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七十一章 查看,线索

第七十一章 查看,线索

 热门推荐:
    “郑国下午去了相府,和吕相商讨兴修水利的事情。”

    慕晴空应道:“傍晚他离开相府后,在街上遇刺,大概两刻钟前发生的事情。

    亏得相府门客仲常在出府相送,及时出手,否则郑国必死于当场,人现在已经送回了景前宫,生死难料。”

    仲常在是相府四大门客之一,修习儒家之术。

    当初夏姒和山魁,闯入咸阳想掳走赵淮中,后来夜御府和吕不韦联合派人追缴阴女教。

    相国府带队和白药配合的,就是仲常在。

    此时,赵淮中下首的齐楚两国使节,也都发现事情有异,一起看了过来。

    赵淮中扫视众人道:“韩人郑国在城内遇刺。我要过去看看,改日再宴请诸位。”

    郑国遇刺。

    齐楚两国来使皆是心头一沉。

    郑国说动大秦,修筑水利,对其余五国来说既没有韩人的切肤之疼,又能消耗秦人国力,是极好的。

    郑国若死,平白增加了秦人修筑水利的阻碍,实非齐楚所愿。

    一干人从储君府出来,齐楚两国使节也以探望为由,跟着赵淮中一起去看望郑国。

    这些人,为国为己,各有各的考虑。

    众人同行,一刻钟后,来到景前宫。

    这里殿宇连绵,青砖褐瓦,是大秦专门用来招待各国使节的地方,和咸阳宫南门不远,毗邻渭水,与储君府也不远。

    赵淮中步入景前宫,看见郑国时。

    他正躺在床上,面色惨白,昏迷不醒,气若游丝,确实伤得极重。

    其胸腹处有一道伤口,深入脏腑。

    幸亏郑国本身亦非常人,他修习过阴阳术中的五行水法,生命力强盛,所以并未惨死当场。

    裕候韩毅待在床榻旁,面色难看,见到赵淮中亲自来探望,顿时起身长鞠:“请储君追溯凶手,予以严惩。”

    比起郑国的安危,他更担心要是郑国挂了,修筑水利之事平添波澜,心里早把行凶者翻来覆去的骂了好多遍。

    赵淮中走到床榻旁,打量片刻,取出一个白玉小瓶,从中倒出一滴绿如翡翠的浓郁液体,滴入郑国口中。

    这小瓶里的药液大有来历,是姜姞和穆阳静,一人给了他一份,一份只有一滴。

    这是神农氏秘传的瑰宝,神农老祖宗留下的方子,差点能让死人还阳的那种级数。

    赵淮中用掉一滴倒是不心疼,回头再找姜姞和穆阳静要就是。

    关键她俩互相还不知道,一人白嫖一滴,再要两滴妥妥的。

    郑国吞服了药液,面色很快就有变化,多出稍许血色,气息也随之悠长起来。

    众人略感惊奇的瞄了瞄赵淮中。

    大秦储君当真家底丰厚,满身的好东西,这么重的伤居然这么快便救过来了。

    赵淮中并未多待,吩咐了慕晴空让夜御府精锐接手六国使节的安全保护工作,旋即乘车辇来到事发现场,也就是郑国遇刺的地方。

    这里是相国府和景前宫之间的一条长街,虽然是夜晚发生的事情,但是以咸阳的繁华,当时街上仍有行人。

    凶手敢当街行凶,着实猖狂。

    赵淮中赶来时,夜御府和咸阳巡城卫已将周边街区封禁,兵马阵列在街道两旁,披甲执锐,气氛肃杀。

    陆陆续续的还有不少人聚在这里,包括六国使节麾下的一些人,都来观望情况。

    赵淮中从辇车上下来,一众大秦将勇皆是躬身问候。

    他在慕晴空和辛武,乌甲等人簇拥下,来到现场。

    韩人使节在出访咸阳期间遇刺,并非小事,夜御府悍将夏辛,以及中郎九将中的另一人裴育,已在现场勘察多时。

    裴育年近四旬,常人身形,但手脚特长,给人修健轻灵的观感,目光亦是格外敏锐犀利。

    此外还有一个面容老成,一身儒服的人站在一旁,正是仲常在。

    几人看见赵淮中都过来执礼。

    “储君,相爷让我留下协助夜御府,尽快侦破此事,找出凶手。”仲常在的声音敦厚,是那种男中音,颇为悦耳。

    赵淮中嗯了一声,目光在周边的长街上缓缓游移,一处处细节逐一映入眼帘。

    这是一条接近三丈宽的长街,两侧建筑鳞次栉比,高低错落,位于咸阳城的南区。

    此时,六国其他使节闻讯后,派过来查看情况的人愈多。

    包括齐使章贡和楚使也一同跟了过来。

    “郑国遇刺的过程是怎样的?”赵淮中问。

    仲常在说:“当时郑国坐的是车辇,他在车辇内研究我大秦的地貌特征,思考开渠之事,我在一旁骑马跟随,突然察觉到一股气机,破空而至,来的又快又急,直射郑国所乘车辇。

    我放出一层法力壁,护持车辇,仍被来袭的气息刺穿,重创了郑国。”

    赵淮中眼神微眯,仲常在位列相府四大门客,实力强劲。

    即便他仓促释放法力壁,对方能一击破开,也足见实力之强。

    “然后呢?”慕晴空代替赵淮中追问。

    “那股气息随后从车厢内破壁而出,是一缕绿色的光晕,我并未看清其中具体有什么,一闪便消失了。”

    仲常在脸色凝重,压着声音对赵淮中说:“我怀疑那绿光不是人类所为,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气息,阴冷,嗜血,但又不像是鬼物阴灵。”

    此时长街一角传来马蹄声,打南边驶出一辆辇车和一个骑乘白马的身影。

    “储君,那就是稷下学宫的牧千水。”慕晴空扭头看过去道。

    骑在白马上的身影,体型瘦高,脸型亦瘦削清隽,三十五六岁上下,穿一袭月白长袍,神色从容随意,腰悬长剑,便是稷下教习牧千水。

    他来到章贡身畔时,那随行的车辇上幕帘拉开,赵淮中的‘老朋友’庆阳候也从中走出。

    牧千水有些落魄文人的气质,单看外表,很难想到他是稷下四大教习之首,当世最强的剑客之一。

    “我们要不要封锁这里,禁止六国使节随意靠近?”夏辛瓮声瓮气的问。

    赵淮中摇摇头:“郑国作为韩人来使,在咸阳遇刺,也关乎其余几国使节的安全,他们想知道情况进展,没必要隐瞒。

    我们先追着线索,把凶手找出来再说。”

    “储君已经发现线索了?”仲常在讶然道。

    慕晴空则想起当初赵淮中,沿路追踪到食相教隐秘村落,将对方全歼的手段。

    赵淮中指指不远处的地面,“那里有一处痕迹,似乎是一种足印。”

    在外挂的加持下,赵淮中的视线里,能看见地面上有一处模糊的痕迹残留,像是足印,呈狭窄的菱形,有些像一个小脚女人留下的不完整足迹,但若真是女子,足印又不该这么小。

    赵淮中暗自比较,那足印还不足两寸,透着莫名的诡异。

    足印泛着微绿的光晕,和仲常在所说情况吻合。

    更古怪的是,常人的视力完全看不见地面上的足迹。

    足印仿佛是隐形的,妖物还是某种阴灵鬼祟,为什么选择对郑国出手…赵淮中脑内接连生出疑问。

    此时慕晴空等人已按照他指示的方向,迅速展开行动。

    “等等。”赵淮中忽然扭头看向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