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来,仙苗【求订阅】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来,仙苗【求订阅】

 热门推荐:
    匈奴人仓促撤军。

    赵将李牧立即出兵追击,获得几次小胜,但匈奴人并不恋战,边打边退。

    李牧随后停止追击,回到了赵境代郡。

    他的回归还带回一个消息,通过审问俘虏得知,匈奴人突然撤走,是因为匈奴之主暴毙。

    挛鞮曼急着回去奔丧争权,所以才突然撤军。

    赵国闻听此消息,举国欢腾。

    赵王在朝会上当众大笑,称匈奴之主遭了天谴。

    此时还仅有少数几人知道,匈奴之主被杀,是赵淮中遣夜御府麾下所为。

    而在咸阳,玄鸟破空千里,已经飞了回来。

    在这一天的黄昏时分,玄鸟从天而降,落在夜御府主殿外。

    赵淮中从玄鸟身上取回小葫芦,光芒一抖,葫芦内的夜御府众将,陆续出现。

    留守府内的慕晴空,范青舟等人,也都站在主殿外的广场上,迎接众将凯旋。

    见到夏辛等人满身创伤,慕晴空脸上露出来的却是羡慕。

    他也想跟去匈奴老巢杀上一回,虽死无憾。

    可惜总要有人留守。

    府内也有诸多案卷待处理,后来是抽签决定的谁去谁留,慕晴空等四五名将领手臭,愿赌服输,留在家里看门。

    白药等人回来,赵淮中站在主殿前迎接,众将尽皆执礼。

    白药道:“微臣等人幸不辱命,没有辜负储君信任,匈奴之主已死!”

    慕晴空等人这才知道匈奴之主竟被杀了。

    这就相当于两国交锋,把对方的君主斩于马下,是无上功勋。

    夜御府内,欢呼声潮涌。

    “夜御府的人怎么了?”

    隔壁的五德殿内,叶契,越青等人侧耳倾听,一脸懵逼。

    不久之后,白药等出征众将,被叫进了夜御府主殿。

    “你等众人都可休息半月,养好了伤,我亲自为你们设宴庆功。”

    赵淮中打量白药和夏辛等人。

    他取出几个玉质小瓶,都是靠脸吃饭,从穆阳静、姜姞那白嫖来的,疗伤圣药,神农出品,效果绝佳,生死人肉白骨。

    赵淮中瞅瞅白药,拿起一个碧玉小瓶递给他。

    这小瓶是姜姞个败家闺女给的,格外珍贵。

    “这药当可治愈你的伤势,好好将养几日。”

    “诺!”

    白药躬身,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皮囊:

    “这是微臣在匈奴之主死后,从他身上寻获的东西。被其贴身携带,应是有些来历之物,微臣就拿回来了。”

    赵淮中接到手里,低头瞅瞅,表面没什么特别的,遂将皮囊收起,有空再看不迟。

    等白药等人离开,他也离开了夜御府,来到花草居。

    夕阳晚照。

    花草居的院子里,穆阳静正蹲在那,低头盯着地面。

    姜姞也在,师徒俩神情专注,听到赵淮中进来,居然都没抬头。

    赵淮中来到近处,往地面看去,就见有一株小小的幼苗破土而出,翠绿晶莹。

    奇妙的是有丝丝缕缕,宛若天地气息汇聚的混沌气流,环绕在这幼苗旁边。

    虽是幼苗,已有了与众不同的神异。

    赵淮中讶然道:“那晚种下的种子长出来了?”

    “嗯。”

    穆阳静的眼神紧盯着地上的幼苗:“我神农氏传承千古的四枚仙种之一,终于活了,可惜现在还看不出是什么。”

    穆阳静和姜姞的眼神里,尽是喜色。

    为了这四颗仙种,神农氏已经等待了漫长的岁月。

    当她将这个消息传到族内,当晚就有族内老人,从数百里外的祖地赶到咸阳,来看这株幼苗。

    夜深。

    花草居的院子里,四个老人,三男一女,围成一圈,替代了姜姞和穆阳静下午时的位置,聚精会神的注视面前幼苗。

    “这是什么仙苗,可能看出?”

    “仙苗又非普通植物,从所未见,怎知是何物?”

    “能否移种回我神农祖地?”

    “不能,幼苗虽小,但已经开始吸收地脉之气,甚至和大秦国运发生了交集,彼此勾连,擅自移动,仙苗可能会回缩成种子状态,白费了一番心血。”

    “那咱们搬家吧,搬到咸阳来住。”

    “好,现在就搬。”

    几个老人嘀嘀咕咕。

    屋里,姜姞和穆阳静瞅瞅外边。

    “祖翁他们不会真的要来咸阳吧?”姜姞小声问。

    “不会,顶多住一段时间就会回去,家里他们从小养到大的那么多花草,他们舍不得。”穆阳静一脸淡定。

    “哦。”姜姞点头。

    穆阳静横了她一眼:“我听说大秦内部,最近几天数次有大臣提起秦储纳妃之事,你怎么想?”

    姜姞面色绯红道:“他又不说,总不能我来提吧。”

    穆阳静宠溺地摸摸姜姞的脑袋,心情有些复杂:“不如趁祖翁他们在,让他们和秦储谈一谈。”

    ————

    大草原上的天气,已经开始变得寒冷。

    挛鞮曼半路放弃了和其他兵将同行,与随队的萨满催动术法赶路,立时两日,兼程千里,终于回到了白狼城。

    这时的白狼城,全城素色,为匈奴之王送葬。

    王宫中,挛鞮拓的尸体仰面躺在那。

    挛鞮曼回来后,在一众人的簇拥下,上前查看。

    尸体眉心破裂,伤口处立时多日,仍残留着一股锋锐的气息。

    大萨满上前,伸手虚抓,丝丝缕缕的锋锐之气汇聚,形成一柄兵戈的虚影。

    然而下一刻,那兵戈虚影就在大萨满手中炸开,无数被其收摄出来的气息,如有灵性般重新回到了挛鞮拓尸体的额头位置,依旧锋锐气息四溢。

    “这一缕兵戈之气,历久不散,至此刻仍在大王体内肆虐,灭杀了他的身体和三魂。”

    大萨满声音低沉。

    “这应该是南人的圣人出手,推动仙兵,击杀了大王。”

    “圣人?大萨满不是说,南人的圣人,不能轻易沾染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交锋吗?否则就会与国运,与一国之起落产生关系,用南人的话说,就是惹上因果。

    为何有圣人会出手,袭杀我父?”

    挛鞮曼脸色阴沉:“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大萨满道:“对方说是来自大秦夜御府。

    他们当时忽然出现在王宫正殿前方,来势诡异,毫无征兆,我等皆无防备。

    我赶过来时,已晚了一步,大王最后被刺穿眉心。”

    另一个将领站出来:“我印象最深的是来袭者身上的兵甲。

    他们的兵甲防御力很强,兵戈的攻击力亦难以抵御。

    交战的时间很短,但我匈奴兵将损失超过三千人,对方被我们围攻,伤亡却不足千,尸体也都被他们全部抢走,宁肯最后时刻增加伤亡,也没给我们留下任何遗骸或兵甲残骸。

    那甲戈之物,绝非普通。”

    挛鞮曼沉声问:“父王的随身之物呢?那个白狼王之皮缝制的皮囊。”

    大萨满愣了下。

    他当时震惊于挛鞮拓之死,并未及时注意到白药的动作。

    此刻回忆起来,才想起挛鞮拓身上滚落的一个白色皮囊,被对方拿走了。

    ————

    咸阳。

    深夜,储君府的书房,赵淮中拿出白色皮囊,以圣人之力触摸。

    那皮囊顿时从巴掌大,变成了接近半人大小。

    赵淮中将其中的东西倒出。

    哗啦!

    皮囊里的物品,一起掉了出来。

    ps:求订。话说,除月票,推荐大家别让它上架掉一半哈,我很看重这个,看*版也不耽误投个推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