任何区别,故事内容还尴尬得不行。

    由此可见,原主的事业是多么的失败。

    吕信自动过滤了这些负面弹幕,清了清嗓子。

    系统奖励了他“百变嗓音”,现在的他能驾驭得了任何声音。

    “欢迎各位听众朋友来到《深夜诡谈》,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吕信。”

    吕信刻意压低了声音,一开口就是一嘴烟嗓,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又充满了诡异,足以让声控党无法自拔。

    屏幕前的听众和电台里的同事们都惊呆了。

    这尼玛是吕信的声音?

    江海吴烟祖:“我giao,这声音真尼玛诡异,吓得劳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江海鲁晗:“主播换人了?”

    安娇拉贝碧:“哇!这嗓音好诡异,好有磁性哦!(花痴表情)”

    “楼上再+10086。”

    丁白看着弹幕里的那些好评,满脸不屑,冷哼道:“臭屌丝,你以为这样就能吸粉了?老子看不爽的人,都得滚!”

    在丁白眼里,吕信的行为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录音室内,吕信深吸了一口气。

    “今晚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江海吴烟祖:“哈皮主播又开始瞎几把乱编了。”

    吕信无视弹幕的嘲讽,继续往下说。

    “四年前,我刚大学毕业,进了一家公司实习。”

    “当时怀里揣着两千块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公司不包住,只能自己租房子。同事看我是刚毕业的学生,怕我被骗,就把他房东推荐给了我。”

    “房东对我说,看在我是毕业生的份上,原价750的房租算我350。”

    “我当场听到这句话,开心得差点原地起飞!同样大小的单间,同事的750,我的只要350,这不是被我占了个大便宜嘛!”

    “房间不大,有床有空调有热水器,关键还只是押一付一,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签了合同之后,我开始收拾屋子。”

    “就在我铺床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床垫和床板之间夹着一张照片。”

    “照片露出了一个角,我把它抽了出来。”

    “照片上是一家三口,女人和男人面无表情的并排坐在公园的石凳上,气氛看起来相当压抑。”

    “更诡异的是,这张照片是经过处理后打印出来的黑白照。”

    “坐在女人身边的是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脑袋被一团红红的东西涂掉了,我不懂那是血还是红墨水。”

    “这张照片,看起来不像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更像是,一家三口的遗照。”

    吕信的音调越来越阴森诡异,弹幕又被网友刷了起来。

    江海鲁晗:“我靠!语调能不能正常点,阴森森的,你吓鬼呢?!”

    安娇拉贝碧:“哇,这新主播有点东西哦。”

    吕信:“看到这张照片,我心里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想都没想,我立马就把它给扔了。”

    “收拾好房间后,我洗洗就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咚、咚、咚。”

    “这声音的节奏非常平缓,而且十分清脆,就好像从我耳边传来的。”

    “我迷迷糊糊醒来,对着大门问了一句:‘谁啊?’”

    “门外没有任何人回答我。”

    “我以为是我做梦听错了,刚想躺下继续睡。”

    “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