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五十三章 工具人彻底醒悟

第五十三章 工具人彻底醒悟

 热门推荐:
    “秘宫所得从你手中丢失,便由你负责追回来,若此事再办不好,寡人必治你的罪。”

    庆阳候从齐王宫里出来,耳畔仿佛还回荡着齐王的命令。

    “侯爷。”

    庆阳候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一个身穿紫袍,身形敦厚壮硕,但个子不高的中年人,快步走近。

    “田相。”庆阳候恭敬执礼。

    这个从后边走过来的男人,即是大齐声名显赫的能臣名将,安平君田单。

    刚才田单其实也在齐王宫内,但他坐在矮席后,面无表情,全程一语不发。

    此时却又追上来是什么用意…庆阳候有些畏惧田单。

    此人的厉害,他多年来早有领教。

    “庆阳候以为,殷商秘宫所得被劫,是谁所为?”田单声音平缓。

    庆阳候心头微跳,“自是以越女教联合七情道,可能性最大。”

    迟疑了顷刻,又补充道:“但秦人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

    田单:“我与你的判断恰好相反,秦人嫌疑最大,然后才是越女教和七情道。”

    庆阳候吃了一惊,表示不服:“田相为何如此说?”

    “那里是大秦腹心之地的咸阳,你若是越女教,会在咸阳做此事吗?事后他们怎么把东西运走,在咸阳下手,时机不对。”田单淡然道。

    庆阳候反驳道:“田相说的虽有道理,但并不能证明秦人的嫌疑更大。焉知不是越女教和七情道对我们有所顾忌,担心下手晚了,会被我大齐算计。

    所以他们找到机会就先动手,哪还管是不是咸阳?”

    顿了顿道:“实际上本候也动过杀掉越女教众人,将殷商秘宫所得全部带回我大齐的心思。

    只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先被人劫走了。”

    田单微微摇头,他笃定认为秦人动手的可能性更大。

    但越女教和七情道的嫌疑确实也不能排除,而他不是亲身经历者,并不准备和庆阳候争执这种无法确定结果的事情,道:

    “大王让庆阳候去对付越女教和七情道,你可要小心了。

    七情道是上古传承,怕是危险不小。”

    “谢田相关心。”

    庆阳候暗忖我去清缴越女教和七情道,若找不到秘宫所得,就算挖地三尺,也要从这两家刮出足够让大王满意的收获…

    田单忽然问:“你此去咸阳,见到那大秦储君赵淮中,此人气象如何?”

    “只见过几次,尚无法确定其才智秉性,但此人天资纵横,是可以确定的。

    我与其见面交谈时,暗自催动纵横术,蕴含在言语交谈中,想对其形成影响,可惜毫无效果。足见其修行层次远在我之上。”庆阳候道。

    田单嗯了一声,再未说话,转身离去。

    庆阳候却是站在那,许久未动。

    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若田单的判断是对的,殷商秘宫之物真是秦人劫走的,赵淮中不可能不知道,甚至大有可能就是夜御府动的手。

    那自己几次与赵淮中见面试探,其滴水不露,毫无异常不说。

    息樱的消失等事情,就很可能也是赵淮中安排的,目的是…引得我大齐和七情道交战。

    此为一石数鸟之计。

    庆阳候作为赵淮中的工具人,忽然醒悟过来,霎时出了一身冷汗。

    一阵风吹来,脊背冰凉。

    若一切真是赵淮中所为,这位尚未及冠的大秦储君,手段之狠辣,城府之深沉,着实令人畏惧。

    庆阳候一旦生出这个念头,越想越觉得咸阳所经历之事,都是赵淮中的安排。

    但此刻为时已晚,庆阳候回头思索,即便提前看出赵淮中的阴谋,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也得和刚才做一样的选择,把脏水尽量引到七情道身上。

    这叫柿子捡软的捏,总不能让他带人去咸阳找赵淮中算账吧,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多么痛的领悟。

    庆阳候在原地呆立半晌,神色又渐渐变得坚定:“七情道,越女教,尔等运气如此,怨得谁来?”

    话罢步履沉稳的离开了齐王宫。

    ————

    十月金秋。

    中午,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斜照进来,落在赵淮中脸上,暖洋洋的感觉。

    他对面,慕晴空和夏辛,已经来了,但去监牢带息樱的人还没到。

    “夏辛,你进来后一直很快活的样子,有什么事说来听听。”赵淮中道。

    夏辛躬身回应:“都说储君天生神目,无所不查,果然如此,下臣这点心思被储君一眼就看穿了。”

    他瞅了瞅身边的慕晴空。

    “储君询问,你看我作甚?”慕晴空面上毫无波动。

    夏辛道:“近几日我和慕晴空合作,从府内其他人手里赚了不少财物。

    原因是慕晴空精通鬼道入梦之术,我们这几日凭借他的入梦之法,给府内不少人推送梦境,让他们在梦里嘿嘿嘿…藉此收取报酬。”

    慕晴空在一侧补充:“此举属实下作,非臣所愿。但是被他们缠的没办法,所以还是应了。”

    赵淮中懂了,慕晴空能给其他人推送梦境。

    而梦里啥都有,想睡谁睡谁。

    慕晴空这是个宝藏技能啊,尝过梦境滋味的人,估计会乐此不疲,看夏辛的样子肯定是赚了不少。

    麾下部属们的乐子,赵淮中不打算干预,问过便作罢。

    正说话间,息樱被人带了进来,仍是一袭红衣,身段窈窕,熊大腿长。

    她在咸阳秘密活动,最大的图谋就是想睡大秦储君。

    赵淮中觉得她罪不至死,所以没杀。

    被带进来的息樱气色还不错,只是有过上次的经历,知道赵淮中心肠冷硬,动辄能决定她的生死。

    此刻再见,息樱便有些畏惧,垂首而立,避开了赵淮中炯炯逼人的目光。

    “把你的宝贝拿出来。”赵淮中道。

    息樱愣了刹那,差点想偏,随即才明白过来,赵淮中说的是照骨镜。

    片刻后,息樱再次取出了照骨镜。

    赵淮中接在手里,和另一手持有的昆仑镜比较打量。

    两个镜子皆不足巴掌大,照骨镜色做青铜,悠悠古韵,背面咒文密布,镜面则是深青色,内藏异力。

    昆仑镜同样是青铜材质,但隐然发着一丝灵光,镜面是月银色,宛如平静的水面,偶尔会还会浮现出模糊不清的雄伟山峦和缤纷草木。

    这也是昆仑镜得名的原因。

    据说镜中浮现的乃是传说中的昆仑仙境。

    让赵淮中意外的是,照骨镜表面,上次龟裂的痕迹,居然有了恢复的迹象。

    “你这照骨镜的破损能自行修复?”

    息樱恭敬道:“只要主镜不损,副镜放在体内慢慢温养,还有逐渐恢复的可能。”

    “这镜子上次被石晋虚开启,显现出他的面容,你也能和他联系吗,通过镜子相见?”

    赵淮中找息樱的原因,就是想弄明白这照骨镜彼此之间,能在镜中相见的原因。

    “我这面配镜,无法做到和主镜联系,主动权都在石晋虚手中。

    照骨镜内部封存着上古法阵,同样是一主一副,所以才能做到主副镜之间相互映现面容。”息樱解释。

    “也就是说,想研究照骨镜的秘密,就要得到石晋虚手里的主镜。”

    赵淮中把照骨镜递给慕晴空:“拿去让老司空研究下,看能不能把里边的法阵剥离出来。”

    息樱心疼的看着照骨镜被收走,嘴唇蠕动,到底也没敢开口讨要。

    下午,赵淮中一直待在夜御府,傍晚时分,则来到了穆阳静的花草居。