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一百零七章 缴获【求票】

第一百零七章 缴获【求票】

 热门推荐:
    八月初。

    咸阳酷暑,燥热难耐。

    近来秦境安稳,攻魏事宜按部就班,政务不多,庄襄王便想着和赵姬,带满岁的小女儿往南去翠华山避暑。

    赵淮中则留下来,在庄襄王走后负责主持朝会,也就是后世所谓的太子监国。

    若遇急事,可将事务急报翠华山,两地间隔不足百里。

    赵淮中归秦两年,在朝会上站了两年,首次有了自己的座位。

    在庄襄王的宝座旁,拥有了一张矮席。

    满朝文武站立,只有赵淮中坐在那里,俯瞰群臣。

    别说,爽感还挺强的。

    “众卿有事起奏,无事散朝。”

    庄襄王的内官也跟着去了翠华山,刘琦昨晚兴奋的都没睡着觉,就想喊这句话。

    想到等将来自家储君登临王座,这话自己能喊一辈子,群臣都得听自己的口令上下朝,就舒坦的不行。

    刘琦感觉全身骨头都轻了二两。

    “臣有事奏。”

    吕不韦站出来跟赵淮中对了下眼神,徐徐道:“臣获密报,得知魏人想要联齐抗秦。

    我大秦当尽快反应,抢先出手。臣建议对魏增强用兵,从北线抽调精锐,投入魏境。

    此举对齐人也是个警示,且能进一步威慑魏人。”

    “善!”

    赵淮中都没多问,就点头同意了。

    这是他和吕不韦配合唱的双簧。

    对魏境增兵就需要增加支出,少府和治栗内史都说没有余钱,实则是俩老头盘算的仔细,真要挤挤还是有很大空间的。

    正好庄襄王出咸阳避暑,赵淮中找吕不韦商议调动粮钱之事。

    一大一小,君臣两人默契配合,在朝会上你申请我批复,流水作业,都没给治栗内史和少府开口的机会,就把事情定了。

    增兵是假,要用钱是真的。

    俩老臣在下边肉疼的直哆嗦。

    赵淮中现在代庄襄王监国,说出来的话就是诏令。

    事情出口便成定局。

    少府和治栗内史对视,只能咬牙认了,心里暗自盘算,回头就去找庄襄王打小报告。

    随后又有群臣启奏别的事情。

    朝会散了之后,赵淮中和吕不韦,刘琦都脚步轻快的去了。

    夜御府下阶段的用度暂时得以缓解。

    十余天转眼即过。

    八月中旬,下午,咸阳小雨。

    赵淮中在夜御府当值,批阅奏折。

    他监国这段时间,群臣上奏的竹卷,有专人送到夜御府来批阅。

    赵淮中初识君王的辛苦,奏卷似乎永远都批复不完。

    一国之事,多不胜数。

    怪不得老爹去避暑后,前几天还通过传递消息的方式,让人回来关心询问,后来发现赵淮中处理的不错,便放下心来,避暑避到乐不思蜀。

    庄襄王已两天没来信询问国事,对赵淮中这个儿子倒是相当放心。

    下午两点出头,赵淮中才伸了个懒腰,处理完这一天的事情。

    以他的精力和思维敏锐程度,尚且要从早上忙到下午,难为老爹这么多年坚持不懈,从不休息。

    赵淮中起身动了动,想着晚上回去让燕浣纱好生服侍,应该会很解乏。

    窗外小雨淅沥,如丝如线。

    这时,凤目狭长,妩媚不输美艳女子的慕晴空走进来:“储君,白副史等人回来了,稍后就会来找储君汇报此行过程。”

    赵淮中微微点头。

    白药进来时,看见的是依然站在窗畔的大秦储君,一身黑袍,肩背宽厚,黑发成髻,斜插着一根兵戈造型的青铜簪。

    白药知道那是赵淮中借以名震天下,击杀阴母的仙兵大月戈。

    “臣见过储君。”白药执礼道。

    “不必拘礼,此行路途遥遥,副史辛苦了。”赵淮中并未回头,但声音温和。

    自古以来,君王能主动关心体谅臣子的向来不多。

    白药深鞠道:“臣为大秦效力,为储君效力,甚幸,不敢言苦。”

    “过程可还顺利?”赵淮中缓缓回身,示意白药在一侧的矮席入座。

    “幸不辱命,阴女教自即日起已在世间除名。

    教内四位女尊,除了被王翦将军所擒的姚仟,其余三人被臣等当场击杀,余下八位阴女,十一位盗魂使,除了少量外出不在宗门内,也都或擒或杀。

    邪教乱世,余众皆不受降,悉数斩首。”

    白药自谦道:“只是臣办事不力,事先探查到的消息,和实际情况有些出入。

    阴女教女尊夏姒,当时也不在其宗门内,未竞全功,未免遗憾。”

    赵淮中摆手道:“这个不重要,阴女教完好时尚且算不上大患,何况一个夏姒,没死又能如何?

    此前阴女教躲在暗处,参与谋秦,有些厌烦罢了,将其拔掉就好。”

    白药恪尽职守道:“阴女教是臣率人清缴,后续臣仍会负责追查夏姒等余孽,直至将其斩杀。”

    接下来是盘点缴获所得的时间。

    白药秉承当初清缴食像天宫时的良好传统,差点又把剿灭阴女教后的宫阙全搬回来。

    遂献宝似的逐一取出用法力收禁,缩小后的缴获物品。

    多是些青铜类的法器,兵戈,长剑,铜鼎,少量甲械,还有十余件气息奇古的竹简,是阴女教秘典,记载着该教的核心传承。

    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些东西里,有五口玉棺。

    有些棺椁内还有尸体放置。

    “阴女教修行邪道之术,能给尸体脱皮,祭炼阴魂。

    这几具玉棺,都是阴女教盗掘墓葬所得,棺中遗骸,有些生前显赫于世,修行精深,容颜依然栩栩如生。”

    白药缓声道:“他们死后的墓葬被阴女教盗掘,以秘术祭炼,附着阴魂,便能吸取尸骸体内遗留的部分力量,助他们修行速成。

    有的遗骸脱皮,还会被炼成阴魂,如同死而复生的化身。”

    “除了这些东西,还得到不少财物,已交付给府内记录收存。”

    赵淮中从桌上挑了几样东西,其余物品让白药拿回去充公处理,部分遗骸重新入土。

    “白副史也下去休息吧,这次跟你出征的将士,亦都休息两日,不用来府内当值。”

    “诺!”白药正要往外走。

    府内一个信使快步进来,神色略显严肃:“储君,新收到情报,匈奴人携数万游骑,出现在赵境以北,缓行逼近,三五日内怕是就会对赵宣战。”

    匈奴果然来了。

    赵淮中问:“李牧作何反应?”

    李牧乃战国四大名将之一,和同属赵国的老将廉颇齐名,目下是赵人镇守北境的主将。

    战国四大名将,廉颇、李牧,白起、王翦,秦赵各得两人。

    赵人比邻匈奴,经常被寇边,限制了其发展的同时,却也让赵人之中名将辈出。

    赵人是最早学习游骑战术的国家,军马娴熟,灵活多变。

    “赵人北境边军,目前还没有动作。”

    信使道:“情报上说,这次来袭,匈奴融合了鬼方、混夷、猃狁,林胡诸部,兵锋极盛。由匈奴族挛鞮氏为首,率众来犯。”

    挛鞮(lian/di),是匈奴部族之首的姓氏。

    此时匈奴还未形成国家政权,首位‘单于’仍未诞生,但已经收拢诸多游牧部落,气势汹汹。

    赵淮中想了想:“去召集府内众将,过来共同谈议匈奴此次来犯的战略目标,以及赵人如何应对的方策,待双方真正开战,相互印证,当有所得。”

    信使应了,当即去召集府内将领。

    ps:继续求票,月票推荐票都很开心,拜谢

    看见有人打赏,还有一起睡过的大佬,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