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六十四章 献祭,收获【求票】

第六十四章 献祭,收获【求票】

 热门推荐:
    夏辛站在一旁,偷瞄脸色涨红的慕晴空,嘴角裂开,想笑。

    慕晴空霍然回头:“你若敢笑,自己思量后果。”

    夏辛脑海里顿时掠过一匹马在梦境中起伏的画面,立马忍住了笑意。

    “你们刚才说什么?”

    石晋虚忽然大喝:“我七情道毁了?”

    夏辛和慕晴空等人都不搭理他,倒是赵淮中平声静气道:“七情道山门已被攻破,你父母被当场斩杀。”

    石晋虚双目呆滞,蓦然发力挣动,想要起身:

    “尔等信口胡言,七情道千年传承,何人能毁掉我七情道山门。”

    慕晴空没好气道:“如今人族大昌,以七国为雄,你七情道不过一宗一派之地,躲在一偶也就罢了,亏你以为这天下是你们这些邪道宗门为主,无人能制?

    要不是担心你的手下散开为祸,要等着他们入城来与你汇合,你连闯入储君府的机会也不会有。

    该死的,你们要是一起来,把你们一块抓了,能省多少麻烦,何必让我进这小秦楼?”

    夏辛:“楚人春申君遣府上食客两百余众,加上楚人的军中精锐千余,还有齐人稷下学宫的教习牧千水,庆阳候等人,动用诸多秘器,包括破仙弩这种攻城器械,以及稷下的学宫剑。

    你七情道能挡住就怪了。”

    最重要的是还有我大秦储君站在背后谋划算计,一手把你七情道坑杀了个干净。

    最后这句夏辛没敢说。

    白药突然补刀:“据闻七情道山门的防御,可以用七情典为核心来驱动,释放六欲大阵,威力倍增,亦能平移空间来避祸,所以七情道能传承悠久而不灭。

    可惜七情典被你带出来到我大秦为祸。

    你七情道宗门之地,失了七情典,被灭岂不理所应当,否则应不会如此轻易被攻破。”

    赵淮中笑了笑,这货真是实力坑爹。

    石晋虚剧烈喘息,被白药的话扎心到目光溃散,神色灰白:

    “不会的,不会的,我七情道乃三宗九派之一,传承千载,怎会如此覆灭?你几个凡人之国,数百年来的气运走向都是我们各大宗派引导所致,你等不过是炉鼎猎物而已。”

    “此人已疯。”夏辛鄙夷道。

    石晋虚眼前一阵阵发黑。

    来咸阳一趟,一切都幻灭了,被现实毒打到失魂落魄。

    赵淮中道:“此人潜入我大秦,欲行不轨,收押问询后,斩!”

    “诺!”

    慕晴空,夏辛齐声领命。

    赵淮中昂然离开了小秦楼,白药在后随行。

    石晋虚来咸阳闹这一场,表面上看动静并不大,但实际上夜御府为了护持赵淮中万全,暗地里动用的力量相当惊人,在诺大的咸阳把石晋虚及其手下,包括潜入秦地的其他七情道人员,统统挖了出来。

    这个晚上,不仅咸阳城内发生了战斗,城外亦不平静。

    赵淮中边走便思索,这些邪道教派伤不到他半根毫毛,只是苦了不少无辜秦人。

    石晋虚一路闯入咸阳,途经秦境各地时,曾数次摄取普通人魂魄,目的只是为了滋养给他拉车的阴魂怨灵,保持入云辇的速度。

    站在赵淮中的位置,他必须对这些秦人百姓负责。

    赵淮中边走边对身畔的白药道:

    “你回去跟范青舟商量一下,拿出一个方案,通告各地方郡县,增加地方郡县的警戒层级,诸如加设巡逻人手,提高相关人等的俸酬,若遇变故,立即鸣锣示警。

    再跟老司空商讨一下,看有没有能联动的示警造物,遇险后能第一时间被发现的那种,没有就沿这个思路展开研究。

    边境之地的布防也要适当改善。

    这些妖魔入境,起码要多给他们增加些阻碍。”

    “微臣记下了。”

    白药心里有些波动。

    这位储君性格冷硬善谋,能眼睛不眨一下的坑杀七情道满门,却又对几个秦人百姓被石晋虚所害而心生怜悯,下令调整各郡县的制度…大秦得储君如此,何其幸。

    石晋虚的事就此告一段落。

    次日,赵淮中来到了石殿。

    这段时间夜御府处理各种事件,积攒了不少存货,加上从石晋虚处缴获的入云辇和七情典,赵淮中准备再来献祭一波。

    石晋虚的东西,他只留下了照骨镜,已送入物造部给老司空进行研究。

    赵淮中看了一眼石壁,发现今天的妖怪居然很安静,正在埋头研究他上次送出的一枚起源文字。

    来到仙台柱下,赵淮中探手触碰,古祭台缓缓平移出来。

    赵淮中先取出了七情典。

    这典籍的内容,已安排人连夜抄录拓印了一份,存档放在夜御府。

    七情典本身所携种种秘力,大多阴诡邪戾,对赵淮中用处不大。

    典籍内封存的阴气丰沛如河,也被他所剥离封存。

    此刻的七情典被赵淮中取出来的时候,邪戾气息已经锐减。

    祭台上符号闪烁,七情典无声无息的消失,被收走。

    将入云辇放在祭台上,同样被收走。

    赵淮中接连献祭数样物品,都是这段时间夜御府的积累。

    有一根木质的腾柱,来历奇古,是夜御府从一个古老教派搜刮得来的东西。

    腾柱表面祭刻着密密麻麻的咒力纹路,散发出昏黄光晕。

    当赵淮中将其放到祭台上,台上亮起繁密的符号咒文,将这截木柱也收走了。

    其余几样东西放到祭台上却是毫无动静,又被赵淮中重新收回了小葫芦内。

    这次仙台柱没让人失望,柱体开始缓缓闪烁,其中一处位置出现了变化。

    那处位置有众多上古先民在埋头跪拜的图案,他们在祭祀一柄插在山巅的古老武器。

    武器周围被光晕环绕,看不清真容。

    但此刻那武器正从仙台柱上浮现,化作真实,通体流转着青铜光晕,是一柄长戈。

    赵淮中纵身将其取下,便觉入手极为沉重,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险些没能握持住而坠在地上。

    他低头打量,就见这铜戈长度过丈,主体如一柄战矛,前端尖锐,由上往下尺许,两侧分刃,一长一短,如同两柄短刀,和长戈主体形成了一个不对等的十字形刃口。

    戈柄上密布隐形咒文,闪烁不定,犹如在戈柄内流淌一般,华丽夺目。

    只不过赵淮中压根没什么战斗机会,这铜戈纵是神兵,给了他也是神兵蒙尘。

    且这铜戈是从他上次献祭殷商秘宫所得,加上这次的七情典、入云辇,还有那个古老的木柱,这么多奇异之物累计才换来的。

    这么多东西相合,就换了个不能用的铜戈,总感觉亏了…赵淮中忖道。

    “这大月戈居然被祭台降下给了你…”妖怪的声音响起,幽幽说道。

    “这柄战戈叫大月?”

    “大月,铜雀,彩翼都是它的名字,每一个名字,在远古都能让人敬畏跪拜。”

    妖怪眼巴巴的从石壁里往外看:“若将此大月戈给吾,吾当年也不会被封印在这里,就算被封印了,也能破壁而出。”

    赵淮中晃了晃手里的青铜戈:“这戈这么厉害吗?”

    妖怪:“然而你根本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