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九十一章 再次献祭

第九十一章 再次献祭

 热门推荐:
    咸阳一路往东,过韩境后继续沿黄河东行,便是魏齐楚三国交接地。

    此时夜色朦胧,天色全黑,在莽莽山岭之中,一座断崖下方内凹的崖壁处,探出一座隐秘的宫阙。

    其翘角飞檐,形制华丽,但阴气森然,正是阴女教迁移山门后,避世不出的藏身地。

    周围的崖壁上,布置了诸多防御和聚气阵法。

    当阵法开启,整个断崖便被幻术所遮挡,消失不见。

    而在下方的宫阙大殿内,天婴宗副宗主英计,还有其宗门内另一名副宗主徐悦,以及一个光头无发,宛若苦行头陀,穿褐衣的老者,三人依次而坐。

    老者身畔还有一个彩衣长袍,身形挺拔的青年。

    四人对面的主位上则坐着一身暗绿长裙,足蹬绣纹同色软靴的夏姒。

    夏姒身畔是阴女教另一位与她地位平齐的女尊姚仟。

    大殿里共六个人,四男两女,各据矮席。

    “英副宗主,当日情景是你所亲见,请你再与我们说一遍。”夏姒轻声细语道。

    英计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悸之色,道:“当时赵淮中先射出一支箭矢,伤了阴母,而后登空召唤紫雷,其威力几可灭世,阴母便是死在其手中。”

    又道:“我天婴宗主也死在当场。”

    夏姒颔首:“如今我等宗门与秦人已成死仇,聚集各位过来,就是为了商讨联合对秦之事。”

    对面的光头老者打断道:“我等破坏秦人气运的谋划,可曾实施,你阴女教掌握的阴曹现在放置何处?”

    “阴曹已被赵淮中找到,落入他手。”

    夏姒道:“幸好我早有考虑,阴曹被其找到后,根据祭器的感应,已被带入咸阳,但赵淮中不识阴曹用法,我等还有机会暗中发动。

    若能在咸阳诱发阴兵过境的灾祸,对秦人国运的破坏会更大。”

    阴母的死,让夏姒变得愈发阴邪妖媚,话音冰冷。

    “不妥。”

    光头老者缓缓道:“大秦镇国器就在咸阳,且咸阳眼下有多位圣人坐镇,若在咸阳引发阴曹,很难达到预期,怕是会被秦人迅速控制。”

    夏姒:“那你传天道想怎么做?”

    这老者正是同样归属三宗九派的另一家隐世宗门传天道。

    他们和阴女教联合,暗中蓄谋拨动天下气运走势。

    老者身畔坐着的彩衣青年,则是原属于楚地的七情道残余。

    这彩衣青年是原七情道道首的亲传弟子,修为不在当初的石晋虚之下。

    七情道遇袭时,他不在宗门,事后收拢残余,执掌了势力大损的七情道。

    传天道的老者看向夏姒:“你阴女教手里的阴曹怎么用,我无权干预。

    但那赵淮中修行不过两年余,已入圣人境。他突破那日,我远在赵境,也能感觉到天地气息变动,你若随意献祭阴曹,后果难料。”

    “嗯。”

    夏姒应了一声,妙目流转道:“眼下六国接连有人成就圣人,我等宗门若不联手,必被逐一击溃,千年传承毁于一旦。”

    七情道的彩衣青年低沉道:

    “我赞同联合,我等在上古时皆是通天道的传承,本就同属一门,后来分化为五,而今再次合作,当可重现上古时期的境况,压制三宗九派中的其他几家,纵横天下。”

    英副宗和同属天婴宗的徐悦副宗主对视,亦道:“我天婴宗也不反对联合。”

    夏姒笑了笑,话锋突变:“我说的不是联合,而是合并。

    天婴宗主已死,七情道只剩残余,你等哪有资格与我阴女教合作?

    我的意思是让你们加入阴女教,成为我教的附属。”

    英副宗和徐悦双双起身,怒道:“你想吞掉我天婴宗,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夏姒以谈合作为引子,实际上是想趁机整合各方势力,扩充阴女教来对抗大秦。

    “告辞!”英副宗和徐悦转身就走。

    然而夏姒面色微沉,眉心溢出一缕气息,化出一名女子,其身畔仙气缥缈,和那日从飞仙卷中走出的女仙一模一样。

    这女子倏然出现在英计和徐悦面前,探指点出,虚空坍塌收缩。

    这一指仿佛成了天地中心,徐悦毫无躲避之力,眼神惊恐的被女仙一指点中眉心,神魂俱灭,生机消散。

    坐在原处未动的传天道副宗主瞳孔旋动,紧盯着女仙在杀人后重新化作一缕气机,回归夏姒的眉心:

    “你摄取飞仙卷气息,居然养成了自己的阴魂女仙?”

    夏姒冷笑道:“我和师尊两年潜修,早就突破了我阴女教原有壁垒,六冥盗魂术已被我修至最终境。这尊女仙不日就会达到逆阴还阳的境界。

    届时我会亲手杀掉赵淮中,夺回飞仙卷,以祭祀吾师。”

    夏姒将目光转向彩衣青年和英副宗:

    “你二人若不同意并入我阴女教,我立即杀了你等,扶持其他人接手七情道和天婴宗,总有人会同意并入我阴女教。

    传天副宗主便为今日之事做个见证,你二人若同意加入我阴女教,七情道和天婴宗势力仍由你们掌控,如何?”

    英副宗和彩衣青年满心惊惧。

    阴母死后,阴女教显然以夏姒为尊,这女人的狠辣和实力大出他们的预料。

    ————

    月光皎洁。

    储君府的寝殿里,火烛跳跃。

    芙蓉暖帐内,燕浣纱的声音,低不可闻道:“…已近子时了,请储君早些睡吧。”

    赵淮中偏头看过去,就见燕浣纱粉藕般白皙的胳膊,从绣着花纹的锦被里探出,伸手来帮自己掖了掖被子,内蕴媚意的眸子已经睁不开了,眼眸阖动,片刻间就睡了过去。

    长夜漫漫,寝殿里彻底安静下来。

    然而一大早,殿内又重新变得热闹。

    燕浣纱起床后正在给赵淮中表演节目,载歌载舞…她跳的很好,韵律婉转起伏。

    由于刚从边境回来,庄襄王特许赵淮中休息一天。

    难得不用上朝,赵淮中在早上看过一次舞蹈后,又睡了个回笼觉,临近中午才来到咸阳宫,进入宗庙石殿。

    “妖怪,这东西你认识吗?”赵淮中轻拍小葫芦,取出了阴曹。

    墙里的妖怪打量片刻:“不认得,但我知道这是什么。”

    又道:“此为上古流传下来的阴曹之门,可通过献祭连通阴间,沟通两界。你这个阴曹应是后世祭炼之物,并非先天。”

    “唔,你的气息…怎地提升如此之多?”

    妖怪感应到赵淮中晋升圣人境的变化,惊讶道:“你又突破了?”

    赵淮中看向手里的阴曹:“接着说,你可知道这东西要如何启动控制?”

    “阴曹需要以阴界地脉中埋藏的石头来祭炼,然后以生魂献祭,方可召阴兵入世阳间。此物还有与之对应的献祭台柱,对其献祭便可开启。”

    妖怪思索着道:“献祭的生魂越多,招来的阴兵也越多。”

    妖怪话落,赵淮中点点头,走到仙台柱下。

    当古祭台侧移出来,他便将夜御府最近积累的一些东西拿出来,进行献祭。

    一件件来历各异的器物,有的被祭台收走,有的则毫无动静,并未被收取。

    赵淮中随后又取出飞仙残卷。

    甫一放上祭台,祭台上就有光芒流转,飞仙残卷悄然消失。

    赵淮中最终把阴曹也放到了祭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