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一百一十章 战幕【求票】

第一百一十章 战幕【求票】

 热门推荐:
    “这是用什么做的,外软内糯。”

    燕浣纱退下去后,姜姞拿起桌上摆放的一块点心送到嘴里。

    “以豆子精磨成粉,加上天然蜜糖熬制,裹上软面蒸食。你若喜欢,我让人给你送些过去。”赵淮中说。

    姜姞嗯了一声,然后转入正题:

    “我来给你送些东西,你猜猜是什么?”

    钱呗,你师傅早跟我说了,你回神农氏祖地,凑钱粮去了…赵淮中还知道除了姜姞,穆阳静必是也和神农氏族打过招呼。

    否则单凭姜姞在神农氏的影响力,从家里绝对要不出多少东西。

    刘琦迎接姜姞回来后,已悄悄汇报过,姜姞带来六辆大车,满满当当的东西,价值不菲。

    此事赵淮中早有考虑,让刘琦将东西先收下。

    他那日虽是半开玩笑的说缺粮钱,但姜姞,包括穆阳静是一片好心,数百里的往返取来财物,当面推拒显然不合适。

    先收着,等以后有机会,加倍还回去就是。

    何况神农氏族就在大秦境内,某种程度上,他们和大秦早成为利益共同体。

    神农氏也是认识到这一点,才允许姜姞败家倒贴,拿出这么多财物侍秦。

    赵淮中收了东西,姜姞窃窃欣喜,俏脸明媚。

    两人遂在储君府各处走动。

    不久之后,忽有内侍过来通报道:

    “大王从翠华山回宫,请储君过去相见。”

    赵淮中对姜姞道:“我要入宫,天色不早了,你晚上在我府上住?”

    姜姞微微摇头:“我回来还未去见过师尊,一会儿要回学宫去了。”

    两人一起出了储君府。

    姜姞带着十余名帮她把东西送到储君府的神农氏族人,去找穆阳静。

    夜色初降。

    章台宫。

    一个刚满岁的女童,身穿黑色绣着浅绿花蔓条纹的裙子,正在宫殿前的台阶处爬上爬下。

    女童长得颇为可爱,大眼睛塌鼻梁,迈着胖乎乎的小短腿,爬台阶时一不小心坐倒在地,把旁边的侍女们吓了一跳,正要去扶,赵淮中的声音响起:“让她自己起来。”

    他从庭院外走进宫门。

    地上的女童,是庄襄王和赵姬的小女儿赵盈。

    等她自己从地上撅着屁股站起来,看向赵淮中,忽然张开粗短的胳膊,求抱抱。

    赵淮中没理她,招了下手,示意让她自己走。

    此时身着黑色长裙的赵姬,从宫殿内出来,见到赵淮中,顿时眉开眼笑。

    娘仨一起进入章台宫。

    半个月不见,庄襄王正坐在寝殿内翻阅竹卷,脸上略显倦容。

    赵淮中下意识的回头瞅瞅赵姬,容光焕发。

    老爹的人伦术白练了…赵淮中给庄襄王请安。

    “寡人不在这些时日,得知王儿政事勤勉,心中甚慰。”庄襄王勉励道。

    他随即和赵淮中就他离开这半月的一应事宜,展开交谈。

    爷俩谈起国事,直到深夜,赵淮中才回到宫内的住处,入寝休息。

    八月多雨。

    至子时,雷声隐隐,很快就有雨水落下。

    闪电照亮了夜空。

    赵国北境,边防。

    城楼上站着一名中年将领,身披带有暗红饰纹的深色儒衫。

    其站在城楼上,身形如同标枪般笔挺,给人一种锋芒暗藏,无法撼动的坚凝观感。

    他沉默不语的眺望着城外以北的荒野。

    天上落下来的雨水,在其头顶三尺便偏移滑落,滴水不沾。

    “这么大的雨,请将军回去休息。”一名青年副将,全身披甲,站在其身后。

    中年将领正是赵国名将李牧。

    “匈奴可能会趁雨夜奇袭,你下去做好准备,若有异常,可由西侧出城,迎战匈奴。”

    李牧的声音充满金戈铁血的果断,干净清透:

    “我上奏要求抽调东线兵员来对付匈奴,大王可有回复?”

    “正要对将军汇报此事。”

    青年副将道:“大王说要严防秦人,东线兵员万万不可抽调。还说让将军奋勇作战,待赶走匈奴,回到王都必有封赏。”

    李牧问:“秦储曾让人秘密送来信卷,承诺不会在匈奴来袭时攻赵,我亦就此事秘奏过大王。

    大王可有提及?”

    副将:“大王说此必是秦储迷惑将军之计,秦人虎狼成性,残暴处丝毫不输匈奴,让将军切不可上当。”

    李牧沉默下来,不再开口。

    ————

    次日早。

    风雨退散,朝阳初生。

    赵淮中参加朝会时,原以为庄襄王归朝,自己要回到老地方站好。

    想不到庄襄王示意他仍坐在这几日监国时的位置,对群臣道:“王儿处理国事得宜,以后就坐到寡人身畔,与众卿一起谈议国事。”

    “诺!”众臣齐应。

    赵淮中归国两年,国储的位置早无悬念。

    有些朝臣已在考虑更长远的打算,准备逐步往赵淮中身边倾斜靠拢。

    散朝后,赵淮中来到夜御府,第一件事就是接到匈奴攻赵的消息:

    “匈奴人昨夜发起攻势,以轻骑扰袭入境。但赵将李牧早有防备,遣麾下赵军万余,迎头痛击,匈奴先锋五千余众,被赵军击溃,斩敌近千人,获小胜。”

    赵淮中不动声色道:“继续关注赵境以北的动向,若有消息,随时报我知道。”

    至当日下午,夜御府负责收发消息的书吏,再次前来汇报:

    “匈奴游骑,分散成每百人为一个小队,三百人为一中队,五百人为一大队的方式,共百余股,彼此分散开来,全面侵入赵境最北的代郡。”

    “这是匈奴的惯用战术,如同群狼围猎,看似分散,但呼哨间就能迅速聚结,彼此支援。”

    “李牧对此亦有预判,在周边村镇展开清野之策,收拢村镇百姓就近进入附近大城。

    匈奴人精通游骑战术,但不善攻城,且劫掠时间最多只能持续到九月末。

    李牧收拢村落民众入城,确能有效遏制匈奴抢掠赵境人口,减少伤亡等损失。”

    殿内,范青舟也在。

    他正在查看地图,勾画出匈奴攻赵的位置和行军路线:

    “以李牧过往战绩,应该主动出击才对,趁匈奴入赵,失去在草原上的纵深,当可将分散的匈奴小股兵众,切割蚕食,一点点的吃掉。

    而非采取守势,固守城池。”

    范青舟分析道:“赵王历来多疑,严防我大秦和燕国两地边境。

    我观李牧此番用兵,麾下很可能兵源不足,无法兼顾赵人北境整个代郡,因此才采取收拢固守之势。”

    赵淮中道:“李牧应是还有其他考虑…我们在局外旁观,多说无益,且看局势如何发展。”

    又道:“老司空研究出来的秘文战甲和兵戈等器,目前府内装备了多少。”

    范青舟如数家珍,道:“物造部已全力赶工,但目前总数仍不足千,共九百七十余件兵甲。”

    “不足千数…”

    这时刘琦从殿外进来,道:“储君,府内宴席已备好,黄昏时开席,所邀众人已去通知。”

    ps:求票,求票,求票~月票和推荐都好

    那颗种子怎么还有猜是玉米,花生桂圆的,最过分的是还有枸杞和*羊藿的…准备给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