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新的突破【五更求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新的突破【五更求订】

 热门推荐:
    仙台柱的内容浩如烟海,魏人以法力将其拓印在竹简上,内容之多,足有千卷,堆满了书房。

    赵淮中已有两日宅在家里,没出过房间,勤于翻看仙台柱的第二部分。

    因为是法力拓印,而非抄录,所以他凭借圣人之力,能感应到这些竹卷上有微弱的仙台柱气息,和自家的仙台柱如出一撤。

    可以确定内容没有虚假。

    “魏人掌握的仙台柱第二部分,也有仙台之力的修行。

    只是他们的修行之法,不是起于丹田,而是从脊柱的上半部分开始修行,没有我大秦仙台术的基座部分,却也能形成仙台之力的循环。只是缺了丹田仙魔泉的修行,根基不如我大秦。

    不过也有许多术法,是我大秦所没有的。”

    赵淮中边看边思索。

    七国皆视仙台柱为仙人所授,得天地正统方可得,人人视若珍宝,是国本。

    大秦的镇国玺,就是根据仙台柱上的内容所祭炼制造,镇压一国气运,可见一斑。

    魏人送来的仙台柱第二部分内容,补全了大秦仙台柱上,某些缺失的传承。

    “这个驾云术的更高阶段修行,原来需要吞吐九天之上的青云,以其凝聚,才能让驾云术突破,日游九天,夜游九幽…

    嗯,或许集齐了所有仙台柱的完整驾云术,真能夜游九幽,上游天外。”

    “我大秦所得仙台柱,最珍贵的不只是修行部分,而是古祭台。

    其他六国所得仙台柱,显然没有基座部分的祭台。”

    不久之后,赵淮中将房间内的所有竹简,收入小葫芦,带到了宗庙石殿。

    进入石殿,他以圣人之力塑造竹简,使其散布开来,围绕成柱形,缓缓上升,和仙台柱缺失的部分相合。

    就见仙台柱上方,原本笼罩着迷雾的部分,此刻雾气飘散,被竹简替换。

    竹简逐一舒展开来,其上内容,熠熠生辉,与下方仙台柱结合,犹如一体。

    恍惚间,竹简内容的填充,似乎引起了原有仙台柱的某些变化,整个柱体流转出微光。

    “你居然找到了第二部分的仙台内容?”墙壁里,妖怪声音惊讶。

    可惜从他被封印的位置,只能看见仙台柱一角,无法看清新增加的内容都有什么。

    第二部分的仙台柱上,还有一些特殊物品的描述。

    单看其内容,不知描述的是什么,但和古祭台结合起来,赵淮中却看懂了是在阐述古祭台回馈下来的一些东西。

    比如其中就提到撒豆成兵之术,也就是赵淮中献祭所得的黑色兵豆。

    其中还提到一些药液的用处,也都能对照从仙台柱上的献祭所得。

    这时,赵淮中再次召唤出古祭台,将匈奴人手里所得的东西,进行献祭。

    首先拿出来的,就是那个充满神秘气息的石鼓。

    当石鼓被放在祭台上,祭台周边有诸多符号闪烁,石鼓立即被收走了。

    “这石鼓好像很珍贵。”

    赵淮中经过多次献祭,已经摸索出一些规律。

    献祭物品等级越高,祭台周边的符号和交错的纹理,往往变化的越频繁。

    这石鼓就是近期献祭物品中,引起祭台变化最明显的一样东西。

    他取出其他几样物品,逐一献祭。

    一段时间后,仙台柱上的某个位置就出现变化。

    那里有一尊三足铜鼎,又或者说是丹炉模样的器物浮雕,正徐徐浮现,化作真实,丹炉上方有一点微光脱落。

    赵淮中正想伸手去接,却发现体内的‘它’从一侧肩头浮现游曳,与落下的那一点微光接触。

    仙台柱上降下的微光,是一滴黑色液体,被‘它’所接收碰触,将那一滴液体融入了自身。

    下一刻,它重新缩回赵淮中体内,隐藏消失。

    吸收掉那一滴黑色液体,它并无变化,两者相融,不分彼此。

    “那液体是什么?”

    赵淮中看向从魏人手里得到的仙台竹简,视线游睃,查看其上关于献祭所得物品的部分,很快就找到了一段内容:

    “三足鼎所炼仙台灵液,色黑,无色无味,食之可滋养神魂。”

    滋养神魂…它难道是我的神魂滋生分化出来的,或者说和神魂有关,所以它对滋养神魂的东西很感兴趣,主动出来吸收?

    赵淮中思索片刻,便闭上眼睛,将气息沉入体内,开始修行。

    之前赵淮中处在圣人初境。

    此刻得到了仙台柱的第二部分以后,再次修行,就像是知道了前路的准确方向,回来再走已知的道路,就变得更清晰明确。

    他盘膝而坐,身形悬空。

    身后浮现出圣人之光,丹田中的仙魔之气沿脊柱上行,游走循环。

    体内,‘它’也从丹田上浮,竟和赵淮中体内的气息一起,沿着脊柱而后上冲至后脑,继而从胸腹下落,回归丹田,形成修行的体内循环。

    这是从未有过的变化。

    它首次对赵淮中的修行过程,进行了完整的参与。

    赵淮中体内,本来停滞在十六层,圣人初境的修行力量,开始徐徐增长。

    “刚才献祭所得那种黑色液体被吸收后,它好像也有了些内在变化。”

    赵淮中脑内的念头未完,就感觉它回归到丹田位置,并且盘绕成环状,而后缓缓收缩,成了一个黑色的球体。

    下一瞬间,‘球体’蓦然炸开。

    轰隆!

    赵淮中体内的仙魔之力,仿佛发生了开天辟地般的变化。

    气息的运转,沿着仙台修行术的路线,被‘它’聚合分化间炸开形成的一股力量推动,快速循环。

    而随着赵淮中的修行,咸阳城内,天地气息涌动,开始缓缓往咸阳宫方向汇聚。

    天空,甚至大地之下,都有气息散逸,被牵引涌入咸阳宫。

    忽地,有洪钟大吕之音从咸阳宫传出,宛若晨钟暮鼓,发人深省。

    那声音从咸阳宫深处响起,先是整个咸阳可闻,随后不断扩散,数百里皆可闻。

    最后,几乎覆盖了秦境,使得万众聆听。

    这是圣人在宣扬三教九流,修行精义,传播教化。

    “秦储想借助宣讲修行之术,凝聚众力,开启圣人无垢的境界,他又要突破了…”

    “想成就先天圣人,要牵引十方天地之气入体,得众生之力加持,从此无尘无垢,可吞吐天地气息以养己身,甚至不必再吃五谷,食杂粮。”

    七国之内,有人神色欣喜,有人神色阴郁:

    “他想就此突破,没那么容易。”

    赵国境内,平原君脸色阴沉,眺望西方大秦境内。

    倏地,他身形升空,身畔多出一口铜钟。

    平原君盯着铜钟,良久也不做声,似乎对要不要动用这口铜钟非常犹豫。

    不过最终他还是做出了决定。

    当!当当!

    铜钟作响,声音束成一线,远传数百里,送入秦地,对咸阳宫中发出的圣人之音,形成破坏和干扰。

    他想阻止赵淮中凝聚秦人民众之力,让万众聆听教化,从而开启天地气机,晋升圣人二境。

    ps:还有,不过要等几个小时,弄完就更…求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