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献祭国库

第一百三十七章 献祭国库

 热门推荐:
    咸阳上方,晴空万里。

    庄襄王下诏当日,花草居内,那株和秦人国运相连,扎入咸阳地脉中的仙苗,竟是骤然生长,一日间长高了数丈,浓郁的天地气息垂挂在树梢,生机勃勃。

    傍晚,赵淮中来到花草居。

    院子里,姜姞一身浅青色长裙,长发垂肩,精致的脸上带着稍许苍白。

    她在打量那株仙苗。

    听到赵淮中走入,姜姞扭过头来,脸上流露出喜悦和依赖的情绪,步履轻盈的走到赵淮中身畔,趁园内无人,大胆的挽住他的胳膊,道:

    “这株仙苗与大秦国运息息相关,大王下诏,允你监国,它就长高了数丈,若你正式成为秦人君主,它不知会出现什么变化?”

    “当然是把舔的等级提高,再长一截儿,还能有什么变化。”赵淮中笑道。

    姜姞嘴角微勾,脸庞仰起,有着浓密睫毛的眸子白了赵淮中一眼。

    “穆大家不在?”

    “嗯,说是要给我炼一炉固本培源的丹药,采药去了。”

    姜姞娇憨道:“其实我早就没事了。”

    她分化本源给庄襄王,折损了自身根基,原本极好的修行天赋,此时已经变得普通,在修行上可能会就此止步。

    穆阳静等人皆感觉心酸,打算帮她炼制丹药,稳固现在的境界。

    她的脸色苍白,带着往日没有的虚弱,也是根基受损的缘故。

    姜姞自己倒是没受多大影响,言笑晏晏,见到赵淮中便喜悠悠的抿起嘴角,眼睛微眯如月牙。

    赵淮中和她说话时,花草居里走出一男一女两个老者。

    正是此前来过花草居的四个老头老太太之二,神农氏族的长者。

    赵淮中执礼道:“见过两位祖翁。”

    他是随着姜姞在称呼两位老人。

    “你带姜姞出去走走吧,她被我们关在屋里吃了几天的药,怕是要憋坏了。”身宽体胖的老太太,慈眉善目道。

    那老头也和赵淮中攀谈起来,询问赵淮中的修行状况,称赞其资质。

    神农氏的这几个老人,对于姜姞因为救庄襄王而伤了根基,只字未提。

    夕阳晚照。

    赵淮中牵着姜姞出了花草居。

    “想去哪?”

    “去你府上看看小马儿吧?”姜姞偏头问。

    赵淮中揶揄道:“晚上留在储君府过夜吧,我们一起睡?”

    姜姞惊羞道:“我不。”

    要不要到时候可就不随你了…

    储君府。

    侧院的兽栏外,姜姞伸出手,掌心托着一颗绿色果实。

    她身前的兽栏里,白如初雪的小马阖动着纯澈的眸子,瞪着马眼打量姜姞。

    她将上身前探,斜压在兽栏上,足尖上翘,竭力把手伸向小马。而修长的双腿和挺翘的丰腴处则将裙子撑出紧绷的弧线,明艳动人。

    小马往前凑了凑,伸出舌头将她手心的果实卷入口中,然后用大头蹭她的手背。

    ————

    九月中。

    大秦储君监国的消息传遍各地。

    韩地,国都新郑。

    此时韩桓惠王仍在位,但已垂垂老矣。

    韩非子多次上表,请求桓惠王以法治国,皆遭拒。

    韩非本是宗室之后,素招韩王之忌。他成圣以后,在韩人之中名声大起,被韩人视为最后的希望,这种忌惮也随之达到顶点。

    韩王宫。

    韩非从宫中走出,抬头看了眼天色,暗自叹息。

    裕候韩毅从后方快步追上来,道:“圣人慢走。”

    韩非回头:“在这宫中喊我圣人,不怕大王不喜吗?”

    韩毅苦笑道:“大王闻听秦王下诏,令其子秦储掌权,料定秦储必要来侵我韩地,正急着商讨对策,哪有时间来关注这些。”

    顿了顿,他看向韩非:“圣人怎么看秦储掌权之事?”

    韩非子苦笑道:“秦人数代积累至今,若遇雄主,六国危矣。我韩人…不说也罢。”

    韩毅道:“大王闻听秦储掌权,深感不安,重提魏景湣王之前所提合纵之议,欲参与其中,圣人觉得可有必要?”

    韩非子淡然道:“不过是勉力挣扎而已,六国之间矛盾重重,魏与赵、燕三国之战刚结束不久,怎能通力合作?

    秦储此前遣军攻魏,后又逼魏攻赵,便是在提前布置,防备几国合纵伐秦。

    可笑当时无人看出其远虑,只顾眼前,现在闻秦储掌权而惶恐,还有何用?”

    韩毅吃了一惊:“圣人的意思是秦储早就有所预料,秦攻魏时,便在谋划?”

    “此为显而易见之事,你等看不出来吗?

    当时我曾提及此事,大王笑我过于高看秦储,而今如何?”

    韩非子心伤韩国积弱,话罢摇头而去。

    魏国,大梁。

    魏景湣王在安厘王死后继位。

    他开春时被秦所逼攻赵,而后赵魏燕三国之战,魏燕两国相合,也没能从赵手里讨到便宜。

    三家混战,人脑袋差点打成了狗脑袋,但谁都没获得半点利益,不久前刚刚议和罢战。

    此后景湣王魏午,一直在积极联系合纵之事,想要反击秦人。

    “…合纵伐秦之计若成,必可大败秦人,以振我魏人声势。”

    魏王宫内,魏午扫视众臣:

    “秦储以圣人之姿监国,人人皆畏之,寡人却觉得这反而是击败秦人的机会。”

    群臣当中,容貌秀美绝伦,婉转媚人的龙阳君出列:“大王所提合纵之议,确是伐秦良策。

    秦储掌王权,也为此事提供了合适的契机,臣附议。”

    龙阳君并非单纯以色娱人之辈,他还精通剑术,擅长外交,历史上也是如此。

    安厘王在时,便常问计于龙阳君,对其言听计从。

    因其才,新王魏午登基后,他的地位依然稳固,在魏人中有很大的影响力。

    龙阳之名七国皆知。

    有龙阳君的表态支持,魏午心头大悦的注视这位‘后妈’,眼神中的复杂感慨之色一闪而过,遂道:“龙阳君可愿就合纵之事,持本王手书,前往齐赵等国游说,以促成此事?”

    龙阳君道:“臣愿往。”

    “善!”

    魏午抚掌大笑:“此番必叫秦人识我大魏之强,让秦储败于寡人之手。”

    咸阳,储君府。

    长夜转瞬,天黑了又亮,日复一日。

    晨光未露时,赵淮中便从睡梦中醒来,怀里的姜姞蜷缩如一只小猫。

    这几天她都在储君府留宿。

    不过因为身体未愈,赵淮中选择了禽兽不如,并未有所动作,素睡了好几天。

    俩人到现在还清清白白,没有深交,就是很单纯的睡觉。

    姜姞身穿洁白的中衣,呼吸柔细,显然睡得很好,赵淮中则基本上整宿没睡…

    赵淮中急着上朝,悄悄起身后略事收拾,眼看时间要到了,莫名的生出一种打工人早上要赶公交的情绪。

    他身形微晃,瞬间在储君府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咸阳宫内,从容步入正殿,主持朝会。

    眼下大秦仍以郑国渠为首要任务,倾力修缮开渠。

    其他事也都井井有条,在推进当中。

    七国之争,争的是国力,民生,军事,文化等综合实力,并非一味强军善谋就能获胜。

    朝会后,赵淮中招来夜御府的老司空,询问物造进度。

    得到那批匈奴人的财物后,物造方面获得倾力支持,这段时间的发展颇为顺利。

    尤其是秘文战甲,兵戈的产量一直在稳步增加,已经慢慢往秦军精锐当中普及。

    中午,赵淮中召集三公九卿议事,询问粮草和国库储备等各项事宜。

    入夜后,星空如洗。

    赵淮中来到咸阳宫深处,与宗庙石殿比邻的一座大殿。

    秦人继承周王朝的发源地镐京,称王后剿灭过大大小小的国家众多。

    包括绵诸,巴国,乌氏,蜀国,苴国,东周,西周等诸侯国皆被秦所灭。

    这些国家历代积累之物,也就跟着落入了大秦手中。

    赵淮中来的这座大殿,就是用来存放大秦历年所得。

    这里是大秦储存宝器的国库。

    此前赵淮中虽然身为储君,却没来过这里。

    庄襄王是在此次下诏后,才把此地的出入权限移交给赵淮中。

    这座库房存放的各类宝贝,多是用来奖励功勋大臣或将领,轻易不得取用。

    轰隆隆!

    殿宇的石门沉重,开启时仿佛有闷雷作响。

    其内亮着长明灯。

    赵淮中走入,便见眼前的空间狭长,两侧摆满了各类器物,一直延续到视线尽头。

    这里的东西多达千余件,且都是价值高昂之物,毕竟是一国之力立时数代搜集所得。

    赵淮中缓步走入,辛武等人作为近卫,则留在门外等候。

    “都是些颇有来历的器物…”

    殿内最深处,有光斑流转生辉,泛起青铜的光泽。

    那里似乎有几件格外特别的东西存在。

    赵淮中边走边打量殿内存放之物。

    “这是西周著名的乾坤鼎,这是东周王室传承的青铜简书,相传有仙授之音藏匿其中。

    这个是什么…唔,这是一辆乌国王室的辇车,据说当年是由九条蛟龙来拉车…

    还有孔圣人的手书。”

    老爹传给他的不止是一个国家,还有数不尽的宝藏…这座宝库中装的都是被秦剿灭的国家,传承了数百乃至千年的宝贝,用无价之宝也不足以形容。

    要是把这些东西都献祭了,能得到什么回馈…

    没错,赵淮中是来败家的。

    他准备从这里挑些东西拿去献祭。

    反正这些宝贝放也是放着,不如拿去献祭,看看能不能换回更有用的东西。

    之前这些宝贝都是大秦的,现在大秦成了赵淮中的,他就不准备客气了。

    上位先献祭国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