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九十七章 机智

第九十七章 机智

 热门推荐:
    老者话罢又将目光转向夏辛:“昨晚我曾见到你去东阳楼,我二人亦有些缘法。”

    夏辛神色微变,感觉像是措手不及被人打了一闷棍。

    东阳楼是泾阳县的海鲜市场,和咸阳的小秦楼一个性质,但规模层次远有不及。

    在这个年代,逛窑子其实并不需要难为情。

    关键是赵淮中身边的人都不逛,大家都有正事要忙。且昨天赵淮中刚从咸阳过来,夏辛晚上还负责值夜。

    他是谎称有事要出去,让慕晴空代他巡夜,自己急火火的溜到了东阳楼吃海鲜…

    万万没想到,毫无防备就被这老者揭穿了。

    夏辛感觉到慕晴空,辛武,裴育,甚至连赵淮中的目光都往他看过来,心头突突直跳,义正言辞的说:

    “你认错人了,我都不知道东阳楼是干什么的,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老者笃定道:“不会错,你生的如此高壮明显,吾亦从不说谎,昨晚看见的就是你。”

    夏辛满腹的芬芳却吐不出来,见到慕晴空等人鄙夷的眼神,心里破口大骂。

    哪来的老货,如此不识抬举。

    夏辛咬咬牙,摆出抵死不认,看你能怎么办的坚决态度。

    好在那老者并未继续追问,而是再次道:“请问可是大秦储君当面?”

    “既知是大秦储君,还敢擅自跟随,该当何罪?”慕晴空负责接话,狭长凤目冷冽。

    那老者声音温润:“本来不知,问过方知。吾名苦行,见过储君。”

    听名号措词,应是释家分支流派无疑,但显然和后世的佛家有不小的差别。

    此时还无佛之称谓,佛门也没经历其他学说的融合冲击,甚至很少有人知道释迦其人。

    赵淮中站在众人簇拥中,眼神略带审视。

    慕晴空续道:“你尾随我等,意欲何为?”

    “我此来,是有消息要告知储君,可保秦人安稳,免被外道邪魔所侵。”老头不悲不喜的道。

    “你是什么来历?”慕晴空道。

    “吾出身济世教,此番入秦,一直遵守秦人规矩,从无僭越。”苦行徐徐说道。

    “济世教?”慕晴空等人面面相视。

    哪蹦出来这么个济世教?

    从未听说过。

    苦行又道:“请问储君,可曾听过浮屠之名…”

    赵淮中打断道:“我对你说的不感兴趣,记得在我大秦要守规矩,免得遭受倾覆之祸。”话罢转身进了行馆。

    “我是因为得知大秦即将被妖魔所乱,灾祸横生,所以特来告知,免得无辜百姓遭受苦难。”

    苦行提高音量,声音覆盖了赵淮中居住的行馆,却不外溢,只有少数几人能听闻:

    “六国之地,宗派乱世,拨动气运,祸乱天下,此为其一;世间有妖,隐藏窥视,只等时机成熟,便将出世以众生为食,此为其二;

    此番宗派乱世,欲引阴间恶鬼入世,大秦储君若不早做决断,必将死伤无数。”

    行馆内,赵淮中缓缓驻足。

    这苦行知道的倒是不少,句句皆点中要害。

    “储君,此人似乎有问题。”慕晴空低声道。

    赵淮中道:“让他进来,看他有什么把戏。”

    “诺!”

    不片刻间,苦行就被带入了行馆正殿。

    “你来找我,是想让我与你合作?”赵淮中直白道。

    苦行双目低垂:“正是,我济世教尽多降魔手段,可助储君平定天下邪魔。”

    赵淮中暗忖后世的佛教,好像也一直是这个套路,唐太宗就曾借助佛家的力量,定鼎天下。

    佛教也因此得以在唐大兴,成为国教。

    赵淮中道:“然后呢,你们帮我大秦平定了天下,所求为何?让我大秦奉你济世教为国教?”

    苦行略显惊异,似乎被说破了心思。

    “你有什么手段能帮我大秦平定教派之祸?”赵淮中不着喜怒的问。

    苦行精神微振,便准备施展手段,让秦储看清他济世教的本事:“储君可愿听一段济世偈语?”

    赵淮中嗯了一声。

    苦行遂盘膝而坐,体内力量运转,身后光曦浮现,缓缓升起一尊法相虚影。

    那法相盘空而坐,似佛非佛,似乎是一个人的背影,脑后闪烁出一道道光圈,又像是盘坐在另一个世界,模糊不清。

    苦行口中轻声呢喃,身后的法相虚影开口发音,如洪钟大吕:

    “世人如愿,众生如愿,是人行邪道…普及于一切,我等勘破一切妄,往生…”

    那法相虚影的吟诵不仅覆盖了整个行馆,且在往泾阳县城扩散,威势惊人至极。

    赵淮中的脸色却渐渐沉了下来。

    他的眼睛得到外挂加持,能看见苦行释放的法相虚影,暗藏着一缕缕血光,实非善类。

    其声音也隐藏乱魂之术,惑人心智,根本不是正经的释家偈语。

    赵淮中沉声道:“在我面前施展摄魂之术,就是你降妖除魔的手段?

    将他拿下。”

    辛武身形闪现,蓦然来到苦行面前,翻手下压。

    苦行身后的虚影中化出一道光圈,在身前旋动,减缓了辛武的速度。

    他从容后退,避开攻势。

    “储君因何动怒?”苦行开口说话,身后的虚影却是吟诵声不止,反而愈发洪亮。

    “你身后法相,满身血污,杀人无数。你以幻术遮掩真实身份,居然敢来找我,倒是好胆量。”

    下一刻,赵淮中身后的慕晴空,裴育,夏辛等人气势纷纷外放。

    尤其以夏辛满脸狞笑,大步往苦行逼去。

    整个殿宇内,法力激荡,席卷苦行。

    这几人一起出手,就是圣人也要心生忌惮。

    苦行所化法相顿时被压制,声音截然而止,他自己也是寸步难移,身后的法相光芒消散,果然露出一个被血光环绕的邪恶身影。

    “吾身染血光,乃降魔所致。”

    苦行解释道:“失了我济世教的支持,不日间秦人就将遭遇大祸,无人能救,届时大秦储君悔之晚矣,再想让我济世教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辛武手中化出一条封禁锁链,法家之力弥漫。

    他修行法家之术,既能封印自身,也能攻敌,锁链径直落在苦行身上。

    其闭目盘坐,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样。

    赵淮中:“把他带下去,安排人审问,看他知道些什么。”

    “诺!”

    辛武当即让人将苦行押了下去。

    赵淮中则转身离开了行馆正殿。

    “老慕,你给我说说,储君为什么要将这苦行抓起来?”

    夏辛没话找话,一脸讪讪的模样:“苦行既然有问题,我还以为储君会将计就计,让人跟着他,把他身后的人也一起挖出来。”

    慕晴空没好气的道:“你以为我们都和你一样蠢。

    若按你所说,那苦行自诩得计,从我们这里离开后会干什么?”

    夏辛道:“应该是不动声色,回到城内继续传播他的教义,以期能接着蒙骗我等,最终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慕晴空道:“所以储君才要公然拿人。你想想,苦行暴露,他身后若有其他同伙会怎么做?”

    夏辛恍然大悟:“他们会惶恐不安,或者畏惧逃窜,也有可能想方设法的营救苦行,则我们就能将他们一举成擒。”

    慕晴空翘起嘴角。

    他和范青舟,赵淮中等人相处时,总感觉自己的脑子是短板。

    这时候却莫名愉悦,斜着眼睛看夏辛。

    夏辛亦是心情愉悦,忖道:装一回蠢,让慕晴空舒坦些,他应该不会再提我昨晚逛东阳楼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